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宝贝儿,你误会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29章 宝贝儿,你误会了!

钱思涵的手机誓不罢休的又响了起来,她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旁边的方若瑶已经意味深长的提醒着幽幽道:“这男人啊……偶尔还是应该冷一冷,特别是像你家那位卓先生,平日里趾高气昂惯了,再不压压他那臭脾气,往后的日子……你就等着做受气包吧!” “我说方若瑶同学,你是存心故意惹我生气对不对?我现在可是孕妇,你到底还有没有爱心……”钱思涵没好气的赏了她一记白眼,本来心情就受到了影响,那丫头还故意火上浇油。 “这也是跟你学的……”方若瑶不怒反笑,看着好友也同样为情所困,竟让她原本郁结的心情突然好转。 钱思涵见她冲着自己坏笑着眨巴眼睛,也忍不住笑了。 …… S市国际机场,钱思涵和方若瑶也算在最后五分钟匆匆忙忙赶到。 “不好意思,塞车!”方若瑶一边喘气儿,一面冲着同事们解释。 “准备登机吧!”低沉的男声传来,钱思涵和方若瑶才注意到,这次与设计部同行的还有一位意外之客,也是他们的大BOSS朱鹤轩。 “灵菲姐怎么没来?”钱思涵很快便注意到,整个设计部的同事都到齐了,唯独缺了一个白灵菲,她记得自己昨天晚上还特意打电话通知过她公司组织旅行事情,时间和集合地点都说得清清楚楚。 “她给兰姐打过电话,说身体不适放弃这次的旅行。”朱鹤轩的回答声传来,他就走在钱思涵的正前方,虽然回答了她的问题,却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与钱思涵并肩而行的方若瑶,悄悄拽了一把她的胳膊,暗暗使了个眼色,只是钱思涵压根儿就没有看出来,她那眼色到底是要给自己什么暗示! “干嘛?”钱思涵压低嗓音反问。 方若瑶却是白了她一眼,撸嘴点了点男人的后背,挤眉弄眼,却仍是一个字也没说,钱思涵无奈的赏了她一记白眼,清冷道:“大小姐,麻烦你说人语,我可没功夫去揣摩你的心思!” 方若瑶也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这才拉着她的胳膊,将小嘴凑到钱思涵耳边:“他今天好反常,从头到尾连看也没看过你一眼……” 钱思涵没有应答,其实不用方若瑶说,她自己也早就感觉到了,都说女人天生第六感就是极其敏锐的,从刚才在机场见面开始,她就发现朱鹤轩有些刻意的在回避与她眼神交流,虽然她刚才问话他有回答,可也是背对着她的方向。 “大家排好队,拿出证件换登机牌,一会儿把行李拖运后,就直接进安检。”兰姐的声音传来,人群里陈依晴的声音立马便回应道—— “兰姐,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要去哪里了吗?这么神秘……” “一会儿拿到登机牌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兰姐笑笑,难得看见她的心情这么好。 耐心的等待后,大家终于拿到了登机牌,清楚看见上面写着爱琴海。 “我们这是要去爱琴海吗?”钱思涵望着登机牌上面写的目的地,微微怔愣,这时曾经是她一直向往却没有去过的地方,因为被誉为情侣的天堂,所以她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去的时候,是和心爱的伴侣一同前往。 没想到,她的第一次爱琴海竟来得如此的戏剧性,不过……那里不都是情侣结婚或者蜜月才会去的地方吗?公司组织旅行怎么会选择那儿,确实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这么美的地方,可惜却是独身一人……”方若瑶的喃喃自语声传来,让钱思涵忍不住回头凝她一眼,看来内心有这种想法的还真的不止她一个,再看看其他同事,脸上皆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失落,单身狗真的伤不起啊! “怎么偏偏选了爱琴海?其它地方不也都挺好吗?”黄苑博的抱怨声传来,没有女朋友的他看着这张登机牌,心情也倏地受到了影响。 “黄毛,其实你换个角度想想,这么浪漫的地方,又怎么坐没有艳遇呢?有一种幸福……是那些成双成对前往爱琴海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我这样说,你们懂的!”陈依晴倒是自信满满,方才眼底流露的失落早就烟消云散,不过所有人都注意到,她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直勾勾注视着朱鹤轩的,那眼神仿若贪婪的野兽,瞄准了自己的早就心水的猎物。 “还是妖精想得开,不过我倒是无所谓……”柳萱的声音传来,一副悠然自得的惬意模样。 