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定情信物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22章 定情信物

空气里传来的一阵咳嗽声,打断了俩人的亲热,钱思涵面色绯红的推开了他,轻嗔道:“够了!” “我却觉得怎么也不够!涵……我爱你!”卓烈炎双手捧着她的脸,深邃幽暗的眸底盛着满满深情。 钱思涵只感觉脸颊越来越热,男人还是头一次对她说出那三个字,怦然心跳的感觉再度袭来。 “下午你送灵菲表姐回去……怎么到现在才来?”钱思涵抿着嘴,最终还是问出了口,做为一个女人,若说不介意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其它女人单独相处那话都是假的,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前任女友。 “你吃醋了?”卓烈炎眸光精亮,唇角勾勒起一缕笑意,她的反应莫名令他的心情变好,整个人神采奕奕。 “谁吃醋?我只是想……你这么长的时间都去了哪儿?不会是去灵菲表姐的公寓喝咖啡去了吧?咳……”钱思涵佯装云淡风轻的淡淡问,如果他们俩儿一下午都在一起,那真的会让人有些吃味儿。 “看看这个,是送给你的……”卓烈炎的手心突然多了一只漂亮的首饰锦盒,递向她的方向。 钱思涵微微一愣,虽然不知道这只锦盒里装的什么,便条件反射的直接道:“我……不能随便接受你的礼物。” “打开来看看,这是为你量身订做的。”卓烈炎依然是笑,对女人的拒绝视若无睹,带着他惯有的自信和霸道,就像是在告诉他,他说给她的,她就只能接受。 钱思涵对视上男人意味深长的眸光,还有唇角温暖的浅笑,犹豫数秒后,最终还是决定打开眼前的锦盒。 “哇——”钱思涵也不禁惊呼出声,她完全没有想到等着自己的竟然会是这份惊喜,锦盒里装的是一条项链,无论款式还是材质,皆和她在电脑上的那张模拟图一模一样,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实物看起来似乎更加漂亮。 七彩琉璃的外膜,为实物更增添了一份神秘感,钱思涵不得不承认,这份礼物让她爱不释手。 “喜欢吗?”卓烈炎醇厚好听的嗓音透着低笑,从女人脸上的神色也能看出她有多喜欢这份礼物。 “嗯!很喜欢……”钱思涵不能自己的连连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浅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我竟一点儿也不知道……” “若是让你知道,那便算不得惊喜了,又怎么能让你欣然接受这份定情之物呢?”卓烈炎眉锋微扬,唇角的笑容竟带着几分得意。 “定情之物?”钱思涵微微一愣,接着忍不住掩嘴笑出声来:“定情之物都是一对的,你这算哪门子的定情信物?” “谁告诉你我没有了?”卓烈炎突然一把拉开衬衣领襟,钱思涵看见里面露出一条黑金链子,和锦盒里的这条白金看上去倒是真有几分般配。 “你这……还真的算是订情信物了?”钱思涵愣愣的望着男人,只见他已自作主张的从她手中接过那条项链,绕到身后亲手戴到她的脖子上。 “从现在开始,你就正式成为了我的女人,不论生老或病死,都只能是属于我的。”男人带着磁性沙哑的迷人嗓音,在女人耳根后轻轻呢喃,双臂从身后环上她的身体,掌心搭覆在她的小腹上,动作是那么的轻柔。 “那你呢?无论生老或病死,也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吗?”钱思涵侧眸睨他一眼,俏皮一笑,玩味的反问道。 “我们都只属于对方。”卓烈炎单手勾着她的下巴,让她的侧面轮廓仰望着自己,凝对上他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璀璨的鹰眸。 …… 休息了几日,钱思涵终于再次回到了星光设计部这个团队里。 “我说钱大小姐,你这班儿上的可是比咱们任何一个人都悠闲,有点事儿就休假,咱们星光里的其它人可都没有那么好的福利……” “这段时间……因为特殊原因休假,大家辛苦了。”钱思涵客气礼貌环视一圈,也算是和所有人打了招呼。 “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该干活就干活吧。”朱嘉兰的声音传来,淡淡的,让人感觉不到有什么情绪。 这倒是让钱思涵有些意外,如果换作在以前,她休了这么长时间的假期,回来后兰姐铁定会冷嘲热讽一番,可是这次似乎有些反常。 正好,钱思涵也还有事情要找兰姐商量,她默默地与远处的方若瑶对视一眼,二人默契的点点头,那是她们之前商量好的,就当是对白灵菲的补偿。 “兰姐,我有点事情……想找您单独谈谈。”钱思涵面色显得有些尴尬,她知道自己来星光的日子不长,惹下的事儿却是一桩接一桩。 朱嘉兰略显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沉默未语,反倒是一旁的黄苑博先开口说话了:“钱思涵,你说说你……要么就是不露面,要么就是给兰姐找麻烦,从你来到咱们星光后,咱们星光就没有哪一天安宁过。” 黄苑博扬起他那娘炮的兰花指,斜睨着钱思涵,一说起话来还眉飞色舞的挑着眉毛。 钱思涵没有说话,反倒是兰姐白了他一眼,冷冷道:“关你什么事儿,一边忙活去,少说话,多干活,没看着珠宝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手里的活儿都出来了吗?” 她这话一出,黄苑博的声音瞬间嘎然而止,他手里的活儿还真没做完,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 “有什么话到会议室去说吧!”朱嘉兰的目光看似不经意的从她脖子上一扫而过,从钱思涵走进设计部的那一瞬,她就注意到了她脖子上这条别致的项链,或许这就是设计师的敏感,仅仅一眼就能看出这条项链的来历。 今天的一切似乎都太出乎意料的顺利了,钱思涵自己都不能相信,反而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进了会议室,偌大的空间只有钱思涵和兰姐俩人,兰姐面色淡色,语气却是十分客气:“坐下来聊吧!” 钱思涵又是一愣,清澈澄净的水眸闪过一抹复杂异色,酝酿了数秒缓缓开口:“朱经理,我找您是想说……我和白灵菲之间第二次设计比拼的事情。”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也正想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交设计稿,若是再晚恐怕会影响后期的打模制作样品。”朱嘉兰杏眸半眯,眸光透着一惯的凌厉,从钱思涵吱吱唔唔的言语,她似乎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我决定放弃这次的比赛,灵菲表姐的设计才能原本就胜出我,理所当然会是她在这次的比赛中获胜。”钱思涵的声音很轻很轻,不能让人感受到她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舍情结。 “你就这样放弃,难道不觉得可惜吗?况且……我从来没有觉得人的设比白小姐差,相反……我反倒觉得,你比她更有潜力。”朱嘉兰依然是面无表情,这种称赞的话从她口里说出来,还真让听不出半点称赞的味道。 钱思涵意外的瞥向她,正好对视上朱嘉兰义正言辞的目光,不等钱思涵开口,她便又开口说话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脖子上戴的这条项链,应该就是你最新这次的设计吧?” 先是一怔,不过钱思涵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比起你之前的那个设计,我认为这次的设计更加出彩,虽然你上次的设计看起来已经很棒,可我还是临时决定,要用你这次的设计去替代上次的设计图。”朱嘉兰的语气很坚定。 “上一次?朱经理……你的意思……”钱思涵杏眸里的疑色更加浓郁,兰姐这话里的意思,听着像是知道上次设计的原创其实是她,虽然这是事实,可还是让她有些想不明白。 “事情的真相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是鹤轩一直在默默地帮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一次……他对你应该是动了真情,希望你不要伤害他。” 朱嘉兰说完,在钱思涵面前留下一支笔,头也不回的率先离开了会议室。 钱思涵凝望向眼前的那只笔,竟是一支录音笔,她伸手拿起它,眸底的疑云越来越浓,刚才朱嘉兰说朱鹤轩一直在默默地帮她,这事儿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拿起录音笔,轻轻一按,里面传来的朱鹤轩和白灵菲之间的对话。 “未婚夫被抢走,和你窃取别人的设计,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儿,你不能以公济私!”这是朱鹤轩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