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她爱上了别人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37章 她爱上了别人

“思涵,卓烈炎接你的电话了吗?”方若瑶不答反问,肃然凝重的语气不禁让钱思涵挂在唇角的笑意点点褪去。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还是说……你知道了什么事?”钱思涵敏锐的注意到了好友的异常,心口一紧,语气却出乎意料的平静。 “思涵,有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方若瑶的声音透着微微的颤。 钱思涵的一颗心开始上下打鼓,虽然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直觉却能感觉到一定是件大事儿。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若瑶,你倒是快说呀!”钱思涵咽了咽喉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云枫他……回来了!”方若瑶的话一出,着实让钱思涵的三魂六魄都飞走了,整个人完全回不过神来。 半响没有听见钱思涵的声音,方若瑶急切又紧张的嗓音再度传来:“思涵,你……还好吧?” “什么时候的事儿?”钱思涵终于找回了自己游了的思想,云枫还活着,这个消息传来她应该高兴才是,这不是一直都是她向上苍祈祷的奇迹吗? “就在昨天,明皓还没来得及告诉我,他没想到我今天突然就回国了。”方若瑶轻声解释,心里却依然担心着钱思涵—— “思涵,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钱思涵发现这个时候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呆呆傻傻的反问。 “你和卓烈炎的婚期……还会如期举行吗?你也知道云枫他一直深爱着你,现在也依然如此。” 方若瑶知道这个时候提这些,无疑只会让好友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可是她却又不能不提,因为不论钱思涵是否愿意面对,这些事情现在就摆在她的眼前,是她必须面对的现实。 “我……和云枫……不可能了!”钱思涵的话说得很艰难,却也是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她和卓云枫之间错过了太多,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她的心已经不知不觉全都被另一个男人占据,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再容纳其他人。 “你……已经决定了?”方若瑶知道好友的内心此刻一定经历着莫大的前煎熬,不过她一直相信钱思涵的情商,她应该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并不确定炎心里的想法是否也和我一样。”钱思涵的声音越来越低,因为她此刻再联想起这些天来一直都联系不上卓烈炎,结合方若瑶现在带来的消息,显然男人的内心世界是她所捉摸不透的,也许他的决定会……和她有所不同。 “云枫他说……想见你!”方若瑶突然又传来一声:“你……准备好了吗?” 她的话不禁让钱思涵微微一愣,哪怕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知道他依然安好,便觉是晴天。 “当然要见,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钱思涵的声音轻轻柔柔,她也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几个月来云枫到底去了哪儿?为什么音讯全无,如果没有经过这一切,他们的命运或许又时截然不同的。 “那我就先帮你应下来,明天再让他自己亲自和你联系。”方若瑶点头,没有钱思涵的应允,她还真不敢私自将对方的手机号给卓云枫。 电话是什么时候收线的,钱思涵竟也浑然不觉,整个人完全陷入放空游离的状态,脑子里其实完全是一片空白。 手机传来的振感铃声,才让她猛地回过神来,看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整个人不禁都清醒了,等了两天,这个男人终于肯回复她的电话了,想必思考了这么久,他的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案。 “你终于肯回我电话了?”钱思涵清冷的嗓音淡淡逸出。 电话另一端传来的依旧是沉默,空气仿若在此刻也凝固了似的,许久的安静后,男人沙哑沧桑的嗓音传来:“云枫回来了!” “我已经听说了,他……约我明天见面!”钱思涵的回答依旧很轻很轻,不过全身的毛孔却都不由自主的张开,感受电话另一端男人的反应。 “他依然爱着你。”卓烈炎的声音更显低沉,语速很慢很慢,似在酝酿着接下来的要说的话。 “可是……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这事儿你告诉云枫了吗?”