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惊喜

白灵菲笑了笑,盯着她的小脸,意味深长的道:“就算你不肯嫁,炎恐怕是等不及要把你娶回家了。我听说……玉兰姑姑和姑父已经和卓伯母一起吃过饭了,你和炎的婚事……这回算是真真正正给定下来了。” “……”钱思涵无语以对,因为白灵菲说得没错,双方的长辈已经见面一起吃过饭,事情也就变得正式得多,之前虽然也有匆促决定的那次婚礼,不过那也只是卓烈炎一个人的意思,身为长辈的卓夫人自始至终都没有露过脸,对于这一点,其实白玉兰和钱佰力心里还是戒意的。 当后来婚礼突然取消的时候,钱佰力和白玉兰就背地里说过那样的话,如果这门婚事有经过对方家长,也就不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眼看着只有几天就要结婚了,还能如此儿戏的说取消就取消,简直就是胡闹。 “时间不早了,我们一起上楼去吧!”白灵菲突然莞尔一笑,识趣的不再围绕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 正值上班高峰期,几个电梯口的人全都排得满满的,钱思涵和白灵菲被挤到了人群后,突然感觉一股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朝后拖,钱思涵回头一看,朱鹤轩眉毛上挑,唇角扬着温暖浅笑,望着她勾勾手指头,接着便率先继续朝前走去。 钱思涵瞬间便反应过来,男人是让她随他坐专用电梯,唇角的笑意同样越漾越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朱鹤轩之间的感情不知不觉得已升华,哪怕是没有成为恋人,却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 “走,灵菲姐,我们跟着鹤轩一起……”钱思涵完全没有丝毫要拒绝的意思,若是换作以前,或许她还会刻意和朱鹤轩保持一定的距离,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发现朱鹤轩真的是个值得依赖的男人。 倒是白灵菲,看着他俩如此默契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后又是对视一笑,杏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如果换作从前,朱鹤轩若是邀请钱思涵乘坐他的专用电梯,钱思涵必然是会拒绝的,可是现在看来,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最近还好吗?”朱鹤轩醇厚低沉的嗓音传来,话当然是对钱思涵说的,因为从一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落在钱思涵的身上,几乎连瞟也瞟一眼她身旁的白灵菲。 “挺好的。”钱思涵落落大方的莞尔一笑,男人的视线却在不知不觉中落到她微隆的腹部上。 “宝宝也还好吗?”朱鹤轩没有再回避梦中晴人已经怀孕的事实。 “宝宝也挺好。”钱思涵笑笑。 两人说的像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不过却始终眸光相视,由内至外洋溢的笑容,白灵菲不自觉感到有些尴尬,自己就像是个多余的人,被人晾在一旁,倍受冷落。 “白小姐今天是来办离职手续的吗?”朱鹤轩的目光终于落到了她的身上,化解了白灵菲目前尴尬的处境。 她淡淡一笑,脸色看起来依然有些不太自然:“是啊!今天办完手续就正式离开星光了。” “那你后面有什么打算?直接回法国了吗?”朱鹤轩反问,深邃的眸底闪烁着熠漝精光,正一瞬不瞬的盯着白灵菲。 “玉兰姑姑希望我能留下来多玩几日,而且……我也想喝了思涵表妹的喜酒再离开。”白灵菲的视线淡淡瞥了一眼钱思涵,眸光深邃,含藏着深长意味。 朱鹤轩依然盯着她,缓缓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电梯已经到了26层,钱思涵和白灵菲也该下了,回应着点头也算是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 翌日便是周末,一大清早钱思涵便听见了大门外的门铃声,不由蹙紧了眉头,不会是卓烈炎吧? 拜托!今天可是周末,她不用上班,他又来做什么? 从房间的窗口朝外眺望,钱思涵却是不禁吃了一惊,就在她窗口的正下方,突然多了好大一片花圃,硕大一片的白玫瑰里,夹杂着一些鲜艳的红玫瑰,清晰拼勒出“HappybirthdayDear!” 而就在窗下,有道身材高大的熟悉身影,比划着手势指挥着其它工人,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工人里面的头儿,可这么好身材的工作,钱思涵还真是第一次见,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却在男人微微侧身的瞬间,惊诧的发现那道熟悉的背影的主人,竟然是卓烈炎…… 钱思涵这会儿才突然反应过来,今天是她的生日!