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他怎么会在她家?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20章 他怎么会在她家?

钱思涵冲她莞尔一笑:“他去公司了,难不成你希望见到他?” “当然……不!”方若瑶俏皮的坏坏一笑,看见餐桌上摆放的保温饭盒,忍不住猜测道:“这是谁送来的?不会又是……灵菲姐吧?” “是我妈。”钱思涵笑白她一眼,面色突然变得肃然认真起来,声音压得低低的:“若瑶,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儿呀?看你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方若瑶还真是极少看见她如此认真的表情,心也不由的跟着一紧。 “我想……放弃这次的设计比拼。”钱思涵突然开口:“灵菲表姐就快要回法国了,我也不想再纠结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不如……就这样放手,就让过去的一切都过去吧。” “……”方若瑶微微一愣,显得有些意外,沉默数秒后才缓缓开口:“就算我们愿意放弃,可你可否考虑过将来?咱们在这个圈子里还混得下去吗?” “若瑶,我知道自己的这个念头很自私,特别是对于你而言是不公平的人,只是……你也知道我和卓烈炎现在的处境,不论是我们中的任选何一个人,对灵菲表姐都是心怀愧疚的。” “所以你想补偿她,只是……你觉得自己这样做,真的能够补偿得了吗?思涵,你别天真了,感情上的事情没有谁欠谁的,也勉强不来,卓烈炎爱的人是你,就算灵菲姐真的嫁给了他,也不会得到幸福。倒不如快刀斩乱麻,早日从这段感情里走出来的好。” 方若瑶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钱思涵面露难色,这道选择题对于她而言真的很难,前所未有的艰难。 “如果……你一定坚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也不会阻拦你。”方若瑶无奈的叹了口长气:“我这边你也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不能把我饿死,就算失去星光这份工作,我相信自己也总是能养活自己的。” “若瑶……”钱思涵望着好友,不知道该感激还是内疚,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若瑶总是能够贴心的和她站在一条阵线上。 “煽情的话你就不必说了,你也知道……我怕肉麻。”方若瑶揉了揉胳膊,如果看开了想似乎也没什么,设计比拼的第二次机会原本就是钱思涵争取来的,如果没有这次机会,她们俩也早就离开了星光。 虽然有些冤枉,但若是能让钱思涵得以安心,也算是失有所值! …… 两天后,钱思涵如期出院,医生说胎儿的情况很稳定,卓烈炎的心情也出奇愉悦。 “晚上等我电话。”卓烈炎走出钱府大门,依然恋恋不舍的握着女人的手不肯松开。 “咳……前几天在医院天天黏在一起,话还没说完吗?”钱思涵佯装冷冰冰的淡漠表情,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微微上扬。 老实讲,若说心里没有一丝甜蜜那是假的,就算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心,这会儿男人要离开的瞬间,她的心头竟涌上一股不舍情愫。 “我觉得……就算是天天黏在一起,一辈子也觉得不够长。”卓烈炎面色平静如水,这么肉麻的话从他嘴里吐出来,还真是让人觉得不和谐。 “什么时候也学会花言巧语了,这不像你……”钱思涵轻嗔出声,却不难让人感受到言语北悬挂隐藏的丝丝愉悦。 “女人不是都喜欢男人花言巧语吗?凭我的智商,这些压根儿都不用学,只是看我愿不愿意说……”卓烈炎说着话,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有一下没有下的在女人的手心里轻划。 “别挠我,痒……”钱思涵的声音很轻,低垂眼睑,送男人到了车门旁,分别在即,情绪似也莫名受到了影响,耷拉着脑袋不看他的眼睛。 “舍不得我走?”卓烈炎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低笑,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女人漂亮的水眸无可避免的直视上他的目光。 他那双泛着精光的深邃鹰眸,仿若一眼便能洞察到她内心深处最最真实的想法,此时此刻,令她无所遁形。 “别自作多情。走吧!”钱思涵红着脸,抬手拨开男人握在她下巴的大掌,佯装镇定的轻嗔出声。 下一秒,男人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同猎豹般迅猛激狂的速度,将她压抵到车门上,俯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钱思涵迷蒙的水眸半眯,黑睫如同羽翼般轻颤,任由男人一遍又一遍狂扫她丁香内的甜美芳香,全身每一个细微毛孔也跟着颤抖起来,心脏怦怦怦的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就在钱思涵感觉快要窒息时,男人才缓缓松开了她,急促粗喘的呼吸声在空气里清晰可闻。 “小东西,再不走的话……我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就在这里吃了你。”卓烈炎暗哑沙嘎的嗓音,在她耳畔低吟。 在男人幽暗深邃的迫人目光注视下,钱思涵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已经燃烧起来了,低低逸出一声:“路上小心。” “嗯。晚上等我电话。” …… 钱府,晚上餐桌前出奇的全家人都到齐了,包括极少在家晚餐的钱佰力,还有钱楷骏全都在家用餐。 “严婶,明天多准备些菜,有贵客要来。” 白玉兰淡淡的交待了一声,钱思涵好奇的瞥了母亲一眼,还未等她开口发问,钱佰力已经先开口说话了:“明天中秋节,不如到外面订餐吧,也省得担心严婶做的菜合不合卓总的口味。” 闻言,钱思涵微微一愣,敢情说了半天,老妈口里提到贵客原来是卓烈炎,之前也曾听他提及过中秋节要到家里来拜访双亲,可是今天却一个字也没听他提起过。 “在家里用餐是烈炎的意思,他说只是吃顿简单的便饭就可以,不必大费周章。”白玉兰一脸无辜的望着丈夫,听他的语气像是责备她事情处理的不够妥当,毕竟对方的身份地位而言,钱家绝对是高攀了。 “既然是他的意思,那就这么办吧。让严婶提前准备下,不行的话在外面请个厨子回来,开价高点儿没关系,只要能把事情办的体面点儿。”钱佰力若有所思,他一向都相信自己的女儿就是个招财宝,没想到最后还给他招了个这么有财有势的金龟婿回来,这还真是命里注定的福气。 “行。就按你说的办,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给王太太,上次听她提过要请大厨的事情,看她能不能帮忙借用一天,或是能有个好介绍也成。”白玉兰点点头,还真是刻不容缓,连饭也顾不上吃,便急匆匆的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钱思涵看看爸妈的态度,俨然是已经将卓烈炎当做准女婿来看待,这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却莫名令她一阵心慌,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婚前恐惧症,感觉到父母迫不及待的就要将自己嫁出去了,没由来的心慌慌。 …… 沐浴后躺在床上看书,房间里轻漾着音乐,钱思涵的视线却是定格在一页上,迟迟没有动静,她这是怎么了?看看墙壁上的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卓烈炎却还没有打电话来,不是说好让她晚上等他电话的吗? “我干嘛要傻傻地等他电话?睡觉……”钱思涵喃喃自语,可刚刚躺下却又坐了起来,嘴里轻声嘟嚷:“说打电话又不打,调戏人真的很好玩吗?骗子,根本就是个大骗子……” “咚咚——” 房门外传来敲门声,钱思涵赶紧躺下,大声回应道:“妈,我已经睡下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背转过身体的钱思涵,依然能够听见房门旋转扭开的声音,看来老妈还是不放心的要进来看看她。 “妈——”钱思涵无奈的回转过身子,话到了嘴边却突然打住,整个人完全傻了眼,不能置信的盯着眼前的面孔。 卓烈炎包裹在西装裤下的修长双腿正朝着她的方向迈来,昏黄的光线下,他那张深邃如刀刻般的轮廓俊美异常,修长挺拔的身躯将他凌厉的气场完全衬托出来,如同神邸降临,顶着光环正一步步的朝她走来。 “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钱思涵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吱吱唔唔,她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 不动声色,她暗暗干了件最傻的事情,伸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用力还真不小,痛! 她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逃脱男人的眼睛,卓烈炎唇角若有若无的笑意突然变得明显起来,高大的身躯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身子微微斜倚向床边,单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因为背着光,昏黄的灯光下镌刻的俊美轮廓若隐若现,尤其是隐藏在微长发丝下的那双如墨般漆黑的瞳仁。 “痛吗?”他的大手摸上她的腿,正是她刚刚暗掐的地方。 点点头,又摇摇头,钱思涵回过神来,撅着小嘴一把拨开男人的手,轻嗔道:“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