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迷糊的她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06章 迷糊的她

刚从大厦的玻璃旋转大门走出去,一辆黑色奢华商务车徐徐在钱思涵前面的路边停了下来,一道熟悉身影从车内走出,卓烈炎的脸色看起来可没那么好,额间黑线隐现:“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谁规定我一定要接你电话了?”钱思涵淡淡反问,刚才在办公室里受了白灵菲的气,也让她忍不住将气撒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疏冷不禁让卓烈炎眸光微怔,额间黑线一点点散去。 “谁又惹你了?是菲儿?”卓烈炎倒不笨,敏锐的第六感很快便察觉到了什么,上前一步,霸道的拽上她的小手,低沉道:“有话上车再说!” 钱思涵用力想挣脱他的手,无奈男人握得太紧,只能狠狠瞪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为什么要跟朱鹤轩说,我要去卓氏?” “男人的心思当然只有男人明白,我这样说……也是在帮你,现在……你不是可以留在星光了吗?”卓烈炎一挑眉,幽幽的道,唇角勾起一抹淡淡邪魅浅意,弦外之音显而易见。 他是故意的?!钱思涵眼底闪过微微的惊色,下一秒便已经被男人霸道的塞进了车里,耳畔回漾着他低沉醇厚的声音:“有人从天山给你寄了东西,就在我车上,上来才能给你……” 男人的口吻竟透着少有的宠溺感觉,不禁让钱思涵瞬间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他推上了车,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直至男人也上车回到驾驶座,她才懵懵地反应过来。 “谁给我寄了礼物?”钱思涵反问,眼底闪过一抹疑色。 “是小红,她说上次送给你的项链……你忘了带走!”卓烈烈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细长的锦盒。 钱思涵恍然大悟,不过再看看男人手里的锦盒,显然这个是他后期包装的,从男人手里接过紫色天鹅绒锦盒,打开来看,那条简素的红绳虎耳草项链,就这样安静的躺在里面。 “小红那丫头……还真是心灵手巧,而且……她好像特别喜欢你。”钱思涵轻轻拿起项链,睹物思人,也不由回想起在天山的种种,她不得不承认那几日是耐人回味无穷的。 “小红那丫头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她是很喜欢我,不过……现在她是打算把我“让”给你了?难道你感受不到吗?看看她送给你的这条项链就应该明白了……”卓烈炎意味深长的道。 “把你让给我?”钱思涵微微一怔,斜睨向男人唇角的坏笑,显然他的话是别有用意。 “虎耳草的花语是真爱,小红曾送了条一模一样的虎耳草项链给我,用她的话说……那是定情信物,可是现在她把另一条送给了你,看来是打算把我转交到你手里了。”卓烈炎口吻轻松,带着少有的幽默。 钱思涵却被他的话弄红了脸,冷白他一眼,不自然的撇开头去,轻嗔出声:“你胡说八道完了?现在可以放我下车了吗?” “我送你回去。”卓烈炎盯着女人绯红的侧面轮廓,唇角的笑容无限扩大,语气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温柔。 这男人是转性了么?钱思涵微微一怔,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忍不住好奇侧眸,正好对视上男人的眼睛:“卓烈炎,你到底想干什么?” “追求你。当然……我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不过我会尽快处理好自己的私事,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你困扰。”卓烈炎淡淡出声,同时启动车辆,驾轻就熟的朝前驶去。 虽然他的声音很低很轻,云淡风轻的口吻就像说着一件无关重要的事儿,却一字一句如同磐石重重撞击在钱思涵的心口,他说……要追求她!莫名间,女人的心跳开始加速,两只手不知该往哪儿放的感觉,十指紧紧纠缠在一起,如坐针毡。 “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又想玩什么新花招?”钱思涵敏感的瞥了他一眼,虽然内心能够感觉到男人突如其来的改变,但是当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时候,往往都是令人产生怀疑的。 “随你怎么想,总之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卓烈炎目视前方,他有感觉到女人投来的异样疑惑,不过做出这个决定,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直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带给他内心如此惊悸,他会因为她的难过而心疼,会因为伤害她而痛苦,如果要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 心底竟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窃喜,只是还未等这股感觉涌满胸腔,钱思涵的理智便告诉了她,她绝对不能接受他。 车内变得安静下来,中途钱思涵接了一通电话,是白玉兰催她回家吃饭,等她挂了电话,耳畔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加班到现在竟然连饭都没吃,女人,你连叫个外卖都不会吗?” 男人秀头微蹙,声音带着几分责备,如果不是听见她刚才和白玉兰说马上到家,而且钱家已经越来越近,否则他现在真要直接拉她去餐厅。 一到家门外,钱思涵匆促的下了车,听见男人在身后唤自己,连头也未回扔下一句:“你赶紧走!别让我妈发现……” 如果让老妈看见卓烈炎送她回来,可想而知她后面将会面临的是什么,起码这一晚上她就别指望着清静了,老妈一定会严刑逼供。 卓烈炎看着那女人逃也似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再看看掌心里的手机,看这女人有时候聪明睿智,可有时候也是个迷糊,连自己的手机落在车里也浑然不觉,原本想继续拿着手机追进去,可是钱思涵刚才的警告回荡在耳畔,她不想让他见到她的父母。 最终,卓烈炎也放弃了继续追上去,他理智的思考一下,觉得以自己目前的身份,现在出现在钱家确实不太合适,钱家人恐怕一时间也接受不了他,而且第一次登堂入室,还应该准备点礼物才合适,而他今天一点准备也没有。 再看看掌心里握着的手机,卓烈炎岑冷的薄唇突然微微勾起,眼底闪过一道光亮,因为他突然意识到,有了这个手机,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快便会有下一次的会面,这一点也让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愉悦起来。 一转身回到车内,正准备启动车辆,突然听见一道不属于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上面显示的号码是灵菲表姐,不禁让卓烈炎深邃的鹰眸黑沉下去,这几天他都一直刻意回避着白灵菲,或许真的到了该正式面对的时刻了。 “灵菲,是我。你在哪儿?我们见面谈谈……” …… 回到家的钱思涵,无精打采的趴在餐桌上吃饭,脑子却依然是乱轰轰的,她不得不承认是卓烈炎扰乱了她的情绪。 “多多,你得多吃点儿,看看你这段时间都瘦了。”白玉兰看着女儿削尖的下巴,忍不住心疼。 钱思涵打起精神笑了笑,懒懒的夹着碗里的米饭,幽幽道:“妈,你女儿长得都是狡猾肉,脸看着瘦,身上的肉可不少,你们都说我瘦了,可我一来体重没下降,腰围也一样没变。” 母女俩正说笑着,突见门口传来动静声响,是钱佰力父子从公司回来,大概是这段时间生意忙应酬多,他们也都回来得很晚,所以家中大部分时间只有白玉兰一人。 “多多,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钱楷骏的声音传来,虽然听似责备的话语,可是听起来却似乎带着欣喜。 白玉兰母女朝着刚进门的父子二人望去,钱佰力和钱楷骏看起来心情似乎都很不错,父子俩皆一副春风满面的好脸色,也让白玉兰瞬间眼睛一亮,迎上前去:“还真是少看见你们父子俩有说有笑的进门,今天是遇上什么好事儿了?接了笔大生意吗?” 白玉兰的猜测很快便得到了证实,钱佰力唇角噙笑的点了点头:“卓总还真是咱们钱家命中注定的贵人!” “这笔大生意是卓氏照顾咱们的?卓总……肯定也是看在咱们家菲儿的面子。”白玉兰杏眸闪烁,眸光变得更亮了,对自己的外甥女是越想越喜欢。 餐桌前的钱思涵眼睑低垂,眸光错综复杂的变化着,完全忘记了回应哥哥的话,就在这时,钱楷骏的电话响了,只见他拿起手机看看,眼底闪过一抹异色,瞥了一眼坐在餐桌前的钱思涵,缓缓接通电话。 此刻,白玉兰正帮丈夫褪去西装外套,钱思涵也埋头假装认真吃饭,压根儿就没人留意钱楷骏的这通电话,只见他缓缓朝着阳台落地窗的方向走去。 “多多,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要是太辛苦就不要做了,咱们家还不至于养不活你……”钱佰力的心情很不错,挪步走到餐桌前坐下,关切的问着宝贝女儿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