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普通朋友有这么亲近么?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03章 普通朋友有这么亲近么?

“我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听方若瑶话里的意思……设计部那个朱经理似乎是铁了心想让你们走,就算你想留下也未必如愿。”卓烈炎的口吻淡淡的,以前的他从来不会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可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无关大小,他却都想知道。 “这个……也正是我现在为难的地方,我打算亲自找兰姐谈一谈,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恐怕她是不会买帐。”钱思涵秀眉微蹙,不过就算猜到了结果,她也还是打算试一试。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因为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朱鹤轩。”卓烈炎的语气藏着毫不遮掩的愉悦:“虽然你执意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再说一次,卓氏的大门随时欢迎你和你那位死党的到来!” 他突然扯到朱鹤轩身上,让钱思涵先是一怔,再领悟明白男人话里的另一层含义,臊热的脸颊不禁更烫了,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卓先生想多了,我不想找鹤轩是因为不想再麻烦他,我给他添的乱子已经不少了。” “不想麻烦他是对的,但……我不介意你来麻烦我。”卓烈炎握着女人小手的修长指尖,看似漫不经意的在她的手背上来回轻轻摩挲,最后一句话里显然透着浓郁暧昧的气息。 脸颊越来越热,一阵凉风吹来也让钱思涵的脑子清醒了些,不自然的清咳两声:“咳……卓先生,我……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话让你有所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并没有这么……亲近吧?!” 她的话出,脚下的步伐也随着慢了下来,偷睨向男人俊美的侧面轮廓,不知道听到这番话他会有什么反应,或许又会面色骤变,晴转雷电。 不想,男人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幽幽道:“上过床的关系……还不算亲近吗?” “可是……你明明知道……那都是过去式了,我们现在……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而且你还是灵菲表姐的未婚夫,你也知道我和灵菲表姐刚刚发生的不愉快,所以……我们真的不适合走得太近。”钱思涵见男人没有动怒,揪紧的心也缓缓放松下来。 “那就先从普通朋友做起!这也是我最大的让步……”卓烈炎幽幽吐出的这句,差点没让钱思涵噎死,他这算是让步吗? “可是……”钱思涵还想说什么,话还没出口,柔软的樱唇便被男人的薄唇吞噬,连同她要说的话一并淹没,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嘤咛声。 热吻一发不可收拾,卓烈炎结实有力的大掌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灵舌轻巧的撬开她的贝齿,掠夺着那丁香小舌里的美好,眼底徒然升起的欲望火焰,伴随着粗喘的呼吸,还有发生变化的身体下半部分。 钱思涵快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男人才缓缓松开了嘴,朦胧月色下也娇艳欲滴的唇,令他无法自持的欲再次吻下去,却被女人一偏头避开了,略带娇羞的轻嗔声传来:“有你这样的普通朋友吗?要是每个普通朋友都像你这样,谁还敢交朋友?” 女人的娇嗔声传来,空气里即刻回荡着男人爽朗的笑声,钱思涵忍不住冷白他一眼,她今天的心情已经够糟了,可是他看起来似乎很愉快。 “今天晚上……你有两个选择。”卓烈炎的眉峰上扬,闪烁着熠熠精芒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她,他这话一出,不禁让钱思涵的心跳漏掉半拍,脑子里不由自主闪过零星暧昧画面。 “你想干什么?”钱思涵盯着他,脸颊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虽然光线很暗,男人却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你觉得呢?”卓烈炎坏坏一笑反问她,幽暗深邃的鹰眸依然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小脸,带着几分故弄玄虚,顺着她的脸颊一直往脖子下方游走。 