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情深缘浅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42章 情深缘浅

她的质问不禁让卓烈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黑,男人薄唇微抿,低垂眼睑想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她的话:“你骂得对!我会找个恰当的时间,和云枫好好谈一次。” “要不要和云枫谈,那是你们的家务事儿,和我没有关系,我只希望从今往后卓先生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还有我的家人。”钱思涵淡淡说完这句,倏地起身:“爸,妈,我吃饱了,先去公司。” 看着钱思涵语气清冷,态度淡漠,让人感受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钱思涵前脚走,卓烈炎后脚便跟了出去,钱佰力和白玉兰的目光也随着他们的背影移动,直至最后消失在大门外。 …… 钱思涵前脚还未迈出院门,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强劲的利风袭来,卓烈炎上前一把拽住她的胳膊。 “涵儿,我们单独谈谈。”卓烈炎瞥了一眼停在钱家别墅外的车,示意她坐上去。 去被钱思涵一口拒绝了:“对不起,卓先生,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也知道是自己在处理感情的问题上少了一些果断,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尴尬的局面。请你再相信我一次,给我一点时间。”卓烈炎眉心紧锁,一向极其注重外在形象的他,昨夜竟然就和衣在路边睡了一宿,就只为了今早第一时间能够出现在钱家,向钱佰力夫妇道歉,以及获得钱思涵的原谅。 钱思涵被他拦住了去路,无法避免的迎对上男人的眸光,她干脆也不躲不逃了,凌厉的水眸直勾勾的对视上男人的眼睛,清冷出声:“等你先向云枫将事情的原委交待清楚后,再来找我吧!” 她这句话果然有相当的震慑力,顿时让卓烈炎握在她臂上的手掌松开了来,镌刻俊颜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表情,瞬间黯淡下去。 他脸上的表情,清楚落入钱思涵的眼底,再狠决的男人也会有他的软肋,而卓烈炎的软肋就是云枫,他害怕伤害云枫,他至亲至爱的弟弟。 可是他又何曾考虑过,他舍不得伤害云枫的同时,却深深的伤害了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这儿,钱思涵的唇角逸入一抹冷魅自嘲的笑意,轻轻抬手,不留痕迹的推开了失神的男人,就在她头也不回朝前走的时候,熟悉醇厚的低沉嗓音从身后传来—— “我会的。我会亲口告诉云枫这一切,告诉他我是真心爱你的,希望他能理解并成全我们。” 钱思涵悬在空中的脚僵滞数秒后才缓缓落下,没有回头,什么话也没有留下,迈步离开。 …… 平静的两天过去了,这天上班刚进设计部的门,钱思涵就看见方若瑶冲着自己招手。 “一大清早鬼鬼祟祟的,你想说什么?”钱思涵不疾不缓的走到她面前,却被方若瑶拉到墙角。 “昨天晚上……云枫去找明皓,二人在房间里呆了一宿,早上的时候……我看见云枫的眼睛红红肿肿的,好像是哭过。是不是你?”方若瑶脸上的神色显得错综复杂,都是大学同窗,曾经一起共度了那么多单纯快乐的时光,没想到事过境迁,后面竟会发生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我?我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云枫了……”钱思涵先是一怔,不过很快便意识到对方的意思,方若瑶应该是想问,是不是她又惹得云枫伤心难过了。 不过,刚回答完方若瑶的话,钱思涵的脑子里便闪过一张面孔,眸底划过一抹异色,喃喃道:“难道是他……” “你说的是谁?”方若瑶秀眉紧蹙,惹得云枫难过也就罢了,可偏偏这卓云枫的心情会直接影响到杨明皓,他陪了卓云枫一宿,今天还得上班工作,若是这个持续下去,就算是铁打的汉子怕是也撑不住呀! “我想……应该是卓烈炎都和他说了。”钱思涵重重吐了口长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如释重负,或许也只有一切真相了,她在云枫面前才不用遮掩,他也能明白她真正的心境。 时过境迁,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钱思涵,面对卓云枫时,她会愧疚,也是打从心底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值得拥有更美好的一切。 “啊?!”方若瑶睁大眼睛张大嘴,难怪她会觉得杨明皓今早看起来也是怪怪的。 其实在前面大家都默契的隐瞒了一切,自以为是为了云枫好,其实每个人的心头都因此而压负着一座小山似的愧疚感,特别是杨明皓,他既是云枫最好的朋友,又深知一切真相,向朋友隐瞒的感觉令他并不好受,他这段时间也因此而郁郁寡欢。 “若瑶,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云枫,所以……请你帮我转告杨明皓,希望他能在这段特殊的日子,多抽点时间陪陪云枫,劝劝他。”钱思涵的语气也变得沉重不堪。 “劝是肯定会劝,只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旁观者可以帮得上忙的。我说的……这是实话。”方若瑶点点头,却是无奈的长叹口气。 钱思涵没有再说话,手机传来简讯声,她拿出来看了看,水眸凝向方若瑶:“是云枫!” 方若瑶微怔,也看着钱思涵,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一切尽在无言中。 …… 夜风习习,钱思涵和卓云枫安静的吃完了这顿饭,一起漫步走在林荫小道上。 “思涵,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卓云枫突然停下脚步,侧转身体面对着她。 钱思涵微微一愣,倒是没有想到他还会再提这事儿,凝盯着他的眼睛安静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轻缓开口:“云枫,我们之间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这个道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卓云枫的眼神深处闪过失落黯然,依然注视着她的小脸,再问:“你……爱上我哥了,是吗?” 他清楚看见,一直轻淡如水的钱思涵,在听见他这个问题时身体倏然变得僵直,明显的生理反应是骗不了人的。 “云枫,我……”钱思涵欲言又止,想回答,却似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思涵,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卓云枫的眼底虽然闪烁着痛色,不过却也是肯定的。 钱思涵似乎也无话可说了,她不知道卓云枫所知道的答案到底是什么,但她却能感觉到,就在这短短瞬间,对方心里也已经有了决定。 “思涵,如果你真的爱我哥,就和他在一起吧!我会衷心的祝你们幸福……”卓云枫咽了咽喉咙,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迸出这句话。 “云枫,我……只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遇到属于你的那个女孩。”钱思涵的声音听起来也很艰难。 面对她的祝福,卓云枫只是安静的笑了笑,俊美的容颜依旧是那么的阳光灿烂,只让人觉得整个天空都被他的笑脸照亮了。 “这个……是送给你的。”卓云枫突然握上她的手,将一粒什么东西放入她的掌心,然后再将她松开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并拢。 当他的手松开时,钱思涵也将手指再度松开,只见她的手心里安静地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紫珍珠,约摸有大拇指那么大,就算她再不识货也能知道,像这样的珍珠应该算得上极品来着。 “这是我那次潜水的时候发现的,一眼看着就觉得它适合你,上次见面太匆忙忘了带上,今天特意带来送给你。”卓云枫的声音很轻很轻:“或许……是我们有缘无份,一切冥冥之中的安排,注定了你我情深缘浅,我只希望这一生你都能记得,有个男孩曾经爱过你。” 他的话说着说着,眼眶已经湿润了,而钱思涵的眼泪,更似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望着掌心里的这颗紫珍珠,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言词来表达自己的心境,或许这一刻的情感,只能从眼神里流露,让你用心去品味意会。 “云枫……” “嫁给我哥吧!他是真心爱你的……”卓云枫的唇角缓缓上扬,勾起一抹暖暖笑意,与眼底噙着泪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钱思涵没有给他回答,又或者这一刻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哪怕是卓云枫已经放下了这段感情,她和卓烈炎之间的问题又岂止这么简单。 最后,卓云枫开车送钱思涵回去,远光灯打闪,远远地他就看见了钱家门口的路边停着的那辆熟悉的路虎,那是卓烈炎的车。 兄弟俩在钱家大门口遇上,这副画面看上去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尴尬,卓烈炎看见钱思涵从卓云枫的车上下来,深邃的眸光错综复杂交错,自从他昨天向卓云枫将一切事情坦白后,兄弟俩到现在才碰上面。 卓烈炎的目光从钱思涵的身上缓缓移落到卓云枫的脸上,眸底闪烁着沧桑的忧郁,回想到昨晚看见云枫失控的跑出家门后,他一直默默地跟着他的车,直至看见他安全抵达杨明皓和方若瑶的爱巢,他心中的那块石头才算是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