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干得漂亮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26章 干得漂亮

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撞见,卓夫人还真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没想到他并非不会追求女孩,只是要看他是否愿意去花心思。 再看看他送给钱思涵的这束鲜花,完美的质感和华丽包装,显然也是经过了一些心思的。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吧?和普通朋友吃个便饭用得着上六星酒店吗?这么铺张浪费……”卓夫人泛着精光的锐利眸光,从桌面上的食物缓缓移落到儿子脸上,语气听起来不免让你感觉到有几分生硬。 “妈,我再说一次,她是我要结婚的对象,是女朋友!”卓烈炎不禁皱了皱眉头,可见这番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提起。 不过卓夫人的态度也显而易见,轻蔑的瞥了钱思涵一眼,冷声道:“没有我的允许,她凭什么进我卓家的门,做我卓家的媳妇?” “妈,今天是我和思涵相识一百天纪念日,我不希望您把气氛搅和坏了,您还有朋友在等着您吧,慢走!”卓烈炎下了逐客令,他淡漠的态度不禁让卓夫人的脸色看起来更糟。 卓夫人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着贵妇的优雅仪态,突然话峰一转,语气也变得柔和下来:“烈炎,今天是你曹伯父做东请客,你是不是应该进去打声招呼,想想你刚回国的时候,人家对你的关照也是不少……” 她这话说得倒也合情合理,卓烈炎眼神里有片刻的犹豫,不过他也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虽然知道母亲是另有企图,可从理性的一面思考问题,他确实应该进去打声招呼,这是基本的礼貌。 “我进去打声招呼,不管我妈跟你说什么,你都不必理会她。”卓烈炎当着卓夫人的面,大手轻覆上钱思涵的小手,柔声交待道。 钱思涵微微怔愣数秒,灵眸闪动,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慎重凝对上男人的眼睛,重重点下头。 一旁的卓夫人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哪有儿子当着外人的面,这样驳老妈面子的,她这个儿子还真是不给她留情面。 “妈,你别动她。你知道我说过的……不是玩笑话!”卓烈炎的目光再凝向卓夫人,压低嗓音意味深长的道。 卓夫人原本就是要支走儿子,对于卓烈炎的警告,她心里还是咯噔一下,都说儿子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可是她这儿子还没娶媳妇呢,就已经全然不将她这个做娘的放在眼里了。 卓烈炎迈着大步流星的步伐渐行渐远,钱思涵的目光缓缓对视上卓夫人的眼睛,虽然对方的目光很犀利,可是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而且刚才卓烈炎当着妇人的面如此维护她,她看在眼里感动在心,只能用行动来证明,其实她也一样会努力维护这段感情。 “钱小姐,你知道烈炎现在要去见的人是谁吗?”卓夫人不请自坐,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钱思涵凝对着妇人意味深长的眸光,面色淡然自若,莞尔一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些和我都没有关系。” 她的回答不禁令卓夫人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色,直勾勾的盯着钱思涵的小脸,半响没有说话,反倒是钱思涵抬手,叫来了服务生:“帮忙给这位夫人倒杯水,谢谢!” 见钱思涵面对自己的攻势,这回不仅没有慌乱,反倒一副有条不紊,沉着应对的架势,卓夫人眼底的眸光愈加深邃。 “钱小姐,如果你真的爱烈炎,就应该为他的前程着想,卓曹两家若是能够联姻,只会让双方的事业都变得越来越好。”卓夫人决定改变策略。 “伯母,您是烈炎的母亲,难道您的心里从来就只有事业吗?家族联姻所带来的也不过是经济上的丰盈,您有考虑过他的幸福吗?”钱思涵同样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幸福?你懂什么是幸福,只有经济上越来越强大,想要什么得不到?”卓夫人冷哼一声,反问:“你又能为他做什么?除了当花瓶,什么也不会……说吧!你到底要多少钱才愿意了开烈炎,开个价吧!” “伯母,我不是花瓶,我有自己的工作,我也可以养活自己,我和烈炎在一起是因为爱情,不是因为金钱。