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一夜未归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0章 一夜未归

挂了卓烈炎的电话,钱思涵也打算回家了,刚走出餐厅差点和迎面而来的一道高大身影撞上,还没等她来得及抬头看对方一眼,便感受到后颈闷沉一下,生痛之余整个人也失去了知觉。 下一秒,她整个人便落入了那个陌生男人的怀里,不偏不巧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男人轻松的将钱思涵扔到后座上。 “你当心,她肚子里还有孩子……”白灵菲的声音从驾驶座上传来,压得很沉很沉,此时的她将休闲服的帽子竖立起来,大晚上戴着墨镜,整个一副诡异模样。 “怀孕了?还真没看出来。不过……这女人长得倒是标致!”说话的男人身材高大挺拔,相貌英俊,虽然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子流氓气息,不过犀利的眸底却是泛着丝丝精光,如子夜的天籁一般明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此刻他和白灵菲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不时从倒光镜朝后看,浓密的眉毛带着叛逆的嚣张稍稍向上扬起。 似乎察觉到男人的叵测居心,白灵菲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我可先警告你!休想打她的主意,我花钱请你来不过是为了演一出戏,如果你敢真的碰她,就等着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吧。” “我们出来做,当然是求财,虽然这女人有几分姿色,可我还不至于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还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邪魅,接着反问:“你确定她就是三日后要嫁给卓氏集团总裁的女人?” “千真万确!”白灵菲的车一直朝前,直至在一间五星酒店门前停了下来,冷冷丢下一句:“我就不送你们上去了,自己好自为之。” 男人唇角的笑意漾得更深,却是没有再回应白灵菲的话,打开车门从后座抱起钱思涵,一副淡然自若神色,对着酒店的泊车小弟笑谑道:“我女朋友……喝多了。” 因为事先早已经先酒泼酒沾染上钱思涵的衣服,服务生就算不用靠近,也能嗅到浓浓的酒味儿,只能面带微笑的帮忙关上车后门,看着那俊美男人抱着醉酒的女人疾步而去。 …… 钱思涵完全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她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全身赤1裸的躺在酒店洁白的床单上,脑子瞬间就懵了。 再一抬头,正好对视上一双深邃的瞳仁,一张俊逸非凡的面孔,一个陌生的男人,而且他也仅仅只是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 这个发现如同电击,差点让钱思涵的尖叫出声:“你……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钱思涵这一刻真的凌乱了,一手抓着床单护着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胡乱的到处摸,找寻自己的衣物,遗憾的却是一无所获。 “你昨天喝了太多酒,衣服全都弄脏了,我已经让酒店的服务生拿去清洗,大概一个钟头后才能送过来……”男人的唇角始终挂着魔魅不定的惑人笑容,淡淡的,却是足够晃花钱思涵的眼睛。 “喝酒?”钱思涵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开始变得混乱了,用力摇摇头,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记得自己和灵菲表姐一起吃饭,然后独自回家,除了含有少量水果酒的蛋糕,她真的一滴酒也没有喝过。 而且,重点是……这个男人是谁?他到底是谁?钱思涵确实自己压根儿就不认识他。 她的逻辑思绪正混乱成一片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阴影覆压而来,挡住了窗口投向她的所有光线,猛地抬头望去,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双泛着桃花精光的眼睛。 “你……离我远点。”钱思涵一声怒喝,结果却是她自己退避三分。 却就在这个时候,散落在厚实地毯上的手袋旁,钱思涵的手机响起,她原本想冲过去接,可无奈她身上一来光着,二来手机就躺在那男人的脚边,她就这样冲过去未免还是有些冒险。 不想,她却看见那男人的眸光淡淡从地毯上瞥过,突然弯腰,看起来像是要去拾她的手机。 “你别碰我的东西。”钱思涵脱口而出,秀眉紧蹙成一团。 不过她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半点作用,那男人潇洒的耸肩挑眉,带着挑衅意味的深凝她一眼,优雅的拿起手机轻轻一滑,还故意摁下了免提键。 电话那一头传来卓烈炎急促低沉的嗓音:“涵儿,你在哪儿?为什么一夜没回家?”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整个人也傻了眼,一夜没回家?她自己到现在才意识到,现在已是天亮了,她一整夜都没有回家,而且醒来的时候还是光条条的身子…… “她昨晚喝醉了,我们在酒店,请问……你是谁?” 