钱思涵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往头顶方向逆流,虽然男人还没有说出他内心的答案,可是她却已经明显感受到了什么。 “婚礼取消!”卓烈炎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或许这个答案就是他经过这两天的思考后得出来的结果。 虽然心里已经猜测到了这样的结局,而且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钱思涵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股钻心的痛楚,他说……要取消婚礼! 之前的种种温馨浪漫,种种体贴入微,在这四个字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钱思涵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很挫败,她的答案是不离不弃,他的答案却并非生死相依,而是决绝的分手。 “可是……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钱思涵也说不清自己内心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许是不甘心,或许是舍不得,或许是还想为了爱做最后一次努力的挣扎。 “打掉它,然后……和云枫好好在一起。”卓烈炎的回答依然没有片刻的犹豫,显然这两天的时间,他把一切后果都已经考虑到了。 他让她打掉他们的孩子,这句话如同一盆冰冷的凉水从头顶浇下,也让钱思涵的头脑在瞬间变得清醒,他对她和孩子竟然人没有半分的留恋,这让她不禁怀疑起他以前那些信誓旦旦的山盟海誓到底是不是真的? “卓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们之间就到此结束,感谢你给我的人生上了如此生动的一课,我会记住的!”钱思涵狠狠咽了咽喉咙,这个男人确实够狠心,一如最初她认识的那般,她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电话收了线,钱思涵的眼泪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再也忍不住,无法自抑的流下来,小手轻轻抚上还不明显的小腹,想到她可怜的宝宝还未出生,便已经遭遇到生命的否决,心不由得就更痛了。 “宝宝,妈妈不会放弃你的,哪怕是全世界都放弃了你,妈妈也不会放弃你的。”钱思涵轻声喃,这话像是说给孩子听的,却更像是说给她自己。 …… 红尘岁月,一树嫣然。 世人都祈求圆满,钱思涵却只能劝慰自己,有时候缺憾也是一种美丽,凡事不可强求,随性淡然的心性更能让人获得心灵的安宁与快乐,如同绽放在枝头的嫣然。 卓烈炎放弃了她和孩子,她也决定放弃这个男人,如果一个男人能够松手,只能说明他爱得不够。 环境优雅的咖啡厅里,钱思涵一袭白裙,素雅清新,如同绽放的白兰,安静的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等着她今天要见的人。 当一道削瘦欣长的身影渐渐迎来,卓云枫的出现如同一缕阳光般耀眼夺目,依然是那张帅气逼人的脸庞,依然是滋润着青春阳光的笑容,他正一步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思涵,我听说你去爱琴海工作刚刚回来……”卓云枫的声音如同三月春风拂面,令人感到无比温暖舒适,娴熟的口吻就像他从来不曾离开过似的,那么的流畅,那么的自然。 “是啊,好久不见。云枫……这几个月你到底去了哪儿?”钱思涵看着他在自己对面位置坐下,深邃的眸光一直盯着她,眨也不眨,眸底深处藏着幽幽眷恋,似要将她这张脸深深印烙进脑海里似的。 “那天潜水遇到急流撞上了礁石,整个人晕了过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小镇,是一对渔夫夫妇救了我,不过……我因为头部受到剧烈撞碰造成短暂失忆,所以……这几个月来才会全然无联系,让你们担心了,真的很抱歉。”卓云枫依然盯着她的脸,大手却在不知不觉中靠近她的柔荑,轻轻覆上他的小手。 “云枫,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我希望……你能够明白。”钱思涵眸底的神色错综复杂的变化着,即使是真的和卓烈炎之前结束了,她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让自己重新进入另一段恋情。 卓云枫眸底划过一抹疑色,其实当他再出现众人面前时,除了亲朋眼底的惊喜,他还隐隐感受到了另一种情愫,一种令他心生疑惑,隐感受到不安的情愫,他暂时还没弄明白究竟是什么。 “思涵,你怎么了?是因为我离开的时间太长,你……爱上了其他人?”卓云枫也是个心思极其细腻的男人,从钱思涵所呈现出的反应,他能够感受到背后极其可能的隐情。 钱思涵低垂眼睑沉思数秒,缓缓抬头,对视上卓云枫的眼睛:“云枫,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确实爱上了别人。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