钱思涵一手被他握住,另一只手不自然的环紧身体,男人的眼神莫名让人有种被剥光了的感觉,哪怕是她的身上此刻还披着他的外套,竟然也有种赤果着身体站在他面前的失措感。 “臭流氓——”钱思涵红着脸,低垂眼睑,不敢直视男人迫人的眼神。 “我想说,今晚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就留在别墅里睡觉,要么……我开车送你回去!你想到哪儿去了?”卓烈炎故作轻松的耸耸肩,一脸无辜状望着她,嘴角却是噙着邪魅惑人的坏坏笑意。 “你……开车送我回家!”钱思涵吃了瘪,这男人明摆着欺负人,不过被他这么一折腾,让她原本郁结的心情竟莫名散去,起码这一刻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 钱家别墅的大门外,一辆银灰色奔驰商务车安静的停靠在路边,当钱思涵从卓烈炎的车内下来时,前面那辆车的车灯双闪两下,吸引了她的视线,顺着望去看见后座的车门打开,朱鹤轩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 “鹤轩,你……怎么会在这儿?”钱思涵微微一怔,男人都还没出院呢,身上还夹着钢板,怎么就跑出来了呢? 朱鹤轩的视线却是落在站在钱思涵身边的卓烈炎身上,他们俩个竟然在一起,这个发现不禁让他眸底划过一抹黯然神伤。 “你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朱鹤轩的话虽然是问钱思涵,可是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卓烈炎,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就在前两个小时他打电话过去给卓烈炎的时候,男人的回答是没有和钱思涵在一起。 “呃……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是卓先生他到海边找到我……特意送我回来。”钱思涵的脸色也显得有些不太自然,虽然她和朱鹤轩只是普通朋友,可是被他撞见自己和卓烈炎一起还是不太好,毕竟他知道卓烈炎名草有主,是白灵菲的未婚夫。 “涵,你先进去,我有话想和朱少单独谈谈。”卓烈炎的大手轻轻搭落在女人肩头,安抚似的轻拍两下,嗓音虽然温柔,却又透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朱鹤轩的目光顺着卓烈炎的大掌一起落在钱思涵的肩膀上,深邃的眸光越来越暗,看见钱思涵不自然的挪开身体,眼下这个尴尬时刻,或许只有回避对她而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那……你们慢慢谈,我先进去了。”钱思涵佯装镇定,淡淡丢下这句,再看看两个男人,他们的视线压根儿都不在她身上,而是直刺刺的盯着对方。 呃!钱思涵突然发现,自己站在这里好像显得有些多余,此时此刻两个男人连瞟都未瞟她一眼,这样倒也好,她干脆利落的进了别墅大门。 …… 次日清晨,钱思涵才发现手机一直没开机,打开来看看竟有数百条未接来电提醒,其中大部分都是朱鹤轩打来的,另外还有卓烈炎和方若瑶。 看到方若瑶的号码,那丫头早上又打了几通过来,钱思涵也赶紧回过去,没想到大清早的那丫头这么快就接通了电话:“思涵,你怎么现在才开机!” “我这一开机不是赶紧给你回电话了吗?什么事儿这么急?”钱思涵反问。 “昨天晚上我的电话都快要被打爆了,你还好意思问……”方若瑶轻嗔完,声音明显压低,带着几分神秘气息传来:“卓先生昨天找到你了吗?你和他之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昨天回来想了又想,灵菲姐她……是不是知道你和卓先生的事情了,所以才……” “这事儿……还是等咱们见面了再说,电话里也讲不清楚。”钱思涵心里还惦记着今天要去公司找兰姐谈谈,和方若瑶约好在公司楼下见面的时间。 等钱思涵梳洗好下楼准备出门,正好迎对上白玉兰的盈盈笑脸,妇人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多多,早餐做了你喜欢的鱼片粥,快坐下来吃。” “妈,我不吃了,上班迟到会被炒鱿鱼的。”钱思涵匆促的一口拒绝道。 白玉兰的脸上划过一抹无奈,轻轻叹了口长气:“我说你这丫头……放着好好的福不享,偏要去受那份罪,若是当上了朱家少奶奶,睡到日晒三竿也没人敢炒你鱿鱼。” 她这话让钱思涵微微一怔,虽然一直知道老妈对朱鹤轩的印象很好,可是没想到她的算盘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这让她忍不住停下匆促的脚步,清了清嗓子多说一句:“妈,我和鹤轩只是普通朋友,您就别指望着高攀了!” 丢下这句她便利落的出了门,白玉兰面部表情错综复杂的变化着,嘴里喃喃道:“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还真是没脑子……平时的机智劲儿都去哪儿了?真是……” “妈,你在嘀咕什么呢?”钱楷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刚从楼上下来就听见白玉兰望着大门方向,嘴里喃喃嘀咕着什么话,听起来带着几分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