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她是自己昏倒的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12章 她是自己昏倒的

钱思涵心里一阵紧张,突然停下了脚步,水眸凝向男人:“我们要在这家餐厅吃饭吗?” 卓烈炎不难看出女人眸底闪过的紧张,深邃的鹰眸微微一紧,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怎么?你来这里吃过饭,不喜欢吗?”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不太饿。”钱思涵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这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男人握在掌心里。 男人笑而不语,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进了餐厅。 看见他们走进来,立刻有服务员迎上前来:“卓先生,你订了楼上靠窗的的位置,已经给您留下了,请跟我来。” 钱思涵被动的走在后面,眼睛暗暗四壁环望,倒是没有看见白灵菲和朱鹤轩的身影,心底不禁暗暗纳闷,难道是她刚才花了眼? 不过刚刚走上二楼,钱思涵的幻想就破灭了,服务生引领他们去的临窗的位置,邻桌坐着的两个人不正是朱鹤轩和白灵菲吗? 八目相对,四个人皆很惊诧,大概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可惊诧过后,每个人眼底的神色却又变得异样复杂。 钱思涵猜不透朱鹤轩和白灵菲为什么会私下幽会,朱鹤轩则忍不住深凝一眼对面的二人。 再看看坐在身边的白灵菲,他实在搞不懂,卓烈炎明明是白灵菲的未婚夫,可为什么却又总和钱思涵纠缠不清,这三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炎——”白灵菲还是先开了口,她当然能够感受到来自身侧朱鹤轩的疑惑眼神,一想到昨天晚上男人对她提出分手,她就忍不住鼻子发酸,瞬间水眸蒙上一层雾气。 “菲儿,这么巧?”卓烈炎俊颊的肌肉微微抽搐两下,虽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偶遇有些尴尬,可是男人就该有大将风范,勇于面对问题,今天既然遇上了,他也没有回避的打算。 钱思涵这一刻有种想逃的冲动,脚下的步伐无意识间已经放慢,可是她却忘了,从进餐厅前她的小手就一直被男人握在掌心,此刻她一放慢脚步,卓烈炎便感觉到了。 卓烈炎握着她小手的大掌,捏得更紧了几分,钱思涵这才醒悟,想将小手从他掌心里抽离,力量的悬殊却只是徒劳,反而让坐在对面的朱鹤轩和白灵菲的目光注意到异样,落到他们紧握的双手上。 朱鹤轩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黯色,这一刻他能够清楚的确定,这俩人之间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胸口一紧,揪心的痛楚袭来。 “炎,你就那么着急着……要将你们的恋情公告于天下了吗?你可别忘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你的未婚妻,你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白灵菲强忍着激动的情绪,不过泪光已经在眼眶里泛起。 面对白灵菲的质问与责备,卓烈炎古井不波的眸底泛起细微轻澜,他不得不承认,对于白灵菲内心还是有愧疚的。 “菲儿,有些事情只字片语也说不清楚,我只能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是我对不起你,我说过……会好好补偿你。”卓烈炎紧握钱思涵的手在这一刻松开了,或许是白灵菲的泪水触碰到了他内心深处那根敏感的弦,他不能再继续伤她。 听到他口中的补偿,白灵菲突然自嘲的笑笑,目光望向钱思涵,沉默数秒后开口:“思涵表妹,我一直很想听听你的解释,勾引自己亲表姐的未婚夫,还能问心无愧的每天谈笑风声,当初……我真是错看了你!” “这件事情与她无关,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至于前因后果我不想再多做解释,那都是我和思涵俩个人之间的事儿。”卓烈炎皱了皱眉头,虽然在他眼里白灵菲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可是当听见她的嘴里吐出针对钱思涵的刻薄言语时,也让他的心情变得不悦起来。 “朱总,我实在是没有食欲,先走一步。”白灵菲小脸憋得绯红,虽然她也不是一个服软的女人,可是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却永远也硬不起来。 朱鹤轩脸色暗沉,这个时候他又能说什么?原本今晚约白灵菲一起吃饭,也是为了想弄清楚她和钱思涵之间的矛盾究竟因何而起,毕竟她们二人是表姐妹,哪有说翻脸就翻脸的,这一次秋季珠宝设计展,她们二人之间的竞争也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不论最后谁胜谁负,对于朱氏而言都是一笔损失,做为总经理的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自身能力,化干戈为玉帛,让她们表姐妹重归于好。