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她戏弄了他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21章 她戏弄了他

“突然好想你,原本要打电话,可车开着开着就到了你家门口,干脆就进来了……”卓烈炎说得一副理所当然。 钱思涵听他说到想自己,小心脏也不禁怦怦加速,只是最终还是回到了眼前的现实问题,不禁担心的瞄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声音压得低低的,又问:“这么晚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是翻墙进来的吗?”卓烈炎笑着反问,看她一脸紧张兮兮模样,还真有种鬼鬼祟祟偷情的感觉。 “我当然知道你是走进来的,我想问的是……谁给开的门?这么晚了,若是让我爸妈知道你还在我的房间里,他们会怎么想?你未免也……太不像话了!”钱思涵的声音越来越低,小心翼翼。 “放心吧,他们已经睡下了,我让你哥开的门,不过我答应他,天亮前一定会离开,不能让你爸妈发现……”卓烈炎嘴角扬着得意坏笑。 “我哥?他还真是大汉奸……”钱思涵微微一怔,前两天在医院还把她骂得狗血淋头的哥哥,眨眼的功夫就给男人当起了内应,还真能见风转舵。 “这叫识实务者为俊杰。”卓烈炎笑笑,不请自睡,在钱思涵身边的位置斜躺了下来,面朝她的方向,幽暗的鹰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小脸。 “总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印了字吗?”钱思涵轻嗔道,接着话峰一转:“听说明天你要正式拜访我父母?这事儿怎么没听你说?” “之前不是对提起过吗?想借着这次中秋节的机会正式拜访你父母,也算是把咱们俩的婚事先订下来。”卓烈炎的手指不老实的探上她秀挺的鼻头,温柔轻笑道。 “那……咱俩的事情若真是要订下来,我是不是也应该去拜访一下你母亲?”钱思涵终究还是问了这句,其实这个问题压在她心里已经很久很久了,自从那次挨了卓夫人一巴掌后,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这事儿……先不急!我的婚姻大事自然有我自己做主,你不必担心我母亲那里……”卓烈炎的面色倏地变得肃然,一本正经的认真道。 “不是有句古话说‘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吗?既然你上我家正式拜访了父母,那我礼上往来,也应该去拜访你母亲的。” “涵,我还是那句话,到了该见面的时候,我会安排你去见她的,在这之前,你什么也不必做,明白吗?”卓烈炎皱了皱眉头,落在她鼻尖上的指尖也停止了动作。 …… 中秋佳节,一大清早钱思涵下楼,便感受到了厨房里一片繁忙景象。 还有一道意外的身影映入眼帘,白灵菲跟在白玉兰身后,进进出出的忙活着,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出现,白灵菲突然回眸朝着楼梯口的方向望来。 “思涵表妹,你起床了?” “不好意思,我起晚了。”钱思涵水眸闪过一抹不察觉的尴尬,都怪卓烈炎,半夜三更还不走,害她一直胆战心惊,下半夜他走后才安心的睡着,没想到一睡觉醒就到了这个时候。 “老爷,夫人,卓先生来了,还带了好多礼物,是不是都收下?”佣人迈着匆促的步伐进来请示。 白玉兰看了坐在沙发上的钱佰力一眼,男人点点头,她这才回头对佣人交待:“礼物都收下吧。快请卓先生进屋坐……” 钱思涵面露尴尬的暗暗偷睨白灵菲一眼,只见她面露微笑,看上去并无半点异样,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卓烈炎进屋,目光首先精准无误的与钱思涵的眼神相对,会意浅笑,不过就在下一秒,男人唇角的笑容微微僵滞。 “菲儿,你也来了?”卓烈炎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缓缓上前:“听说……你打算回法国,我正打算这两天抽空找你。” “我看你工作那么忙,还要照顾思涵表妹,所以……就没告诉,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白灵菲淡淡一笑,似乎也感觉到了空气里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于是轻松的转移了话题—— “炎,你看看玉兰姑姑和姑丈,为了迎接你这位准女婿,准备了那么丰盛的午餐,你可真的应该感到幸福……” “是啊,我感觉最近几天的日子,是我人生几十年来最开心幸福的日子,菲儿,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得到你的祝福。”