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有因必有果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19章 有因必有果

钱思涵走到床边,踮着脚上下打量,男人好像是真的睡着了,就在她轻手轻脚打算转身离开时,突然被一只大掌抓住了小手。 “你不睡觉打算去哪儿?”男人低沉暗沉的嗓音传来,轻轻一扯,钱思涵整个人便失去重心的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原来你没睡着?”钱思涵反应过来,被男人的气息团团包裹,只觉得体温刷的升高,整个身体变得烫起来。 “我还有事儿和你商量呢!”卓烈炎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倒在自己身侧,肘部支撑着身体,由上往下的俯视着她的小脸。 “你和我能有什么事情商量?”钱思涵心跳加快,佯装不经意的撇开头,心里却在暗暗揣摩,这男人不会是又要向她求婚吧? “过几天不是中秋节吗?我想……是不是也该正式上门,到你家去拜访伯父伯母?毕竟我们就快结婚了……” “等等!卓先生,谁和你快结婚了?我可没答应过要嫁给你……”钱思涵的心跳差点骤停,这男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还真让人生气,她什么时候答应他了? “自古以来有句话叫做‘奉子成婚’,这句话的意思不知道你明不明白!你爸妈都已经默认了我这位准女婿,嫁不嫁可由不得你。”卓烈炎唇角漾着几分得意浅笑,俨然一副吃定了她的模样。 钱思涵负气的撅着小嘴,撇开脸不再看他一眼,身上的男人却是坏坏的撩拨起她来,伸指勾起她耳后的一缕青丝,一圈一圈的卷环到手指上,故意拿毛毛的发梢在她耳根处摆弄。 “人家古人还有定情之物呢?那你有吗?”钱思涵冷白男人一眼,没好气的轻嗔出声。 “定情之物……”卓烈炎喃喃自语的念叨,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我困了,你也回房休息去吧。”钱思涵闭上眼睛,这男人睡在她身边总令她感到不安,有种与狼与眠的感觉。 “我想抱着你睡……”卓烈炎的大手环得更紧了几分,压根儿就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下巴轻顶着她头顶。 “不行。”钱思涵闭着眼睛无情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要……”卓烈炎的身子贴紧了她,带着无分耍无赖的口气,勾在她纤腰的大手又紧了几分。 钱思涵无奈的半眯着眼,冷白他一眼,男人却眼角含笑,无赖的将身体贴得更紧,沙嘎性感的低沉嗓音,在她耳畔幽幽道:“就抱着睡,保证什么也不干……” “先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拿出去。”钱思涵红着脸,白眼瞪着他。 “遵命。”男人坏笑两声,顺从的将自己那只不老实的大手抽出,虽有些恋恋不舍,可君子不能目光短浅,得往长远了看。 夜色旖旎,银白月光透过白窗轻纱,如同一条银色腰带,泻洒到病床上,卓烈炎香软入怀,睡得香甜。 …… 还是头一回,门外传来敲门声,钱思涵才醒来,这一夜睡得太沉了,好久没有这么好的睡眠质量。 “妈——”钱思涵睁开眼睛,便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两天没来医院看女儿,白玉兰今天一早便让严婶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特意赶了个大早来医院,没想到推门而入,竟看见了这样的画面。 “伯母,呃……昨夜睡得太沉,好像睡过了头,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卓烈炎倒是一副淡然自若表情,完全没有半点尴尬不自然。 白玉兰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脸颊泛着丝丝红晕,不自然的轻声道:“不……不必麻烦卓先生了,今早过来的时候,我让严婶准备了早餐,份量足够几个人吃的。” “伯母,以后还是叫我烈炎吧,卓先生这个称谓听起来太生份了。”卓烈炎回眸冲着妇人勾勾唇角,虽然笑容不太明显,脸色看起来却也还算柔软。 “好,好,烈炎……”白玉兰虽然还是有些不太习惯,不过从卓烈炎的态度上看来,他对钱思涵用情应该不是假的。 只是,白玉兰心里始终有迈不过的坎,毕竟卓烈炎以前的身份是白灵菲的未婚夫,在发生突然的变故后,她还特意打了电话去法国,希望能够主动和哥哥沟通,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最后将亲戚之间的关系绝裂。 让白玉兰意外的是,哥哥白玉辉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吃惊,他甚至说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女儿的这段感情,只是白灵菲一意孤行,他也知道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只好任由她自己去休会,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后才能成长。 