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14章 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

当卓烈炎将粥从厨房里端出,朝着钱思涵的方向走来,她的心也莫名揪紧,变得忐忑不安极了,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相较于她的紧张,卓烈炎看起来就要淡然的多,只见男人拿起勺子轻轻舀了一口,先递至自己唇边轻轻吹了好一会儿,才喂到她的嘴边。 “不烫了,你尝尝。”他温柔的语气,还有眸光,就像是哄孩子似的,这一切让钱思涵变得更加不安。 “你放到一边,一会儿我自己吃。”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 卓烈炎盯着她,眼神里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拿着勺子的手依然悬在半空中,轻声道:“再不吃就凉了!” 男人的目光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刚刚才拒绝的钱思涵,无意识间已经张开了嘴,将一勺粥吃进嘴里。 好香!放了新鲜的鸡肉,还有香菇,好像还有山药和不知名的材料,总之这份粥的食材铁定不少,满满都是营养的味道。 “真没想到你还会煲粥。”钱思涵盯着男人手里的粥碗,为了化解气氛里的尴尬,终于还是找了个话题。 “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岂不是得饿死。”卓烈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幽幽的道。 听了他的话,钱思涵不禁抬头望向他,不知道为什么,竟能感觉到他的语气里流露出的淡淡伤感,想必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他也是吃不了少苦头吧! “你家里不是很有钱吗?卓夫人怎么会舍得你被饿死。”钱思涵佯装漫不经心的淡淡道,从认识男人到现在,他们好像还从来没有谈过如此私人的问题。 “其实我们家有些特殊情况外人并不了解,我爸二十几年前就抛弃我妈,和别的女人私奔了,我妈带着我们兄弟一直追到机场,却也无法挽回父亲的心。当他和那个女人走入安检的那一瞬间,我妈就倒下了……” 钱思涵一直保持着安静,男人暗哑的低沉嗓音虽然很平静,可是她却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澎湃激动,从小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抛弃,内心一定很痛吧! “我知道我妈内心是怎么想的,我和云枫是她一手拉看大的,既要忙着挣钱养家,又要照顾我们兄弟俩,真的很不容易。她唯一的愿意就是我们能够早些长大成人,帮她打理生意,所以我后来想要出国念书,她是极力反对的,为了让我断了念头,她甚至切断了我所有的经济来源。” 说到这里,卓烈炎笑了,如今再回想起来初到法国的那些苦日子,就像是在回味一份美好的记忆,那是他人生长河里意义深远的一段日子,对于他后来的成长和进步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那……你在法国的日子……岂不是过得很艰苦。”钱思涵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接着往下问,她为什么在关心的他的事情? 还未等她内心来得及懊悔,便已经得到了男人的回答。 “在我看来,那段日子不是艰苦,而是磨砺,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不能长成温室里的花朵,我和云枫不同,他的个性太柔软,不愿意忤逆母亲的任何意见,注定了只有他才配做个好儿子。” 卓烈炎再提起云枫的时候,喉咙依然苦涩,突然抬头望向钱思涵:“我们之间的一切……或许也正是冥冥之间云枫所做的安排,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也不会相识,更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改天……我们一起再去海边看看他,好吗?” 男人的这番话里显然暗藏着更深一层的含义,可当云枫的名字出现的时候,钱思涵却没有办法不点头。 或许也正是因为突然提到了卓云枫这个伤感的名字,也让空气里气氛瞬间就得死寂,俩人没有谁再开口说话,卓烈炎一口接着一口,轻缓而温柔的继续喂她吃粥,钱思涵也忘了拒绝,安静的享受着男人的关爱。 眼看着一碗粥渐渐见底,病房外传来敲门声。 “请进!”卓烈炎的声音逸出,房门应声而开,当看见病房门口出现的几道身影时,钱思涵紧张的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钱佰力、白玉兰和钱楷骏三人同时出现在病房,再加上钱思涵,这一家四口换了个地儿又团聚了,平时在家里偶尔还难得碰个面,今天倒是齐了! “爸,妈,哥,你们怎么来了?”钱思涵的话刚问出口,就后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家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能有什么原因。 