第100章 失踪

眼看着事态变得复杂起来,可是兰姐却在这个时候悠悠起身,她似乎对她们之间的争辩丝毫不感兴趣,淡淡丢下一句:“我只看结果,不管过程,从这次的考核看来,白小姐和柳小姐似乎更能胜任这份工作……” 说完这个,朱嘉兰已经不留任何余地的出了会议室的大门,柳萱显然也没有兴趣接着看热闹,只是深凝了白灵菲一眼,便也走出去了。 “灵菲姐,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们三个心里都清楚,关于这个案子的主线设计原本就是思涵的主意。”方若瑶此时此刻也无暇去想工作的事情,她更担心的钱思涵的情绪,自己的心血被人光明正大的窃取走,换作谁心里也不能痛快。 “这里没你的事儿,你出去!我有话要单独和她说……”白灵菲的话虽然是对方若瑶说的,可是眼睛自始至终连看也未看她一眼,目光全数落在钱思涵的脸上,漂亮的杏眸深处闪烁着前所有未有的寒光。 方若瑶微微一怔,却在这时也听见了钱思涵的声音:“若瑶,你出去!我也有话要和她单独谈。” 若是换作其它事情,钱思涵都可以忍,可是这个案子对于她而言,不仅仅是能力的问题,也是对人性的挑战,摆放在会议室桌面上的两份设计初稿朱嘉兰并没有拿走,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如此的相似,其中必然有一份是抄袭。 而现在,钱思涵能够清晰感觉到,整个设计部除了了解真相的方若瑶外,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相信她的话,大家铁定都认为她是刚从学校出来的菜鸟,白灵菲这样的资深设计师,怎么可能会抄袭她! 方若瑶能够感受到空气里隐隐窜动,一触即发的火药味儿,白灵菲明明是抄袭的那一方,可她脸上的气势却亦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丝毫不逊于钱思涵,她们双方都已经下了逐客令,方若瑶这个时候也只好暂时先退下去。 会议室里只剩下白灵菲和钱思涵,钱思涵面色肃然的凝盯着白灵菲,冷声道:“灵菲表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种人,窃取别人的智慧和劳动成果,就算得到了你想要的,心里又能够得到安宁吗?” “窃取?我这算是窃取,那你呢?背地里勾引我的未婚夫,还能人模狗样的站在我面前假惺惺,钱思涵,你才是那个最无耻的人。”白灵菲冷冷出声,她这话一出,不由让钱思涵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脑子陷入一片混乱。 白灵菲是怎么知道的?听她的语气应该不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也就是说一直以来自己在她面前的伪装,看在她的眼里不过就是个笑话。 “我和卓先生之间……不是你想像的那样。”钱思涵也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还要辩解,其实就算她说什么,白灵菲也不会相信,因为她从白灵菲的眼底看见的只有赤果果的恨意。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声传来,白灵菲冷冷的声音传来:“这一巴掌是你应得的!狐狸精……” 看着白灵菲再度扬起手,又是生生的一记巴掌甩过来,这一次钱思涵没有让她得逞,她抬手一把拦下了白灵菲悬在空中的那只手,一脸正色的凝对上她的眼睛,清冷的嗓音低低逸出:“我不是狐狸精!如果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应该去问你的未婚夫,而不是耍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白灵菲,你这次的行为……彻底让我看低了你!” 不顾白灵菲眼底闪烁的复杂异色,钱思涵再一用力甩开她的手,她的力量很大,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白灵菲被她推得脚下一个踉跄,稳住脚看见的只是一抹忿然离去的背影。 钱思涵一路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能够感受到来自各处的异样目光,想必此时此刻那些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吧! “专业差也就罢了,品德还有问题,兰姐,这样的人咱们星光可不能留……”说话的是男人婆苏斐欣,她向来有毒舌之称,在办公室和谁都合不来,看谁都不顺眼。 “人家可是空降兵,就算兰姐这里不收,恐怕也早就有其它出路了。”陈依晴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显然在这些人的眼里,抄袭的事情早已有了定论。 方若瑶虽然坐在另一片办公区域,可也能清楚听见她们的对话,忍不住跳出来帮好友出头:“没弄清楚真相就别乱说话,这个设计原本就是思涵想出来的,真正抄袭的人是白灵菲。” 