原本是白玉兰打国际长途去道歉,却不想反而变了哥哥对她的劝导,白玉辉说,儿女们的感情问题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这些做长辈的没有必要搁在心里汇堆成一道过不去的坎儿,那是自己为难自己,没有必要这样做。 白玉辉的一席话,也让白玉兰茅塞顿开,所以一大清早便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来到了医院看女儿。 “伯母来得正好,我公司还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早上我恐怕是还得过去一趟,有伯母在医院陪着思涵,我也就放心了。”卓烈炎不难看出她们母女之间有话要谈,精明如他,当然得识趣的退出去,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她们。 “你去忙你的,多多这里有我陪着就行!”白玉兰微笑着点了点头。 钱思涵似乎一直插不上话,老实讲未婚先孕的事情太突然,她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她相信她的家人也同样如此,这件事情不论是对于钱佰力,还是白玉兰,心情一定都很复杂。 …… 卓烈炎离开后,病房里氛围陷入沉寂,白玉兰站在餐桌边给女儿整理早餐,钱思涵望着母亲的背影,抿着唇欲言又止。 “妈,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钱思涵最终还是说出了口,她知道虽然白玉兰没有责备自己,可是心里一定还是失望的,没有任何一个做母亲的,希望看见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 “先吃早餐吧,一会儿就凉了。”白玉兰缓缓回头,将椅子帮她拉出,钱思涵顺从的坐到位置上,白玉兰也顺势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妈,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我让您为难了。”钱思涵这会儿哪里吃得进,凝对上白玉兰的眼睛,声音低低的。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舅舅说得对,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们不懂,也管不了……”白玉兰轻轻叹息一声,略显无耐的道:“妈妈对你也没有太大的要求,只希望在处理个人情感问题上,能够将对菲儿的伤害减轻到最少,你我都清楚,她当初回国就是为了烈炎……” “妈,昨天……灵菲表姐来过医院,她说打算回法国了。”钱思涵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告诉白玉兰。 “是菲儿亲口说的?”白玉兰眸光微亮,如果菲儿愿意回法国,也就意味着她已经从心里放弃了这段感情,又或者是白玉辉得知了女儿的近况后,施加压力让她回国也不一定。 “是菲儿表姐亲口说的,等秋季珠宝展一结束,她就打算回国了。”钱思涵若有所思,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突然再回过头来想她和白灵菲之间最近闹得不愉快的事情,觉得整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灵菲表姐。 任何事情都是因果关系,相辅相承,如果不是她和卓烈炎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白灵菲也不会窃取她的设计图,如果不是白灵菲窃取她的设计图,她也不会倔强的要坚持第二轮设计比拼。 “如果菲儿真的能放下这段感情,那当然是最好的结局……”白玉兰蹙着眉头,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突然攀上卓氏这样的豪门,她自己内心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母女俩儿的话题还没结束,医生便来查房了,经过一番检查后,医生比照近两天的数据给出了结果—— “钱小姐的身体状况比入院时,明显得到了改善,胎儿情况基本稳定,再过两天观察无恙的话,你们就可以回家休养了,三个月一过,基本上就无碍了,想上班或者出门旅行散心都可以。” “医生……你的意思是过两天我就可以出院了?”钱思涵忍不住激动道,虽然才在医院里住了两三天,可是却有种已经快要将牢底坐穿的感觉。 “是的,不过还要再继续观察两天,就目前看来胎儿的情况是比较稳定的,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医生点头微笑道:“卓先生也可以放心了。” 白玉兰听说女儿的情况稳定,心情也放松下来,客气的送查房医生离开了病房,他们前脚才刚刚走,方若瑶的小脑袋便探了进来,鬼鬼祟祟,却被钱思涵一眼便发现了。 “你这丫头……躲在外面偷窥什么?还不快进来……” “思涵,卓先生不在吗?”方若瑶左顾右盼,确定没有看见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