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是她孩子的父亲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13章 是她孩子的父亲

钱思涵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模糊朦胧的视线里,是白花花的一片,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窗,最后有乌黑的头颅映入她的视线里,一颗,二颗,三颗…… “涵儿……”卓烈炎的声音传来,磁性沙哑的嗓音映入耳底让人听出几分紧张味道,这对于男人而言是少有的情绪。 钱思涵的视线越来越清晰,将小手从男人的掌心抽出来,揉了揉太阳穴:“我这是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 最后的记忆是在路边,正打算和白灵菲说什么,突然大脑意识变得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好沉好香,此刻醒来却感觉到气氛里藏着几分诡异。 “我们在路边说话,可是你却突然昏倒了,是炎送你来的医院。现在你既然醒来了,就亲口告诉炎,说清楚你之前昏倒到底是不是我欺负你?!”白灵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眼晴也是红肿的,显然之前是哭过。 钱思涵微微一愣,这才注意到病房里除了卓烈炎,还有白灵菲和朱鹤轩也在:“你们怎么会都在这儿?” 卓烈炎安抚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紧接着视线转落到白灵菲的脸上,眼底划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缓缓开口:“菲儿,我知道刚才……是我错怪了你,医生已经说过了,涵儿昏倒是因为疲劳所致。” “医生说了你才肯相信我吗?”白灵菲眸底闪过一丝痛意。 “时候不早了,有什么话改天再谈,你和朱少都回去休息吧,我要留下来照顾涵儿。”卓烈炎没有再围绕着白灵菲的话和她继续纠缠。 钱思涵再醒来,觉得精神也好了许多,支撑着病床想起身:“我没事儿,不需要人照顾,时候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你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医生说要留在医院里观察几天。”卓烈炎磁性醇厚的嗓音幽幽传来。 逸入钱思涵的耳底却是如同一声晴天霹雳,让她整个人当场石化,动作僵滞在半空中,半响没有动弹。 显然,病房里的其它几人似乎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朱鹤轩的眸光变得更加暗沉,白灵菲朱唇微抿,情绪显得也有些复杂。 “你……开什么玩笑?”钱思涵吱吱唔唔,完全不能接受这个消息,清醒过来的脑子已经开始迅速运转,回想自己最后一次例假的时间,竟然全无印象。 天!她到底是有多久没有来过例假了?怎么会忙得晕头转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也给疏忽了,显然这个消息已经变成了事实。 “这里是检验单,你自己看。”卓烈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轻飘飘的纸张,静静落在钱思涵的面前。 “我想安静一会儿,请你们先出去。”钱思涵的眼睛落在那张化验单上,整个人瞬间感觉到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干净,使不上劲儿来,又重新躺回到病床上,无法动弹。 “思涵,我……改天再来看你!”朱鹤轩的内心虽然暗涛汹涌,可表面依然平静无澜,表现出优雅高贵的气质和风度。 钱思涵对视上男人的眸,四目交织,暗藏着无比复杂的情愫,她无力的点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白小姐,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单独走不太安全,还是我送你回去吧!”朱鹤轩的目光再望向白灵菲,她此刻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凡是个有点血性的男人见了,都会人见尤怜。 朱鹤轩开口,也算是化解了白灵菲的尴尬,聪慧如她,这个时候再留下来无非也只是个电灯泡而已,更何况经历了晚上这一串的事情后,她也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为自己打算打算。 …… 朱鹤轩和白灵菲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上钱思涵和卓烈炎,钱思涵清冷的嗓音再次传来:“你也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留下你一个人我放心不下。”卓烈炎平淡的道:“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暂时不要去公司,工作上的事情也可以就在这里做。” 他这句话出,却是激起了钱思涵内心一股无名的火,她面色骤变,突然瞪着男人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吼:“是算我什么人?