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她不饿!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2章 她不饿!

不给白玉兰说话的机会,钱思涵便匆促挂了电话,她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在电话里面根本也解释不清,只好暂时先回避。 不想,才刚挂了白玉兰的电话,手机铃声便再次响了起来,钱思涵无奈的翻了一记白眼,拿起电话直接接听:“妈,我已经说过,回头再和你解释……” “思涵,我是若瑶。”方若瑶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若瑶?你怎么打电话来了?!”钱思涵微微怔愣,刚才没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不想原来是若瑶打来的。 “思涵,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和那个三流明星搅和到一起去的?”方若瑶的声音疑惑中透着不解。 “三流明星?你……说那个男的是个三流明星?”钱思涵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起码这也算是条线索不是。 “……” “喂!喂!若瑶……”钱思涵突然听不见对方的声音,再定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怎么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没电了?钱思涵有些懊恼的蹙紧了秀眉,再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不过她既然和卓烈炎约好的,就相信他应该不会爽约,她便和王伯王婶打了招呼,先上楼回房间去等。 “思涵小姐,你还没有吃晚饭呢!”王婶关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王婶,我不饿。”钱思涵勉强挤出一抹浅笑,便上楼去了。 …… 卓烈炎回到半山别墅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了凌晨,上楼前他的眸光淡淡从瞟了一眼桌上的小碗,桌上还摆放着饭菜,几乎连动也未动,男人眼底划过一抹复杂异色。 “大少爷,您总算回来了!思涵小姐从下午一直等到现在……”王伯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她现在人呢?”卓烈炎淡淡反问,醇厚磁性的嗓音不乏流露出几分疲倦,从下午一直到现在,他带领着董事会一直忙碌着应对今天的紧急状况,只希望接下来一连几天,卓氏的股票不至于暴跌。 “她已经回房了……”王伯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要说,不过看见卓烈炎一脸倦意模样,想想还是算了。 “我看餐桌上的饭菜……她没动过?”卓烈炎这会能够确定的是,这女人晚上确实没有吃饭。 王伯有些意外,其实刚才他犹豫不决,想说的就是这个,只是看见卓烈炎这么晚回来,还是不想再让他担心,没想到却被他轻易的发现了细节。 “思涵小姐她说……不饿。”王伯吱吱唔唔,其实他很想说,就算她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营养啊。 不过后面的话王伯最终还是藏在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看见卓烈炎的眉头已经蹙紧,显然是不高兴了。 卓烈炎心里确实有些恼怒,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已经够不让他省心,她还要继续来给他添乱么? “我知道了,王伯,您也早点回屋休息吧,时间不早了!”卓烈炎努力压抑的嗓音透着几分不悦。 “对不起,大少爷,是……是我们照顾的不周。”感觉到了男人的不悦,王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担心自己的无心之举会影响到卓烈炎和钱思涵之间的感情。 “和你没有关系,你回屋吧,我上楼去了!”卓烈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望着卓烈炎匆匆离去的背影,王伯眼底的担忧却是越来越浓郁,一直目送着卓烈炎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处,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屋去了。 主卧室里,电视屏幕上还闪烁着画面,屋里的光线很暗很暗,卓烈炎进屋顺手打开壁灯,整间屋里瞬间亮堂了许多,他一眼便看见窝在沙发里已经睡着的女人,熟悉的精致面孔上,秀眉紧蹙,在睡梦中似乎也一愁莫展。 她紧蹙的眉头,不禁也让卓烈炎的心咯噔一下,紧紧的拧成一团,如果她也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而犯愁,为什么还要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一个小小的三流明星,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混到一起去了?