还有您刚才的话里有一句我不能认同,您说只要经济变得越来越强大,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那我问您……卓氏还不够有钱吗?为什么一定还要更多更多的钱,真的拥有越多的钱,就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吗?” 钱思涵的语速很慢,面色肃然,眸光毫无惧意的迎对上妇人的视线,接着道:“那我敢问伯母,像您这样的身份地位,拥有如此富足的身家,您最想要的是什么?您又得到了吗?” “你……放肆!”卓夫人一拍桌案,突然情绪激动的站起身来。 钱思涵闭了嘴,她知道自己的话应该是点到了妇人的痛处,否则她的情绪也不会如此激动,不过钱思涵并不后悔自己说过的话,她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至少能够清楚的让妇人意识到,她刚才所说的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 “你到底都听说了些什么?竟敢在我面前胡言乱语,钱思涵,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害死我一个儿子,还想夺走我仅剩的另一个儿子,我绝不会容许你得逞。”卓夫人扶在餐桌上的手微微颤抖,可见她内心激动的情绪。 “伯母,我并没有想夺走您的儿子,相反,我还会给卓家添上一位孙子。希望您能接受我和烈炎的感情……”钱思涵见妇人的情绪有些失控了,一咬牙,干脆说出实情,希望她已经怀孕的事实能够让卓夫人回心转意。 闻言,卓夫人整个人瞬间石化,这个消息对于她而言确实很意外,怔愣当场,半响说不出话来,目光顺着望向钱思涵平坦的小腹,现在还看不出来。 “你以为……随便编个怀孕的借口,就可以成功坐在我们卓家少奶奶的位置,我可不是这么好哄的。”卓夫人的语气显然有些底气不足,她并不能确定钱思涵的肚子里到底有没有货。 “信不信随你,医院里的检查记录,我相信伯母应该都有办法可以调查得到。”钱思涵云淡风轻的淡淡道。 就在这时,卓烈炎的身影出现,正朝着她们的方向走来,钱思涵顺着望去,只见他身后紧跟着一位女孩,一袭淡紫色轻纱礼裙,皮肤白白嫩嫩,吹弹可破,看起来有几分仙气。 “妈,曹伯父问您怎么还不进去……宝贝儿,吃饱了我们也该走了。”卓烈炎上前,当着众人的面牵上钱思涵的手,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又让钱思涵感到一阵窝心,与男人对视一眼,默契微笑。 眼前的画面映入卓夫人眼底,脸上的神色错综复杂的变化,而跟在卓烈炎身后出来的女孩,在看见卓烈炎和钱思涵的亲热举动时,漂亮的杏眸深处也划过一抹复杂异色。 “烈炎哥,这位是……”曹紫月试探的语气轻声问。 “他的普通朋友。” “我女朋友。” 卓夫人和卓烈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只是答案各异,母子俩对视一眼,眸光里尽显对对方的不满意。 曹紫月也有些懵了,看看卓烈炎,再看看卓夫人,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好听的声音传来:“我是烈炎的女朋友。” 说话的人是钱思涵,她觉得在这个时候她应该站出来说句话,一来是证明自己的身份,二来也算是声援男友。 她的回答让曹紫月的杏眸划过一抹失落,却迎来了卓烈炎一记赞赏的微笑,卓夫人蹙了蹙眉头,像是有什么话想对儿子说,却欲言又止,最后将目光望向曹紫月:“月月,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一会儿进去伯母再和你说。” 曹紫月面露疑色,显然是觉得事情都摆在眼前了,伯母还要和她说什么? “紫月,谢谢你送我出来,天色不早了,我还要送思涵回家,再见!”卓烈炎礼貌微笑,看似客气熟络,却又让人有种拒之千里的距离感。 “再……再见!”曹紫月有些失望的望着心仪的男人揽着另一个女人,一手捧着硕大的鲜花,渐渐走出自己的视线。 …… 背转过身体走了没多远,钱思涵便侧眸偷睨向男人脸上的表情,只见他唇角噙笑,心情不错,气色看起来比手中的鲜花还要抢眼。 “刚才……你是故意让曹小姐送你出来的?”钱思涵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让她自己亲眼看到,比我对她说什么都有效,而且……这也是最不伤人的一种方式。”卓烈炎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 钱思涵倒是有些惊诧意外,没想到这男人竟然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她不得不承认,他选择的方法确实不错。 “干得漂亮!”钱思涵抿嘴微笑,俏皮的冲着男人眨巴两下眼睛。 “倒是你刚才的表现,让我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