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场小小意外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11章 一场小小意外

“该看的,不该看的……我可都看过了。你现在遮掩……只不过显得多此一举!”卓烈炎唇角的笑容微微抽搐两下,深邃幽暗的鹰眸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总能轻易的刺激到他身体的反应,虽然此刻她已经将那片美好春光遮掩,可是最美的春色最已印在了他的脑海里,零星闪过她惑人柔美的曲线,瞬间让卓烈炎的身体本能的产生了反应。 “变态!”钱思涵脸颊滚烫,冷白他一眼轻嗔道,他那双锐利的鹰眸,就像具有能够穿透力似的,被他这样盯着,总让她有种赤果身体呈露在人前的感觉,浑身不自在。 卓烈炎突然一把搂住她,健硕的手臂如铁钳般将她的腰身侄梏,他微微一偏头,高挺的鼻尖穿过她清秀的发丝,情难自禁的落到她的颈部,贪婪地啃咬着,不禁让钱思涵的身子一抖—— “卓先生,别、别这样……” 突如其来的酥痒感觉,竟让钱思涵的身体流窜过奇异电流,虽然她是在拒绝,可是压根儿就无法阻挡男人的逼近。 “别哪样?”卓烈炎英挺的身子贴合着她的后背,用高大挺拔的身躯,细细描绘着她娇俏的轮廓,手臂越收越紧,薄唇更是深深埋入她的颈部,低低的话语因啃咬而变得含糊不清,熟悉而奇妙的感觉穿透钱思涵的毛孔,顺着血管在全身开始疯狂蔓延。 钱思涵微微挣扎,不知是不想闹出太大动静,还是自己也莫名的贪恋这种感觉,她的挣扎并未使出全力。 “我该回去了,你放开我……” “早说过……拾金不昧是应该有奖励的,不是吗?否则以后谁还愿意做好事儿……”男人含糊不清的磁性嗓音,透着越来越明显的渴望。 其实,就连卓烈炎自己也没有想到,突然间空气里的气流就变了味道,这女人身体传来的淡淡清香,刺激了他全身雄性荷尔蒙的分泌,她竟然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此刻贴着她惑人的身子,修长的脖颈,雪白的美腿,玲珑分明的曲线,无一不透着万种惑人风情。 卓烈炎只感觉到喉咙一阵发紧,他还从来没有如此的渴望一个女人,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色……呸!如果再不松手,我可真的就生气了……” 卓烈炎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一手钳制住她的纤腰,一手惹火地缓缓下移,所到之处引得她身体传来阵阵惊颤。 “我就是想试试……看看你对我……是不是真的无动于衷,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卓烈炎炙热的指尖仿若点燃了火焰,深邃幽暗的鹰眸带着贪婪的眷恋,就这样一点点,一点点……温柔的折磨着她仅剩的理智…… “看看……其实你对我也并非不是没有感觉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相处,就让我们从这一刻重新开始……” 钱思涵无意识间竟然点下了头,室里一片旖旎…… 不管该不该发生,一切都发生了。 鱼水之后,钱思涵略显尴尬的避开了男人的目光注视,背转过身体拾起散落在地毯上一片狼藉的衣物,迅速的往身上穿套,能够听见身后也传来细微声响,似乎还听见了男人若有若无的低笑,不禁让她的处境更加尴尬了。 穿戴整齐,最后一把抓起掉落在地面的包包,钱思涵一个招呼也没打,便打算仓皇而逃了。 不想,她才刚刚抬起脚,男人长臂一勾,她便身体后倾跌落到他怀里,卓烈炎唇角噙笑,低笑声传来:“你这么着急着往哪儿跑?” “我得回去了!”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刚刚做了那种事儿,她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胆量对视他的眼睛,心虚的撇开了头。 卓烈炎哪能看不出女人内心打着什么小九九,指尖轻轻从她的鼻子上滑过,幽幽道:“要回去……那也得先吃过饭,我已经订好了餐座,运动后是需要好好补充一下体力的,对不对?” 男人话里显然透着弦外之音,钱思涵最终还是忍不住了,虽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可就算她刚才真的一时没忍住,不小心和他XXOO了,那也不能总由着他拿那事儿当把柄,日后若是时不时的提起,她岂不是变得越来越被动了。 “卓烈炎,我想……我必须把话和你说清楚,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一次意外,而且一开始也并非是我主动的,这一点你应该十分清楚。咳……”说到后面,钱思涵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如果你想接着谈,我不介意一会儿边吃边聊,走吧!”卓烈炎单手自然的环上她的肩膀,低沉的嗓音出奇的平静。 钱思涵眼底闪过一抹疑色,看看他,说的话也不像是敷衍玩笑。 不知不觉中,钱思涵已经被动的随男人进了电梯,她甚至不记得刚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外面秘书台众人投来的眼神是怎样的,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思忖着一会儿和男人真的谈起来,她应该怎么说? 这一路上,卓烈炎都保持着安静,钱思涵也没有说话,车内唯有悠扬的古典乐声轻澜。 钱思涵偷睨过男人两眼,可是见他目视前方专注开车的模样,实在不好意思打扰,而且她也需要一点时间好好酝酿呆会儿的谈话。 …… 停车场内,钱思涵先下车等着,眸光不经意瞥间,突然看见两道熟悉身影,是朱鹤轩和白灵菲。 看起来他们也是刚刚从停车场出去,径直朝着一家法式料理店走去,因为他们是背对着钱思涵的方向,所以并未注意到她。 “走吧!”卓烈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手自然握上她的手,牵着她朝前走。 钱思涵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看见的画面,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和卓烈炎此刻的亲昵,直至卓烈炎牵着她的手走到那家法式料理店门口,她才猛然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