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今晚却发生了眼前戏剧化的一幕,现在……不用白灵菲亲自开口,朱鹤轩也已经看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原委,原来爱情还是硬伤,白灵菲之所以突然和钱思涵翻脸,而且采用卑鄙手段强占钱思涵的设计成果,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情的伤。 钱思涵此刻的处境也显得有些尴尬,朱鹤轩怎么看她倒是其次,白灵菲的一番讥讽言语如同尖刀利刃般刺痛她的心,如果说之前她曾因为对方抄袭窃取她的设计成果而恼怒,那这刻冷静下来面对白灵菲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藏着深深愧疚的。 “灵菲表姐,我愿意和你谈谈。”钱思涵突然上前一步,拦下了白灵菲的去路。 她的反应倒是让白灵菲有些意外,悬在空中的脚缓缓放下,盯着钱思涵看了好一会子,才悠悠出声:“好!我就听听你有什么解释……” 这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对决,卓烈炎没有阻止,朱鹤轩也只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幕,看着两道纤细背影顺着楼梯远去,最后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城。 就算看不见两个女人的身影了,卓烈炎和朱鹤轩的视线也没有移开,依然凝望着她们背影消失的方向,卓烈炎磁性低沉的嗓音幽幽逸出:“如今真相大白,以后还请朱少不要再骚扰思涵,她是我的女人。” 朱鹤轩一动未动,眼睛同样连看也未看卓烈炎一眼,依然目视前方:“我喜欢思涵,那也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与卓总无关。” “她是我的女人。”卓烈炎终于侧眸,如鹰隼般锐利的幽暗眸光,直刺刺的射向朱鹤轩,虽然重复着简单的句子,语调却明显加重了几分。 “她只要一天没结婚,就不属于任何一个男人。更何况……不论每个男人或女人,在人生里都不可能只经历一段感情,我既然喜欢她,当然也会尊重她的情感经历。”朱鹤轩的语调很轻很轻,目光依然直视前方,没有看卓烈炎一眼。 卓烈炎深凝他一眼,没有再开口说话,转身也朝着楼梯口的方向离去。 …… 餐厅外的路道两旁种植着茂盛的法国梧桐树,钱思涵和白灵菲站在树荫小道上,相对而立。 钱思涵揉了揉太阳穴,不知是不是太长时间睡眠不足,这两天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好几次她都差点重心不稳的跌到。 原本正欲开口说话的白灵菲,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杏眸闪过一丝复杂异色,抿了抿唇角,还是忍不住冷声讥讽道:“若不是你主动招惹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下场,这都是你自找的,就算累死也是活该!” 这一回,钱思涵没有反驳她的话,白灵菲诧异的朝她望去,正好看见钱思涵朝着她的方向一头栽下来,惊得她差点傻了眼,幸好很快回神,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 不过白灵菲的力量还是小了些,稍稍挡了下,钱思涵还是摔倒在了地上,看着脸色苍白无一丝血色的钱思涵,白灵菲惊慌失措起来。 “喂!你别装死吓我……我可没碰你!”白灵菲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倔强,虽然口里这么说,可是脸上的神色却透露了她内心的紧张,她看得出来钱思涵昏倒不是装的,颤抖的小手罗嗦的从包里掏出手机,这个时候能让她觉得可以依靠的人还是只有卓烈炎。 白灵菲颤抖的手指好不容易拨出卓烈炎的号码,可是电话还未接通耳畔便传来了男人的咆哮的嗓音:“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卓烈炎的这一声怒吼,也让白灵菲瞬间傻了眼,她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箭步奔到面前,却忘了该如何解释,从认识这个男人的第一天起,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自己发如此大的脾气! “菲儿,我对你……太失望了!”卓烈炎镌刻的俊颜,从每一根细微毛孔里也能让人感受到森寒戾气,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冽眸光狠狠瞪视白灵菲一眼,一把抱起躺在地面上的钱思涵,头也不回离开。 直至目送男人抱着钱思涵上了车,驾车离去数秒后,白灵菲才突然反应过来,就在这时看见随后从餐厅里走出来的朱鹤轩,她火急燎燎的冲上前去,焦急的一把拉住朱鹤轩的手:“朱总,求求你……追前面那辆车,炎他误会我了,我没有伤害思涵表妹,她是自己昏倒的,我必须对他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