不过她也忽然意识到,卓烈炎精心准备的这一切,看来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看整个过程里,他和工人几乎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远远望去竟让人有种看哑剧的感觉,如此浩大的工程,不难看出耗时绝对不短。 不过,再转念一想,既然男人早就来了,那刚才的门铃声肯定并来自于她,钱思涵正琢磨着,突然听见楼下传来熟悉的声音:“炎,你怎么穿着工人的衣服?” 钱思涵顺着声音望去,看见拖着行李箱的白灵菲从钱家别墅的院门正走过来,她刚开口,便看见卓烈炎一脸肃然紧张的伸出食指覆至唇边,做出一记噓的动作,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 看见男人回头朝上张望,钱思涵敏捷迅速的将自己的身体闪到一旁,避开了男人回望的视线。 不过,只要脑海里一想到卓烈炎和白灵菲俩个人在楼下,她就忍不住的想探出头去看看,猫着腰,将眼睛从窗框缝隙间望出去,只见卓烈炎小心翼翼的打着手势,示意白灵菲望向花圃间,当白灵菲看见男人精心布置的一切时,瞬间真相大白。 哪怕是隔着一定的距离,钱思涵也能清楚的看见白灵菲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虽然她漂亮的脸蛋依然挂着笑,可是明显显得僵硬,但凡任何一个女人,看见前男友精心为现任女友准备浪漫惊喜的时候,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儿去吧。 钱思涵能够体谅白灵菲内心的难堪,自然也能理想她脸上此时崭露的尴尬笑容。 不过,当她的视线再落到白灵菲腿边的行李箱上时,不禁微微一怔,灵菲表姐这是打算要离开了吗?想到这里,钱思涵不再有片刻的犹豫,也离开房间匆匆下楼去了。 …… 刚从楼梯口下来,钱思涵便看见白灵菲正好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大门,佣人赶紧上前帮着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 随着大门的打开,徐徐微风从窗口、阳台,四面八方逸来,淡淡花香夹杂在空气里,弥漫在客厅里的每一个角落。 “好香。”白灵菲正好对视上钱思涵的眼睛,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幽幽笑道。 白玉兰正好从厨房里出来,看见白灵菲顿时喜笑颜开:“菲儿这么早就到了,正好赶着一起吃早饭,今天是思涵的生日,中午准备了蛋糕。” “谢谢妈。”钱思涵欢乐的上前给了白玉兰一记脸颊吻,她自己都差点儿忘了生日的事儿。 “要谢你就谢烈炎吧,蛋糕是他订的,生日的事儿也是他提醒的我,要不然……我还真给忘了!”白玉兰乐呵呵的笑着,突然将目光望向白灵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白灵菲对视上白玉兰的眸光,轻笑道:“看来玉兰姑姑的这个女婿是挑对了,把思涵表妹交到炎的手里,您也可以放心了。” 白玉兰原本是担心自己刚才的话会刺激到白灵菲,毕竟卓烈炎你曾经是她的未婚夫,而且她也不能确定,白灵菲的内心是否真正放下了这段感情,这会儿见白灵菲落落大方的出言,心情也就顿时放松了。 “思涵,菲儿回国前就暂时在我们家住下了,我让人把你隔壁的客房收拾出来,日后你们俩姐妹就住隔壁,也好有个伴儿。”白玉兰笑望向钱思涵道。 钱思涵先是微愣,她看着白灵菲拎着这么大的行李箱,还以为她突然改变主意要提前回法国了,没有想到原来她是要搬进钱家。 “能有灵菲表姐作伴,我当然开心。”钱思涵再反应过来,轻笑应道。 就在这时,白灵菲突然上前抓上她的手,拉着她朝外走:“思涵,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钱思涵心里瞬间想到的就是卓烈炎在外面精心布置的浪漫,不过为了不辜负男人的一番苦心,她也只好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老实讲,初见到那幅如画美景时,带给她内心的感觉也是震撼的。 “炎,我把人给你带来了……”白灵菲冲着男人莞尔一笑,最后深凝了钱思涵一眼,才转身离去。 钱思涵的视线从花海中缓缓移落到卓烈炎的脸上,男人身上依然穿着那条工人裤,只是蓝翔技校的工作服,套到男人身上硬是被穿出了高大上的国际范儿效果。 “生日快乐!”卓烈炎深邃的鹰眸直勾勾的注视着她,似想透过女人的眸光看穿到她的内心,看出她到底是否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