凭什么事事替我拿主意,卓烈炎,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卓烈炎没有直接开口,先是安静的盯着她看了数秒后,看见她喘息起伏的胸口平静下去,才缓缓出声:“如果说以前你只是我的女人,那么现在……你还是我孩子的母亲,这样的关系还不够吗?” 孩子?只要一提到孩子,无疑就像一把尖刀插入了钱思涵的胸口,因为她太清楚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孩子只是个意外,它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钱思涵的语气很淡很冷,说出的话却让男人皱紧了眉头。 卓烈炎不喜欢听她说这样的话,突然上前俯身,大掌一左一右支撑在她身体的两侧,镌刻的俊颊凑得更近了几分,沙哑低沉的嗓音透出几分不悦:“这样的话……以后不许你再说第二次。”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男人鼻尖逸出的温热气息清晰扑洒在她的脸上,他认真的眼神不禁让钱思涵微微一怔,他是真的在乎这个孩子。 “天一亮,我就会联系你的家人,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只要等着坐你的卓太太便好!”卓烈炎醇厚磁性的嗓音再度传来,清楚看见钱思涵眼底闪过一抹惊诧之色,显然她完全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会开始筹划他们的未来。 “我从没想过要嫁给你。”钱思涵怔愣过后,清了清嗓音幽幽应道。 “奉子成婚,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吗?嫁与不嫁是你的事儿,可是你……我却是娶定了!”卓烈炎突然笑了,唇角勾勒的浅笑带着一惯的霸道与自信,显然不论钱思涵的决定是什么都不重要,重点是他要!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着洁白的窗户照耀进来,钱思涵缓缓睁开眼睛,感觉到手背传来的压力,视线顺着病床下移。 趴在病床边睡着的男人正是卓烈炎,昨天晚上他就一直这样守着她,钱思涵自己也忘了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只是不想和这个霸道的男人说话,便闭上眼睛佯装假睡,不想最后竟然真的睡着了。 似乎感觉到了动静,卓烈炎突然猛的抬头,趴压在女人手背上的额头移开,也让钱思涵的手背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你的手……痛不痛?”卓烈炎下一秒便注意到了女人因血液不循环发红的手背,眼底闪过一抹自责,温柔握上,紧张出声。 钱思涵怔了怔,似乎还没有习惯这个男人的新身份,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见她不吭声,卓烈炎已经开始自作主张的帮她轻轻揉捏小手,促进血液循环,醇厚低沉的嗓音依然是出奇的温柔:“昨天晚上我已经给林昊打了电话,这几天的工作暂时缓缓,我要留在医院里照顾你。” “医院里有医生护士,我不需要人照顾,更何况……你自己什么都不会,能照顾我什么?”钱思涵淡漠出声,虽然对于男人昨夜的表现,内心有一些小的触动,可却依然保持着惯有的冷漠,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真的不合适。 闻言,卓烈炎剑眉微扬,不羁的眼神流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看来你对我的了解确实还不够,我们之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相处。” 钱思涵微愣,突然嗅到哪里传来香喷喷的味道,闻着像是肉味儿,让她忍不住四下环望开始寻找,看见顺着病床过去的廊道里,飘来一缕缕袅袅轻烟,不禁脱口而出:“这病房里有厨房?” “这里是VIP套房,自然是应有尽有,只是为了方便医生查房,病床会安排在外面的房间,其实里面还真是应有尽有。”卓烈炎笑笑。 钱思涵水眸微怔,有些意外,不过接下来她又问:“谁在厨房里做饭?你不会还请了厨子吧?” “嗯。”卓烈炎点点头,在女人惊诧的目光下,抬手指了指自己:“大厨就在这儿,一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在外面可是花钱都买不到的。” 钱思涵这会儿才是真正彻底的惊呆了,他的意思……厨房里飘来的香味儿是他的杰作,这怎么可能?她刚才醒来的时候他还睡着呢,若是如此说来,他也不过就是打了个盹而已,夜里压根儿就没有睡觉。 男人抬腕看了看手表,一副驾轻就熟模样:“粥已经煲得差不多了,我去盛一碗凉着,呆会儿给你吃。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还什么都没吃呢!”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钱思涵确实什么都没吃,也不知是不是饿过了头,完全感觉不到饿意了,但是她再想想,卓烈炎不也和她一样,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