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眼光与众不同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07章 眼光与众不同

钱思涵抬眸,莞尔一笑:“爸,工作哪有不累不辛苦的?你和哥哥不也每天都在辛苦的工作吗?我知道您疼我宠我,可是我的人生路您得放手让我自己走,女孩有一份自己的事业,经济能够独立,才更能得到他人的尊重。你觉得呢?” 她说得头头是道,让钱佰力无力辩驳,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轻言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的,老爸说不过你,反正只要你喜欢就去做,老爸都支持你就是了。” “我就知道老爸最疼我了。”钱思涵冲着钱佰力撒娇道,同时放下手中的碗筷:“严婶,我吃饱了,都收下去吧!” 严婶应声走过来收拾餐桌,钱思涵上前亲昵的挽上钱佰力的胳膊,父女俩一起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也就在这时,钱楷骏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多多。你……朋友刚才来电话,说你手机掉他车上了,让你明天晚上下班去他公司拿。” 钱思涵微微一怔,她手机掉谁车上了?脑子先是一懵,很快便想明白过来,记得刚才钱楷骏回家进门时说的话,说她没接他电话,她原本还以为是放在包里没听见,这会儿醒悟过来,才知道自己的手机是掉在了卓烈炎的车上。 这一刻,钱思涵竟有些心虚的不敢对视哥哥的眼睛,因为钱楷骏那双深邃幽暗的眸,正牢牢盯着她的脸,不肯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要从她脸上的表情猜透到她的心里去。 闻言,钱佰力和白玉兰眼底也都闪过些许异色,原本坐在对面沙发的白玉兰与丈夫对视一眼,目光望向儿子:“楷骏,是谁打来的电话?多多的朋友……怎么会有你的手机号码?” 钱楷骏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怔愣,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淡淡丢下一句:“这个……你们有话就直接问多多吧,别总盯着我,她人不是坐在这儿吗?” 说完这句,钱楷骏逃也似的上了楼,生怕老爸老妈会接着再逼问下去,他可不想淌这趟浑水,虽然他对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的关系并不太清楚,可是从上次卓烈炎大半夜的送钱思涵回来,他就隐约察觉到了异样,觉得他们俩儿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看着儿子仓皇而逃的背影,钱佰力深邃的眸光幽幽从他背影消失的楼角,移落到钱思涵的脸上,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思涵,你大学里相好的那个女同学……叫什么瑶的那个……” “爸,她叫方若瑶,我最好的朋友,您怎么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不住?”钱思涵撇撇嘴,撒娇的口吻带着几分责备。 “对对对,就是她……方若瑶,听说现在和你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钱佰力的语速很慢,幽幽的问。 “若瑶不仅和我在同一家公司,现在还分在同一个小组。我和她呀……也算是缘份不浅!”钱思涵笑笑。 “前几天我和你哥出去办事,在路上看见她和一个男孩子挽着手,很亲密的样子,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吗?”钱佰力面色平静似水,不难看出其实他对女儿的这个同学并不感兴趣,只是绕了个圈子想要表达其它。 钱思涵微微一怔,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老爸和哥哥竟然无意遇见了方若瑶和杨明皓在一起,怔愣数秒便点了头:“那个男孩叫杨明皓,也是我们大学同学,他们俩毕业后就走到了一起。” “哦!”钱佰力佯装一副恍然大悟状,泛着精光的暗眸却是突然直勾勾的盯着钱思涵:“那你呢?现在有在交往的人吗?” 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不禁惊到了钱思涵,就连坐在对面的白玉兰也眸光一怔,心口绷得紧紧地,丈夫的这个问题似乎也倏地提醒了她,她千方百计的想要凑成女儿和朱鹤轩,可钱思涵却犟得像牛,面对朱鹤轩这样好条件的男人也不动心,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已经有心上人了,或者已经开始交往了也不一定! “思涵,你老实告诉爸妈,是不是有在交往的男人?”白玉兰几乎是一跃而来,一张脸突然就凑到了钱思涵的面前。 钱思涵看看钱佰力,再看看白玉兰,两张熟悉面孔此刻的表情表现出同样的肃然,他们俩的眸光都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 “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才刚刚上班,工作上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去找男人谈恋爱?”