就在钱思涵怔愣之间,已经有人帮她回应了对方的话,情急之下钱思涵也顾不得太多,将床单扯下来裹着身子,便冲着男人过来抢手机。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钱思涵面色黑沉,这个时候她的脑子已经没有办法再思考了。 “宝贝们,当心我们的孩子……”男人唇角含笑,语气不疾不缓,并没有太多的为难,便把手机还给了钱思涵,只是他说的话,亦清晰落入电话另一头的男人耳底。 空气瞬间变得寂静下来,钱思涵面色一僵,缓缓将目光移向眼前的陌生男人,只见他一副无所谓姿态,冲她邪魅一笑,唇齿笑间却让钱思涵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这件事情看起来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只是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理出头绪。 电话另一端,更是出奇的静,静的令人感到害怕,哪怕是隔着手机,钱思涵也能清楚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寒意,卓烈炎他怒了! “炎,你听我解释……”钱思涵深吸一口气,不论结果如何,也不论男人是否愿意相信她,她还是要先做出一番解释才行。 “他是谁?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卓烈炎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反问她。 “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他,炎,你听我解释,昨天晚上我约了灵菲姐一起吃饭……” “你的谎话说够了吗?你到底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昨天晚上根本就不是和灵菲在一起吃饭,而是他……”卓烈炎咆哮的嗓音不难听出几乎暴怒的情绪。 钱思涵瞬间安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炎,你现在情绪很激动,我们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解释清楚,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回头再聊。” 说完,钱思涵率先挂了男人的电话,不想却在这个时候听见掌声响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男人倚靠着墙边,一副看好戏的饶有兴趣表情,观赏完她和卓烈炎之间的对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钱思涵此刻也察觉到,其实这男人从头到尾对自己并无恶意,虽然现在她还不能确定对方到底的什么用意企图,但最起码可以正常交谈。 “你的晴人。”男人英俊的脸颊始终保持着微笑,在说出晴人二字的时候,语气流露出些许的暧昧,不过却能让人感受到并无亵渎之意。 钱思涵的眉头不禁越皱越深,也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上前拿起酒店内部座机拨打了服务台,咨询自己的衣服有没有洗好,得到的消息是内勤部已经洗好了,不过暂时要稍等一刻钟才有服务员送上来。 “那我自己来拿吧!”钱思涵几乎连想也没想,即便是包裹着床单出去取衣服,也比和这个诡异的陌生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好。 再次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包裹得严严实实,钱思涵侧眸睨了一眼那个英俊潇洒的陌生男人,只见对方向她报以一记耐人寻味的高深笑容,双手一摊,示意她请便! 钱思涵光着赤脚踩在地毯上,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手袋,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大门的房向奔去,微隆的小腹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 刚打开房门,令钱思涵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无数镤光灯闪烁,几乎晃花了她的眼睛。 “钱小姐,听说您和卓氏总裁三天后就要结婚了,这算是婚前与晴人之间最后的狂欢吗?” “钱小姐,听说您已经怀了四个月的身孕,不知孩子的父亲到底是卓先生,还是房间里的这位男士呢?” “钱小姐……” “都给我闭嘴!”钱思涵忍无可忍,终于咆哮般的怒吼出声:“你们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都给我滚!” 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量嘶吼出声,还真是有如河东狮吼般的功力,震得整条长廊都漾着回音,也惹得其它房间的客人悄悄探出头来张望,看见镤光闪烁的庞大架势,不禁猜测着这间客房里住的到底是什么客人? 钱思涵被那些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用力推也挤不出去,还得时刻提防身上的床单落下走光,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