大家相继将行李拖运后,便陆续进了安检,刚过了安检,钱思涵的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还是卓烈炎,这男人昨天晚上打了好些个骚扰电话给她,她手机关机,他又拨打她房间里的座机,最后她只能将电话拿起来放在一边,才得以安宁。 “我现在在机场,你在哪儿?我过来找你……”卓烈炎气息不稳,呼吸透着轻喘,不难让人感觉到他是马不停蹄,一路奔波而来。 “有事儿?如果有话就直说,我马上就要登机了……”钱思涵语气清冷,脚下的步伐却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许多。 “登机?你已经过了安检?”卓烈炎磁性醇厚的嗓音不禁提高了几分,显然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 “我昨天不是就已经告诉过你了吗?今天公司组织旅行。”钱思涵淡淡道。 “去哪儿?”卓烈炎低冷反。 “爱琴海。”钱思涵回答。 “爱琴海?公司组织旅行为什么要去海琴海?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有哪些人?朱鹤轩是不是也在其中?”卓烈炎的声音虽然不算高昂,却明显带着怒气。 钱思涵保持沉默,因为男人问题的出发点就有问题,他的想法太偏激,对于这样的问题,她不想回答,所以保持沉默。 “为什么不说话?我明白了……昨天你吱吱唔唔,不肯说哪些人参加,也不肯说地点,其实就是因为你心里有鬼。”卓烈炎自个儿说着说着,脾气见长,原本低沉的嗓音近乎低吼。 钱思涵依然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让我猜中了对不对?”卓烈炎的语气咄咄逼人。 “如果没有其它事儿,那我就挂了。”钱思涵清冷的嗓音缓缓逸来,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淡然。 她这话一出,原本怒火中烧的男人瞬间也安静下来。 “等等——” 卓烈炎果断出声,他发现面对这个女人,他好像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忍耐低头。 “卓先生还有什么事儿?”钱思涵冷冷反问,对他的称谓也在瞬间变得疏冷。 “宝贝儿,你生气了?”卓烈炎这会儿好像又变得理智清醒了,语调一点点变得柔软下来。 “……”钱思涵不吭声,也算是默认了他的猜测。 “宝贝儿,我不是要干涉你参加集体活动,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会吃不消。”卓烈炎在瞬间决定了改变战术,和这女人来硬的,到头来他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女人天生就是水做的,看来他只能以柔制柔,动之以情。 “可是刚才你却不是那么说的,你的言外之意已经说得很清楚,觉得我是故意背着你和朱鹤轩一起去旅行。”钱思涵的语气依然很冷漠。 “不不不,你误会了,活动是公司组织的,我怎么会怀疑你呢?我只是觉得……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而不是隐瞒。”卓烈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道,唯恐一个不小心,这女人就挂了他的电话。 “我没有隐瞒过你什么,公司旅行的事情是昨天才通知的,地点和具体人员都保密,直到今天早上机场集合拿到登机牌大家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要去爱琴海。这样也算是隐瞒吗?”钱思涵低冷的叙述完整件事情,轻哼一声,淡淡丢下一句:“卓先生,我的同事们已经登机了,我也要进去了,再见!” 她的话说完,挂了电话毫不犹豫的进了登机口。 …… 公司这次还真是花了大价钱,飞机也订的是头等舱的位置,待遇看起来很不错。 钱思涵按着位置坐下,她左边的位置还空着,右边是方若瑶,那丫头此刻正躺在椅榻上发呆,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你总算上来了,刚才看你在后面接电话,不会又是你家那个难缠的卓先生吧!”方若瑶的话虽是调侃,却又让人感觉到一股子漫不经心,有些无精打采。 “怎么?想杨明皓了?”钱思涵不答反问,同窗数载,仅从脸上的表情,她便能够猜出几分好友的心思。 “从晚天晚上到现在,他打了59通电话,我刚才把电话关机了。”方若瑶撇撇小嘴,回想起男人的‘无理取闹’那四个字,心里依然是耿耿于怀。 “那你也得给人家发个简讯吧,否则失踪超过48小时,他若是报警了,你可就给自己找上麻烦了。”钱思涵意味深长的幽幽道,她的话也在瞬间提醒了方若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