紧接着她将视线移望向卓烈炎,果然不出她所料,想较于她的惊诧,卓烈炎的神色就显得要镇定淡然得多,他平静的将手里的粥碗放回到床头柜上,礼貌的迎上前去。 “伯父,伯母,昨天大半夜的惊忧到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原本是昨天半夜他就已经通知过她的家人了人?钱思涵内心微微一惊,男人这次是要来真格的么?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卓先生,你不是菲儿的未婚妻吗?怎么会突然又和我们家多多扯上关系?”白玉兰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不是钱佰力拦着,半夜她就打算要过来的。 “很多事情都一言难尽,我也……不想再提!总之,涵儿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打算娶她,婚礼会尽快安排。希望伯父和伯母能够答应,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涵儿。”卓烈炎还是头一回红了脸,见丈母娘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没干过,此刻心里的紧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怎么保证?”白玉兰的语气少有的犀利,虽然之前一直对卓烈炎的印象不错,可是突然从侄女婿变成女婿,换作任何人恐怕也接受不了,她现在担心的还有菲儿,能够远从法国追到这里,可见白灵菲对卓烈炎用情之深。 “当然只有用行动来证明,我会娶她,会爱她一辈子。”卓烈炎坚定的口吻别说白玉兰,就连病床上的钱思涵也是一惊,男人肃然正色的表情是认真的,而且是极其认真的那种。 这一刻,钱家所有人的内心应该都是波澜翻滚的,一直沉默不语的当家人钱佰力终于说话了:“多多,你的意思呢?” “我没答应要嫁给他。”钱思涵的声音很小,能够感觉到话当出口,男人如利刃般锐利的鹰眸便朝她射来。 钱佰力皱了皱眉头,就在这时病房外又传来了动静,护士敲门先走了进来:“医生查房,请病人家属留下一位,其余人先回避。” “伯父伯母,请你们先到里屋坐会儿,顺便……我们谈一谈。楷骏,你留下来照顾涵儿。”卓烈炎低垂眼睑沉思数秒后,再抬头开口道。 钱楷骏无奈的点了点头,其实在钱家最早发现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关系匪浅的人就是他,而且他背地里也曾暗示过妹妹不要玩火,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事了,而且还闹出了人命。 白玉兰看了一眼丈夫,见钱佰力点头,便也顺从的跟进了里面的房间,事情已经发生了,做为父母的他们必须要陪着女儿一起面对。 …… 查房医生用仪器对钱思涵的身体情况做了检查,依然还是保持着昨天夜里的观点,她需要留在医院继续观察几天,因为腹中胎儿的抬心时而正常,时而微弱,情况不太稳定。 医生离开后,钱楷骏朝着里屋的方向瞧了瞧,房门紧闭,哪怕是隔着门也能让人感觉到里面的紧张气氛。 “你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就和人家搞大了肚子,你说说……让咱们钱家的脸往哪儿搁?”钱楷骏面色肃然的瞥向她,以前经常都是妹妹训斥他,今天终于让他这个做哥哥有理由训斥她了。 “就算是丢脸,丢的也是我自己的,如果你们不高兴,我可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搬出去……”钱思涵的语气很平静,虽然她知道哥哥并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他刚才的话确伤到了她。 “你……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钱楷骏当然感受得到妹妹心里难受,心也软了,语气也同样一样子就变得柔软下来,更多的却是无奈。 钱思涵不再说话,心里的委屈当然只有自己知道,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救万利达,她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一步,只是这些默默地付出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罢了。 “你倒是说话呀!”钱楷骏见妹妹不吱声,又急了。 “你让我说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也无事于补,不是吗?”钱思涵轻叹一声,反问道。 钱楷骏被她的话问得无语以对,兄妹二人之间也突然无话可说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稳重低沉的步伐,钱佰力率先走了出来。 “多多,爸爸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这几天有卓先生帮忙照顾你,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