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家长正式会面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44章 家长正式会面

钱思涵换好衣服从洗漱间出来,一眼就看见依然守在门口的卓烈炎,心口涌上一股暖意,却是冷冷出声:“你怎么还在这儿?” “等你一起去吃早餐。”卓烈炎笑笑,极其自然的伸手牵上她,竟让人不由自主会产生一种错觉,就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这一次,钱思涵没有拒绝,任由男人握着她的小手,一起下了楼。 走到玄关处钱思涵就已经听见了楼下的动静,当她和卓烈炎一起出现在家人面前时,原本自己还觉得有些尴尬,不想母亲白玉兰却是极其自然的先开口唤他们。 “多多,快带烈炎过来一起吃早餐,这孩子……大清早的就来了,一直等着你起床,该是饿坏了。” 钱思涵水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色,她没听错吧?刚才从白玉兰的语气里,她听到的似乎更多的是对卓烈炎的心疼,还担心他饿坏了!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妈,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饿坏?”钱思涵难得对母亲撒起娇来。 “你睡着了怎么会饿?烈炎早早就过来了……”白玉兰的语气里流露出少有的欣喜,女儿和卓烈炎能够和好如初,这无疑也是了却了她一桩心事。 “伯母,以后我每天早上恐怕都要来蹭早饭了。”卓烈炎不失时机,干脆绕过钱思涵,直接从白玉兰这里获是准许,只要妇人答应了他,那他每天自然就能名正言顺的来骚扰钱思涵。 白玉兰闻言先是一怔,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声欢迎,同时不忘顺着他的话道:“你每天过来蹭完早餐,正也好可以载多多去公司,两全齐美。” “伯母还真是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我就是这个意思。”卓烈炎笑着附和。 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钱思涵实在忍不住开口了:“这早餐……你们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钱思涵也不傻,从刚才白玉兰和卓烈炎如此默契的一番对话里,她不难看出他们早已默默地达成了共识,看来卓烈炎已经成功的再次取得了白玉兰的信任。 连老妈也胳膊肘儿往外拐了,钱思涵着实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卓烈炎要攻破她最后这道防线,只怕也为时不久了。 “我妈想请伯父伯母一起吃顿便饭,不知伯父伯母什么时间方便?”卓烈炎喝着粥,突然话峰一转,他这句话出,不禁让头埋在碗里正吃得津津有味的钱思涵也抬起头来。 “你妈为什么要请我爸妈吃饭?”钱思涵脱口而出,她也是担心会出什么乱子,毕竟也只有她知道,卓夫人之前曾在自己面前放过狠话,绝不会认她这个儿媳妇。 这会儿卓烈炎突然说卓夫人要宴请钱佰力夫妇,第一个紧张的人自然就是钱思涵。 “我们交往了这么久,长辈之间也应该见个面才是。”卓烈炎一本正经的道,天知道为了说服卓夫人他费了多少唇舌,所幸的是现在云枫回来了,他也在中间帮了不少忙,而卓夫人也因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心情豁然明朗,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许多。 “对对对,还是烈炎考虑的周全,其实我和多多她爸也早就想见见令尊了,婚姻大事并非儿戏,如果真到了谈婚论嫁那一步,双方家长还是必须见上一面的好。”白玉兰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上次谈及到结婚的事情也没能和卓夫人见上一面,也是导致事后婚礼突然取消的原因之一。 如果婚姻大事都经过家长点头允可,长辈们也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任由着他们年轻人胡来的。 钱思涵皱了皱眉头,这些话题似乎她压根儿就插不上嘴,干脆埋头吃自己的,什么话也不再说。 …… 清晨的空气很好,钱思涵打开车窗,望着沿途的风景,白鹭湖边柳树流连,一群群白鹭在湖面上飞来飞去,岸边稠密的矮树间不时传来鸟儿的歌声,绿地上的野花争相开放。 一路上,几乎都是卓烈炎在说话,她偶尔漫不经心的答复他一两句,适当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当车缓缓开到停车场内,钱思涵突然看见一抹熟悉身影,白灵菲! 几乎快有一个月不见的人影,突然又出现了,她甚至一度还以为是自己产生的错觉,白灵菲不是回法国了吗?怎么又突然出现? “灵菲表姐……”钱思涵主动唤了对方的名字,刚刚泊好车打算离开的白灵菲回眸,微微怔愣数秒,唇角很快便扬起一抹浅笑。 “思涵表姐,炎……”白灵菲上前打了招呼。 钱思涵抑制不住内心的疑惑,忍不住问:“灵菲表姐,你……不是回法国了吗?” “我在这边的工作手续还没有办完,暂时还不能离开,前些日子出去旅行了,所以一直没有过来公司。”白灵菲莞尔一笑,淡淡道:“不过……等公司这边的手续办完,我就真的要回法国了。” 卓烈炎的声音低沉传来:“如果可以的话,不如留下来喝杯喜酒再走吧!” 闻言,白灵菲脸上的表情有数秒的怔愣,婚礼不是已经取消了吗?她听说的消息是卓烈炎和钱思涵已经彻底分手了,这些话都是前些日子玉兰姑姑电话里亲口告诉她的。 所以,在刚才见到钱思涵和卓烈炎又在一起时,白灵菲的内心很惊诧,天知道,当她得知这两人的婚礼取消的时候,心情曾是多么的雀跃激动。 “你们……的婚礼……不是听说取消了吗?”白灵菲试探的口吻,她必须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已经取消了。” “那……只是一场误会。” 钱思涵和卓烈炎同时回答,只是说出的答案却完全是两码事儿,白灵菲就算再傻,也能感受到这其中必定有什么故事,但这个时候已经不方便再继续追问下去。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赶着去公司,炎,回头一起吃饭。”白灵菲看似落落大言,同时轻拽着钱思涵的胳膊,拉着她一起进了朱氏大厦内。 按下电梯,里面的人并不多,在9楼就全都下去了,只剩下她们俩人,白灵菲这个时候才试探的轻问:“思涵,你和炎……闹别扭了?” “谈不是闹别扭,只是心里有疙瘩。”钱思涵没有隐瞒,淡淡道:“我们之间交往的时间不长,或许相互之间还不够成熟,信任度也不够。”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白灵菲水眸流转,思忖数秒后幽幽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态度?这婚到底是结,还是不结?” “我……我现在心里很乱,不想去考虑这些,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钱思涵说得是心里话,虽然对卓烈炎的气还没有消,可是却也不能否认,她心里还是爱着那个男人的,如果他再这样死缠烂打的磨下去,她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能一直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 万丰城芙蓉楼,一家充斥着古色古香气息的酒楼里,卓烈炎一家和钱思涵一家齐聚在此。 在来这里之前,钱思涵心情忐忑的做出过无数种猜测,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气氛竟然能如此融洽得体,因为她之前曾和卓夫人之间有过不愉快的过往,总想着再见面时妇人也会很尴尬。 不想,今晚这顿饭的气氛却是和乐融融,卓夫人和钱佰力夫妇看似一见如故,还主动以亲家相称,这让坐在一旁的钱思涵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 “妈,我和他……还没结婚呢!您能不能别这样……”钱思涵轻轻扯了扯母亲的衣袖,用小的只有她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轻轻的提醒道。 “这……是卓夫人先主动的,我们若是不附和,也显得太不给面子,更何况……双方家长正式见了面,你们俩儿的事情也算是订下来了。”白玉兰的声音也压得低低的,在女儿耳畔轻言道。 母女俩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窃窃私语的模样还是惹来了其他人的注视,钱思涵干脆闭上嘴不再吱声,反正今晚这顿饭,她也不过是个摆设而已,他们压根儿就不会问她的意思。 “思涵,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就算以前伯母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希望你别介意。”卓夫人的声音传来,她的话是点明了对钱思涵说的,钱思涵当然不能再装聋做哑。 “咳……伯母不管做什么,也都是为了我们这些晚辈好,思涵不会放在心里。”钱思涵憋着气儿,才吐出了这么一句,毕竟这样的场合,自己的父母也都在场,她不能说出令自己家人难堪的话来。 “妈,我早就跟您说过,思涵是个识大体的好女孩。”卓烈炎的声音传来,适时夸赞自己的女人,只希望能够让卓夫人打从心底对钱思涵改观,日后婆媳关系的相处才不会成为难题。 儿子这一开口,却是让卓夫人唇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轻笑着应道:“钱夫人好福气,你这一个女儿能顶我家俩个儿子,这两天他们你兄弟俩是轮番上阵着给我洗脑,唯恐将来思涵进了我们卓家的门会受我这个当婆婆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