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邱弘文的眸光深处,流露出毫不遮掩的失落神色。 卓烈炎上前一步,潇洒自然且不失霸气的轻揽上钱思涵的肩膀,狭眸半眯,泛着耐着寻味的精锐光芒,直勾勾的望向邱弘文,虽然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已经有了女伴,可是他依然能够人清楚的嗅出他对钱思涵有意思。 “我们的婚期定在半个月后,既然是思涵的朋友,到时候别忘了来喝杯喜酒……”卓烈炎看似礼貌,唇角噙着浅笑,凝盯着对方的脸。 邱弘文面对他突如其来的邀请,先是微微一怔,再反应过来反露尴尬,极不自然的连声应道:“一定,一定……” “逛了半天思涵也该累了,你也知道孕妇不能太辛苦,我们就先走一步……”卓烈炎唇角的笑容无限扩大,连同深邃幽暗的眸底深处,也一并漾起笑纹涟漪。 钱思涵看在眼底,深深地感觉到了来自男人骨子里的邪恶用意,不过当着邱弘文的面也不好发作。 卓烈炎的话说完,压根儿就不等对方的回答,便霸道十足的搂着钱思涵掉头离去。 “你放开我。”钱思涵压低嗓音轻嗔道,她什么时候跟他和好如初了?他已经全然一副男主角的得瑟模样。 “不放。”男人依然紧搂着她的肩,另一只大手同时轻轻握上她的小手。 “你……未免也太厚颜无耻了。”钱思涵憋得小脸通红,虽然想一把推开他,却又担心身后的邱弘文仍然还目视着他们的背影。 “随你怎么说,只要你高兴就好。”卓烈炎的语的气明显松了下来,只要这女人别和他闹脾气,她说什么都好。 见他不与自己争辩,钱思涵反倒没话可说了,撅起小嘴显得有些不悦。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钱思涵被男人强拽着上了车。 “刚才不是说过,孕妇不适宜劳累,先回酒店休息,下午再带你出去转转。”卓烈炎不论在任何时间和地点,似乎永远都能主宰一切,全然没有需要适应陌生环境的感觉,瞬间就驾轻就熟的操控了一切。 “你知道我住在哪儿?”钱思涵微微一愣,这男人不会真的连她住的地方都摸清楚了吧?就算是请了私家侦探,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呀! “你住在哪儿自然是瞒不过我,不过……我们现在要去的……是我住的酒店,你的行李我已经请人过去取来了。”卓烈炎一副理所当然模样。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的眼睛不禁睁得更大了,完全不能置信,可是男人的话听起来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 卓烈炎入住的酒店就在爱琴海边,蔚蓝的大海与天空浑然一体,简直让人分不清哪个是天,哪个是海,美得如同一幅油彩画。 “卓先生,这位先生说他是钱小姐的私人管家,必须跟着你一起前来。” 替钱思涵取回行李箱的服务生,恭敬上前向卓烈炎汇报了情况,也让男人的视线顺着落到了那位管家身上,幽幽道:“那就随这位先生的意思便了,给他安排一个房间。” “钱小姐有什么事情请随时吩咐。”管家恭敬有礼的向钱思涵道,言谈举止均透露出优雅的素养,可见不像是一般的佣人。 “我明白的,谢谢你。”钱思涵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管家竟然如此负责,就算是她搬离了那间酒占,他也会一直“守护”着她。 卓烈炎其实并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不过从他无意间流露的举止,心里也是暗暗有谱。 卓烈炎入住的套房很大,钱思涵走进去发现,这间房正是面朝大海,观景位置极佳,既不必出门遭受强烈日晒,坐在凉爽的空调房里就可以欣赏到美景。 “看起来你好像对这里很熟,以前来过爱琴海?”钱思涵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便脱口问了出来,可莫名心口却是发紧,只要一想到他来过这儿,她就忍不住会去联想,他到底是和什么人一起来的。 换作普通正常人的思维,是绝不可能独自一人跑到爱琴海来度假,除非是和自己心爱的另一半。 “第一次来这儿,不过在来之前倒是花了不少时间做攻略,想知道……是为什么吗?”卓烈炎突然上前,从身后轻轻环抱上她的身体。 钱思涵身体微僵,正要挣扎,小手却突然被男人握住,卓烈炎握着她的手,指尖轻挠她的手指根部,在她的手心上画圈圈,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手心里轻轻细划,大掌不时收紧一下,再又从她手心指根往下蔓延,一圈一圈,一直到腕内横纹上…… 奇异的电流瞬间袭来,钱思涵只觉得全身每一个细小毛孔全都扩张开,血液逆流,直冲向脑门。 