卓烈炎面色凝重的深凝着她,无比认真的道:“往后的日子,希望你还能拿我当朋友,我永远也忘不了在法国的那段日子你对我的关照,真心感谢你。” 男人的话再次将气氛变得凝重,白灵菲原本想逃避的话题,依然无可避免,不过能够听见卓烈炎亲口吐出这些肺腑之言,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故作轻松的吐了口长气,娇嗔道—— “今天可是你大好的日子,能不能别让气氛变得那么凝重,炎,你是一定要惹哭我才肯罢休吗?” “孩子们,都别闹了,准备开饭。”白玉兰清亮的笑声传来,也算是化解了眼前这幕尴尬,不过她相信,经过这次后,以后也就会越来越好。 …… 用过午饭后,白灵菲便借故告辞,卓烈炎主动开口:“菲儿,我送一程。” “呃……不用麻烦你,我自己可以回去。”白灵菲微微一愣,杏眸深处闪过一抹复杂异色,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摇摇头。 “我正好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办,顺道载你一程,并不麻烦。”卓烈炎却是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简单的和其他人打了招呼,包括钱思涵,率先走在前面出了钱府别墅的大门。 钱思涵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他最后临行前深凝她的那一眼,似乎含藏着深长意味,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要送灵菲表姐,但她却莫名坚定的相信,他一定有他的理由。 “你说……烈炎这孩子,他不会是……三心二意吧?”白玉兰坐在丈夫身边,声音压得低低的,小心翼翼的道。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是钱思涵还是听见了,不等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钱佰力开口,她抢先一步说话了:“妈,您要相信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算强求也强求不来。” 她面露微笑,轻轻巧巧的丢出这一句,却是立马得到了父亲钱佰力的认可,男人连连点头:“多多说得对,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好好照顾好女儿,若是按着烈炎的意思,最迟两个月婚礼就要举行,你这个当妈也照顾不了女儿几天了……” …… 天色渐暗,钱思涵一个坐在天台上痴痴傻傻地望着如黑色绒幕的夜空,如银盘般明亮的圆月挂在寂静的夜空,时间仿若就此静止。 直至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钱思涵没有回头,淡淡一句:“你怎么来了?” “中秋佳节,人月两圆,我当然得和你在一起。”卓烈炎走到女人身侧的椅子坐下,自然搭握上她的小手。 见钱思涵依然望着月亮,连看也未看自己一眼,男人不禁也抬眸,顺着她视线的方向望向那轮银白圆月,轻笑道:“看得那么入神,不会是看见月亮里的嫦娥仙子了吧?” 钱思涵笑笑,依然没有看他一眼,盯都月亮道:“嫦娥偷吃了后羿的仙药,飞到了月亮上去,后羿天天看着月亮上嫦娥的身影,于是每天烙一张和月亮一样圆的圆饼,然后把嫦娥的样子画上去,满怀仇恨的吃下去,你知道……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吗?” “应该是……月饼的由来!”卓烈炎还真一本正经的思考了一小会儿,认真的回答了女人的这个问题,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转性变了个人似的,以前若是有人对他提这样的问题,他一定会觉得对方的脑子有问题才会问这样的问题。 “回答错误!其实这个故事讲的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画个圈圈诅咒你’!哈哈哈……”钱思涵望着一本正经的男人,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敢戏弄我……”卓烈炎发现上了女人的当,下一秒便带着惩罚意味的单手将她的一双手桎梏,另一只手则游走在她的粉颊上,带着男人霸道的力量,高大的身影随即重新落下……

下一篇   第122章 定情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