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完美婚纱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48章 完美婚纱

这一夜,卓烈炎没有离开,留在钱思涵的房间恩爱chan绵,直至女人精疲力竭,瘫软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天色清亮,睡梦中的钱思涵突然倏地睁大眼睛,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下一秒便推搡着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低嗓音娇嗔出声:“炎,快醒醒——” 卓烈炎睡意惺松的睁开眼睛,对视上她水眸的那瞬间,唇角扬起一抹满足浅笑,抬手轻轻触上她的鼻尖,沙嘎的嗓音不乏流露出浓郁宠溺味道。 “醒了!” “天亮了——”钱思涵撇撇嘴,眸底划过一抹惊慌失措,如果让家人知道昨夜他留在她房间过夜,该会是件多么尴尬的事情。 “你的意思……我们现在要下楼去吃早餐?”卓烈炎眸底划过一抹疑惑,淡淡反问。 “谁让你下楼去吃早餐?”钱思涵情急之下忍不住狠狠赏了他一记白眼,继续道:“我是担心……如果让我爸妈发现你昨夜在我房间……” 说话的同时,脸颊不禁泛起了女儿家的娇羞,盯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卓烈炎恍然大悟,不过紧接着却又失声笑了出来,爽朗的笑声在空气里荡漾,吓得钱思涵赶紧抬手一把捂住男人的嘴。 她落在卓烈炎唇上的小手,下一秒便被男人反手覆上,卓烈炎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气氛在瞬间似乎突然变得暧昧起来,这无疑让原本窘迫的钱思涵变得更加窘迫,整张小脸一直红透到脖子根。 “讨厌,人家和你说正经的,你还笑!而且还笑得这么大声,你是存心的对不对,唯恐家里人不知道你在我房间里……”钱思涵欲将小手从男人的大掌里抽出来,不想却被男人握得更紧,力量悬殊,完全无法抗衡。 卓烈炎盯着她的脸,大手覆着她的小手,轻轻一吻,温暖的感觉从女人指尖蔓延,一直延伸到心底最深处,丝丝麻麻。 男人醇厚磁性的好听嗓音,一如美酒般醉人,传入钱思涵的耳底:“你是我的女人,这早是不争的事实,到了这个时候,你觉得还会有人在背后闲言碎语吗?就算有人嚼舌根,那也是他们的事儿,我们自己快活就好,何必在意别人的想法……” 稳重低沉的嗓音,却是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很快便让钱思涵焦虑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 “只要你自己不怕丢脸……”钱思涵忍不住压低嗓音轻嗔道,大清早从她的房间走出去,她就不信他真能不在意任何异样的目光。 “我觉得这不是丢脸,是荣耀。”卓烈炎唇角勾勒的笑容越来越深,再一次掳获女人的芳心,他内心雀跃都来不及。 钱思涵终究还是被他的话给逗笑了,一扫心底的焦虑,率先起床穿衣洗漱,卓烈炎紧随其后,就连刷牙也黏在她身后,大手不时轻落上她微隆的小腹。 “宝贝儿,早安!” 钱思涵忍不住白他一眼,刷牙也不让消停,这男人孩子气的时候看着也真是够幼稚的。 …… 钱家的餐桌上,多了一道靓丽身影,刚搬进钱家的白灵菲正帮着严婶准备着早餐,一副乖巧甜美模样。 看见钱思涵和卓烈炎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白灵菲漂亮的杏眸微微黯下,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神色:“思涵表妹,炎,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菲儿,我正好有事儿想请你帮忙,我和思涵的婚纱礼裙都已经运到了,所以想麻烦你今天抽空陪我们一起去巴黎世家,希望你能以专业的眼光给我们提出宝贵的建议。”卓烈炎落落大方的走到餐桌前,面对白灵菲,他反倒没有钱思涵的那份尴尬,完全让人感觉不到白灵菲曾经是他的未婚妻。 钱思涵面色微怔,她清楚看见白灵菲的眸底闪过一丝尴尬,处于这般尴尬的境地,还被自己的前未婚夫拜托去帮他们挑选婚纱,这样的事情不论换到谁身上,只怕是都会觉得难堪吧。 “炎,灵菲表姐也有她自己的事情,我可以叫若瑶一起去……”钱思涵赶紧上前帮忙打了个圆场,她不知道这男人是真不明白女人的心思,还是纯粹装傻,他怎么能向自己的前未婚妻开这样的口呢! “没关系,我也没其它事儿,正好陪你们一起去看看。”白灵菲细柔动听的嗓音传来。 钱思涵微微一怔,完全没有想到白灵菲会答应下来,而卓烈炎更像丝毫没有察觉出其间细微的气流变幻,满意的点了点头:“相比你那个同学方若瑶,我倒是真倾向于灵菲的眼光,她能陪我们一起去是最好不过了。” 