为什么他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瞥了一眼电视屏幕,不经意却让他看见了一张熟悉面孔,是那个三流小演员,该死!卓烈炎再望向蜷在沙发里睡着的女人,她哪怕是住在属于他的房子里,心里想见的也还是那个男人吗? 无名的怒火由胸腔腾升而起,压根我秒想再多看屏幕一眼,卓烈炎箭步上前按下遥控器,屏幕瞬间变黑,什么画面也没有了,当他的眸光再度回落到沙发上,只见这小女人依旧睡得很熟,睡梦中微微缩了缩身子,在这微凉的夜身上什么也没搭盖的睡在沙发上,不冷才怪! 脑子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卓烈炎大步上前,温暖的指尖探了探她身上的肌肤,果不其然,她的身上冰冰凉凉的,他不由的低沉暗暗咒骂了两声,不知到底是懊恼自己没有早点回来,还是懊恼这个女人完全不懂得照顾自己。 眼下这样的天气,白天虽然不冷,夜里的寒气还是很重的,可她却连房间的窗户也没关,男人越想眉头蹙得越紧,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抱着她泡个热水澡,能起到驱寒的效果,起码不至于明天便感冒了。 不再多做犹豫,卓烈炎一把打横抱起了女人,朝着主卧的洗浴间走去。 钱思涵朦胧间原本感觉有点冷意,不想突然有股温暖的气息袭来,让她条件反射的朝男人怀里钻进,还调整到舒适的睡姿继续,原本紧蹙的眉头也缓缓松开,脸上洋溢着几分满足浅意。 “女人,醒来泡个热水澡……”卓烈炎摇了摇她的身体,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钱思涵隐隐约约的似乎感觉有人在同自己说话,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卓烈炎镌刻的俊脸忤在自己眼前,微微一怔,半梦半醒间竟有种做梦的感觉。 “你有时候真的很烦人……”钱思涵含糊不清的喃喃一声,接着便闭上了眼睛。 卓烈炎紧蹙的眉心蹙得更深,这女人还真是不知好歹,他压抑着心底的怒火好心抱她泡个热水澡,她竟说他很烦人!听她的意思,眼下除了那个不入流的三流明星,是再也容不下他了?! 莫名心情一阵烦躁,眼看浴缸里的热水已经放好,不巧的是熟睡中的钱思涵正好在这个时候打了个喷嚏,这让卓烈炎诲暗如深的鹰眸划过一抹暗色,缓缓抬起大手,三两下迅速扒下她的衣服。 “啊——”钱思涵突然尖叫出声,她感觉到自己溺水了,貌似掉进了一锅滚烫的开水里,整个人要被煮熟了,让她紧张的张牙舞爪挥舞着手。 “就这样还能睡得着?”熟悉的磁性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钱思涵睡意朦胧的张开眼睛,一时竟惊呆了,她怎么泡在了浴缸里,看来溺水的感觉并不是做梦,而他也不是在梦境里。竟然在她熟睡的时候将她扔进了浴缸?简直是太过份了。 “卓烈炎,你……你干什么?简直是太过份了!”钱思涵心有余悸,还未从恐惧中清醒过来,几乎从浴缸里一蹦就跳了出来。 “如果你明天没有感冒,那首先该谢的人就是我。”卓烈炎的声音冷冷的,漠然间有种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可是从他那对幽暗的眸光深处溢出的流光,似乎又并非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冰冷。 “你……回来了?”钱思涵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她从下午到现在一直都在等他,窝在沙发上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个时候你竟也能睡得着,我只能说……要么就是你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要么……就是你的心胸足够够宽广,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影响不到你的睡眠。”卓烈炎冷哼一声,言语行间流露出的都是满满的鄙夷。 钱思涵的脸色也在瞬间暗沉下来,清冷出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好的晚上见面,可你却三更半夜才回来,还不允许人家睡着么?连睡觉的权利也没有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的声音很轻,却透着不甘示弱的质问,面对她言辞凿凿的这番话,卓烈炎没有再予回应,只是淡漠潇洒的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吗?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 钱思涵面色微怔,原来他只是来问她这个,不过她很快也意识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浴缸里呢,这样的情形下让她怎么同他谈? “你先出去等我!”钱思涵吱吱唔唔,身体瞬间没入水中,眼睛下意识避开男人投来的灼热视线,不与他目光相对。 而此时此刻,卓烈炎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他不得不承认,女人在水中若隐若现的身体透着致命的吸引力,他的腿也早就不听使唤,一对腿脚就如同灌了铅一般,半步也移不开,完全没有要离开浴室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