她的话出,得到的只是一群轻蔑的浅笑和不信任的目光,陈依晴扭着她的水蛇腰,摇摇摆摆的走向方若瑶,涂着红寇的指甲看似漫不经心的轻轻敲打着桌面:“在咱们设计界……最瞧不起的就是抄袭者,你们俩个新来的,今天的脸也该丢够了吧,识趣的话就自己收拾铺盖早点走人。” “我说过……我们没有抄袭,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也别想让我走!”钱思涵清冷的嗓音从陈依晴的后脑勺传来。 陈依晴回头对视上她眸底闪烁的冷冽锋芒,不禁微微一惊,不得不承认有些被她的气势吓倒了,还真的不敢再开口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撇撇嘴掉头离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只见钱思涵回到座位上将目光投向方若瑶,淡淡丢下一句:“我们没有抄袭,所以我们不离开星光!若是就这样走了,也就相当于默认了抄袭的事情,这样的名声传出去,日后我们也别想在珠宝设计界混了。” 她简明扼要的一句解释,也让方若瑶瞬间茅塞顿开,原本她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失去这份工作,可是经过钱思涵淡淡的一句提醒,也让她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望着桌面上刚刚收拾好的私人物品,方若瑶一咬牙,又将它们一件件放了回去。 “思涵,你说得对,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否则这事儿还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方若瑶点点头,同意好友的意见。 虽然她们的声音不大,不过距离她的办公桌距离并不远的柳萱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杏眸淡淡瞥了她们一眼,眼底闪过一抹疑色。 “可是……思涵,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方若瑶秀眉微蹙,求助的眼神望向钱思涵,每到关键时刻,她往往都比较依赖钱思涵的智商。 钱思涵秀眉微蹙紧,若有所思的幽幽出声:“若瑶,我……现在心里很乱,想一个静静,回头……我再和你细细商量。” 说完,钱思涵突然起身,从位置上拿起包包,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只留下方若瑶坐在位置上,眉头蹙得更紧了。 …… 一直到傍晚,朱鹤轩也没有见到钱思涵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其实下午他就已经电话得知了设计部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他能够理解女人此时此刻复杂的情绪,所以迟迟没有打电话吵扰她。 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朱鹤轩以为这个时候应该可以打个电话,稍稍关切的问候两句,不想手机拨过去,听到的却是她的手机已经关机。 心头不免一紧,朱鹤轩有些担心起她来,佯装不经意的拨了电话过去给白玉兰:“伯母,吃过晚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思涵是在医院陪你吧?”白玉兰的声音甜的几乎能挤出蜜来,在她心里几乎是认定了这个准女婿,家境好倒是其次,重点是这个男人爱她的女儿,而且从举止言谈均能看出是个有修养的好男人。 “是,她还在这儿,今天……恐怕要晚一点回去,您别担心。”朱鹤轩心口更是一紧,这个时间点她既不在公司,也没有回家,那她会去哪儿呢? “不担心不担心,她留在医院多陪陪你也是应该的,你这次受伤也全都是因为了她。”白玉兰连声道,从前几天得知朱鹤轩为了救钱思涵而车祸骨折,她这心里就更是认定了他是钱家的准女婿。 朱鹤轩挂了电话,又打给了方若瑶,方若瑶接起电话便是噼里啪啦的一通委屈,可是说到最后,她也一样不知道钱思涵去了哪儿。 思前想后,朱鹤轩还是拨打了白灵菲的手机,虽然在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极其不愿意和她说话的,大概是爱屋及乌,他不能忍受白灵菲今天对钱思涵所做的一切。 “朱总,你打电话来……是有事吗?”白灵菲此刻正和卓烈炎坐在一家高档西餐厅里用餐,看见朱鹤轩的号码,她心里其实还是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表面却依然佯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语气轻松的道。 而此时此刻,坐在白灵菲对面的卓烈炎,微微低垂下眼睑,眼底深处的眸光倏地黯淡下去,表面上看起来依然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可是耳朵却无意识扬起,默默聆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

上一篇   第099章 她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