男人这样说,钱思涵自然是无语了,她略带歉意的望向白灵菲,却见对方风轻云淡冲她笑笑,潇洒自如的神态像是在告诉她,她真的并不介意。 …… 巴黎世家,钱思涵看到了为她量身订制的那款婚纱,由OscardelaRenta设计的同名品牌,他的设计向来以繁复的细节和考究而闻名,是很多上流社会新娘的最爱,也被人称为优雅之王。 “除了传统的白色和象牙白,还有浅绿和粉色……”钱思涵这个设计行家,也不禁被眼前的婚纱迷住了眼,真的很漂亮,细节精巧,优雅华丽,穿上身后竟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的仙气儿。 这是一件由90米薄纱、23米真丝塔夫绸,还有125年历史的瓦朗西安玫瑰花边制作的长裙,包括头上人的面纱,也精致繁复的镶饰有上万颗小粒珍珠,极尽优雅的蕾丝立领长袖上饰有美仑美奂的珍珠刺绣,自胸下至腰间束着宽裙带,自然蓬起的裙摆带着女孩的甜蜜与纯净,简洁的下身与精美尽伦的上身设计形成强烈的对比。格蕾丝的头上还戴着一个装饰有橙花的朱丽叶帽。 “没想会这么合身,我就担心……再过几天肚子再大点儿就不能穿了。” 突然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钱思涵微微怔愣,将目光投望向镜子里的卓烈炎,只见男人依然沉浸在美色中无法自拔,直勾勾盯着镜子里的她。 “宝贝儿,你真美!”卓烈炎压根儿就没有听见钱思涵刚才的担忧,忘情的上前一步。 “你说的是婚纱?还是人?”钱思涵与他对视一眼,笑靥如花,满满的幸福感却是羡煞旁人。 “婚纱美,人更美。”卓烈炎薄唇微抿,望着女人的眼睛动情出声。 站在一旁的白灵菲看着眼前恩爱默契的画面,脸色微微显得有些难看,这会儿她真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卓烈炎来这里,当钱思涵身着那袭由名师设计的华丽婚纱从试衣间走出来的那刻,她看见卓烈炎眸底的宠溺爱怜,只感觉心都快要碎了。 白灵菲不禁回想起当初自己到巴黎世家来试礼服,还是钱思涵亲自陪她来的,不想,不到半年时光,她们的位置竟戏剧化的颠倒过来,穿上婚纱的是钱思涵,她却成了一个陪衬。 “我觉得婚纱礼服的设计都无懈可击,根本用不着我留在这儿浪费时间,你们继续恩爱,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白灵菲笑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也在瞬间打断了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的暧昧气流,像是突然惊觉想起还有她的存在,皆略带歉意的望向她。 “今天还是麻烦你了,菲儿,等结婚的那天……一定让涵儿把花球扔给你!”卓烈炎笑着和对方招呼道。 “那我就先谢谢了!希望真能顺利……抢到花球!”白灵菲唇角的笑容无限扩大,朝他们挥挥手,便先行离开。 “炎,你觉得灵菲表姐……她人怎么样?”钱思涵望着白灵菲离去的背影,突然话峰一转,幽幽的问。 “菲儿?”卓烈炎面色微怔,目光移落到钱思涵脸上,发现她的目光依然凝盯着白灵菲背影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模样。 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卓烈炎倏然恍然大悟般,脱口而出:“宝贝儿,你不会以为我和菲儿……” “当然不是。”钱思涵的视线幽幽收回,没好气的冷白他一眼,淡淡道:“我只是觉得灵菲表姐最近有些怪怪的……” 卓烈炎一副你逗我玩的表情,重重叹了口长气,差点他就以为自己被女人误会了。 不过既然钱思涵没有误会,男人便也就安心了,他轻揽上她的肩膀,语气变得缓慢肃然:“涵儿,我知道……之前菲儿曾经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不过认识她这么多年,她的为人我也还算是了解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不论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追究到底全都是我的错,你也别再为难菲儿。” “谁要为难灵菲表姐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你那么紧张做什么?”钱思涵不留痕迹的轻轻推开男人的手,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卓烈炎只好赔着笑脸,厚颜无耻的再次凑上前去,不容女人拒绝,再度将其拥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