钱思涵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一对父母如此严肃的等着她的答案,这样庄重的气氛实在是带给她一股莫大压力。 得到她的答案,钱佰力夫妇对视一眼,眸光半信半疑,再回过头凝向女儿,白玉兰又开口了:“那……你说,今天晚上是谁送你回来的。” “一个朋友。”钱思涵无比淡定平静的应。 “哪里来的朋友?男的女的?叫什么名字?”白玉兰紧追不舍,凭着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她就觉得今天晚上送钱思涵回来的一定是个男人。 “妈,你这是查户口吗?我的朋友您也不是都认识,就算说出来……您也不知道。”钱思涵蹭蹭站起身来,佯装不悦的撇撇嘴:“不和你们说了,我上楼洗澡休息,工作了一天累死了,明天还得早起上班。” 不给老爸老妈一丝机会,钱思涵已经一溜小跑的开溜上了楼,不过她的理由正当,也让坐在沙发上的二老无话可说。 …… 钱思涵刚洗完澡躺下来,床头的座机便响了,平日里倒是很少有人会打这支电话找她,不禁令她眼底闪过一抹疑色。 “喂!”钱思涵接起电话,不知为什么有种感觉,脑子里竟然浮现出那张熟悉的镌刻俊颜。 “已经上床休息了吗?”卓烈炎醇厚磁性的嗓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房间的电话?”钱思涵先是一怔,接着脱口而出,连她自己都会忘记这支电话的存在,他竟然知道。 “喜欢一个人就要了解她的一切,当然也包括她房间的电话号码……”男人醇厚的嗓音带着醉人的磁性,语气轻松里带着一丝戏谑趣意。 赤果果的表白,不禁让钱思涵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大脑,脸颊莫名发烫,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如此喜欢脸红了,还真不像她的性格! “我的手机掉你车里了?为什么下车的时候不叫住我?”钱思涵轻嗔道,如果当时他发现叫住她,也能省去她明天的麻烦。 “我叫过你,是你自己头也不回……”卓烈炎的语气明显带着几分幸灾乐祸,此时此刻他竟越想越庆幸当时她没有回头,也给他再多一次见她的机会。 他的话也提醒了钱思涵,她再细细想想当时的情形,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他叫了她,然后她连头也未回,急急的催促着他赶快离开,不能让白玉兰发现他送她回家这件事。 “为什么要让我去你办公室拿?你不能送到我公司楼下吗?”钱思涵的质问听起来有些心虚,不过她是真的不想去他公司,更何况眼下对她而言,时间是最最宝贵的,这次的新设计还一点头绪也没有,不禁让她心里有些焦虑起来。 “我这几天都没空,所以你还是自己过来拿吧!若实在抽不出空,手机一直放在我这儿也行,不过如果你爸你妈或者你朋友打过来,若是听见是男人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哦!忘了告诉你,你妈今天晚上已经打过五次电话了,我正疑惑着……你的人明明在家里,她怎么还打了这么多通电话过来找你?”卓烈炎的话听似疑问句,可明显透着坏坏笑意。 “你接了我妈的电话?”钱思涵的嗓门不由提高八度,她还真没想到老妈会玩这招,显然姜还真是老的辣! “刚才我去洗澡没听见,现在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给伯母回一通电话过去……”卓烈炎幽幽的嗓音传来,就算隔着电话,钱思涵也能想像得出男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定然是唇角噙着惬意的坏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当然不可以!卓烈炎,你别搞错了,那是我的手机,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随便接听我的电话,更不可以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任何人!”钱思涵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这男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可他压根儿就不是她的什么人! “那我……用自己的手机拨给你……”卓烈炎突然意味深长的幽幽道。 “神经……”钱思涵轻嗔出声,不过话刚说出口,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声音嘎然而止。 “女人,怎么?心虚了?”卓烈炎听见电话这头突然变得安静下来,语气多了几分玩味,磁性好听的嗓音再度传来:“我就好奇是什么样的人能担得起‘变态’二字称谓,女人,看来你的眼光……确实与众不同!”

上一篇   第106章 迷糊的她

下一篇   第108章 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