不等女人的回答,那道醇厚好听的磁性嗓音,再度幽幽从她耳畔逸入:“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女人,你也真够闹人的,这会儿气总该消了吧!” 温温热气钻入耳根,像万千条虫蚁爬过,挠得钱思涵心里痒痒的。 “明明是你自己蛮不讲理……”钱思涵轻嗔着赏了男人一记白眼,听他的意思反倒有点儿表功劳的感觉,就像错的人是她,而他则是那个好耐性好脾气宠着她的男人。 “我承认……当时得知你是和朱鹤轩一起去爱琴海,整个脑子都乱了,宝贝儿,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卓烈炎低俯着头,乌黑的发丝一并埋进她的脖子里,带着急促的呼吸,点点洒落在她细腻的肌肤上。 钱思涵只觉得发烫的脸颊几近快要燃烧起来,男人毫不遮掩的欲望传入她的耳朵里:“宝贝儿……” “别碰我……”钱思涵轻嗔出声,身体的力量却在男人指尖的撩拨下,一点点失去…… “我会温柔的,宝贝儿。” 男人愈加沙嘎的性感嗓音越来越低沉,他眼底的女人,如同一株清水中长出的白莲,安静绽放、吐香,美得不可方物。 蔚蓝地中海的怀抱,润情细无声,卓烈炎迫不及待的将女人扑倒在柔软厚料的地毯上,隔着一道门的卧室床榻,此刻在他眼里也变得遥远…… …… 云雨过后,空气里依然弥漾着暧昧的气流,钱思涵瘫软无力的窝在男人的怀里,轻声喘息。 眸光不经意瞥间,钱思涵注意到男人简小的行李箱还扔在墙角里,不难让人判断出他进屋压根儿就没来得及收拾,便去寻到了她。 “为什么突然跑来爱琴海找我?不信任我?怕我跟你人家飞了吗?”钱思涵的手指在男人胸口轻划,幽幽反问。 “你看我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男人嘴角漾着满足浅笑,时隔好久,再次品尝她的甜美味道,只觉得整个人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像!”钱思涵斩钉截铁的一口道。 她的回答换来的却是男人爽朗低沉的得意笑声,卓烈炎抬指,轻轻从女人鼻尖划过,笑谑道:“你就是……那就是!” “一个大男人,心眼这么小,以后干脆叫你醋坛子好了!”钱思涵轻嗔着拍落他的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不过,这一切看在男人眼里,全都是女孩家撒娇的模样,更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爱。 卓烈炎环抱着女人的大手不由收紧了些,身体微侧,胳膊肘儿支撑着厚实的地毯,由上俯望向她,意味深长的幽幽道:“知道你未来的老公是醋坛子,以后最好就要记得和其他男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什么算一定距离?”钱思涵水眸划过一道戏谑,盯着他的眼睛反问道。 卓烈炎的目光没有回避,盯着她的小脸凝思数秒,这才幽幽缓缓的道:“至少三米以上的距离。” “三米以上?卓先生,你没发烧吧?”钱思涵顽皮的抬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轻笑着接着道:“若是走在拥挤的马路上,谁能保证和身边的男人个个都保持着三米以上的距离?” “那就不要去拥挤的地方。”卓烈炎几乎连想也未想,便一口回应了她的问题,果然是一如继往的卓氏霸道风格。 钱思涵实在忍不住翻他一记白眼,冷声道:“你若是再无理取闹,我可就真不理你了。” 卓烈炎眉心微蹙,虽然还想以理据争,不过他也知道,对于女人这种生物,和她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所以为了不让到了口的鸭子飞走,他还是识趣点的好。 “那咱们换个话题。”卓烈炎冲着女人暧昧一笑,嗓音压得更低了些:“宝贝儿,我还想……” “卓烈炎,你不会打算接下来的几天就在房间里度过吧?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本小姐可不奉陪。”钱思涵瞬间红了脸,这男人还真是欲求不满,刚才折腾了那么久,竟然还想…… 卓烈炎不肯罢休,甚至带着几分耍赖,环抱着她的腰不松开,并强词夺理:“宝贝儿,孕妇最重要的就要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