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她不是商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3章 她不是商品

此刻浴室里的热蒸气逐渐腾起,热气氤氲,去雾袅袅,飘散的水气弥漫,好似飘渺的仙境一般,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暧昧气流。 钱思涵洁白的身体已经被热水泡得粉红红的,更显动人,卓烈炎一步步的走进她,狭长的眼底写满了欲望,他渴望这个女人。 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回来,更没有料到会有此刻的这一幕,此时显得有些紧张:“都说了让你先出去,我马上出来再和你谈……”。 卓烈炎压根儿就像没有听见她说话似的,已经开始解身上的衬衣钮扣,如鹰枭般犀利的眸牢牢锁定她的眼睛,漫不经心的道:“你可以满足其他男人,难道就不该满足自己的未婚夫吗?” 钱思涵一怔,他的话再次深深刺痛了她,他这话里的另一重含义,就是他压根儿不相信她。 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褪尽衣裤,钱思涵别开脸去不想看他的身体,感觉到浴缸的水波大大的震晃着,听见水哗哗溢出的声音,再接着,他的大手已经游走到她的纤腰上,一把将她环住。 “你以为不吃饭就算是惩罚了自己?还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博取同情?”卓烈炎皱了皱眉头。 “我既没有想惩罚自己,也没有想博取谁的同情,我只是单纯的不饿,不想吃……”钱思涵的身体在男人的触碰下,一点点变得僵直,她真的很紧张,担心这男人会在情绪失控的情形下做出离谱的行为,伤害她都不是重要,她担心的是会伤害到孩子。 “说!孩子到底是谁的?是我的,还是他的?”卓烈炎紧环着女人的身体,磁性低哑的嗓音却是越来越低,连同骨子里也一并逸出森寒气息。 钱思涵的身体也因男人这句问话而变得更加僵硬,却是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感觉到男人掌心的力量轻轻一带,轻而易举将她的的身体带到他的大腿上,那双诲暗如深的鹰眸,始终落在她的脸上细细打量着,炙热的视线所到之处,就燃烧的火苗,盯着钱思涵浑身不自在,别过脸去不看他的眼睛。 卓烈炎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钱思涵能够感受得到那指尖勾勒画出的滚烫线条,更有过浴缸里水的温度。 “我再说最后一次,那天晚上我和灵菲表姐一起吃完饭后打算回家,突然被人敲昏,接下来的事情就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钱思涵深吸一口气,耐着最后的性子解释,她知道眼前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可如果真的有人存心想害她,她也不愿意让那人如愿以偿。 “除了菲儿,你还能找出别的借口吗?被人敲昏?女人,你真以为这是在演电视剧吗?就算要找理由,可不可麻烦你也稍微用点心……”卓烈炎的目光从女人的肩膀上缓缓下移,突然看见一道眼熟的红迹,幽深的眸底而满了愠怒,森寒的嗓音瞬间跌至冰点,足以将钱思涵凝成冰雕:“肩膀上的这抹红色印迹是从哪里来的?” 钱思涵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向肩头那一抹晕红,这是今天早上被媒体记者围堵时,不小心撞到柜角留下的,不过从男人眼底的神色不难看出,他是压根儿就想歪了,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话。 即便是这样,钱思涵还是保持着平静淡然的心态,轻言细语的回应了他:“早上不小心撞的。” “这么巧?你确定不是那个男人留下的……”卓烈炎似乎不满意她轻蔑的态度,一只大手不耐烦的将她的脸扭转过来,让她面对着他的方向,直直的逼视着她的眸子。 “信不信随你!”钱思涵无奈的对视上他冷酷的眼眸,她实在是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再说她连应付他也无力招架,哪还有精力出去勾三搭四,简直就是笑话! “我当然得先验明一下……”卓烈炎的眼神始终保持着怀疑,闪烁着魔魅不定的邪恶,突然俯头在她肩膀上吸吮起来。 “啊!你……做什么?”钱思涵明显感觉到你皮肤传来的酥痒刺痛感觉,低呼出声。 一小会儿,卓烈炎的目的达到了,只见他在刚才那抹红色印迹的旁边,制造出了一个相似的红色印痕,一本正经的肃然模样,在将眼前的两道痕迹做过鲜明的对比后,紧蹙的眉心渐渐舒缓了些,因为他确定那个红印确实不是吻痕。 “就算不是他留下的,那也证明不了你们的清白。”卓烈炎冷冷道。 “卓烈炎,你够了!如果你真的无法相信我的话,那我们就分开吧!不要再彼此猜忌,那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婚姻……”钱思涵有些受不了了,原本她可以要求男人先给白灵菲打电话确认,再将医生今天开出的化验单拿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她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就像一个小丑,出演的卖力,得到的却是他的嘲弄。 如果这样的话,她也不想再继续解释下去,或许真正应该反省的人是卓烈炎才是,想到这儿她挣扎着从卓烈炎的怀里挣脱,直立站起,从浴缸对面那面雾气笼罩的镜子里,朦胧反射出她赤果的身体,单薄得犹同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般,楚楚可怜。 “分开?奸情败露后就急着要分开,是着急着想要重新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吗?不过……你似乎低估了我卓烈炎,你这样做到底把我们卓家放在了什么位置?我现在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三日后的婚礼……我结定了!”卓烈炎似乎也怒了,犹如一只被触怒的雄狮,豁然的站起身来,用力地紧紧扣住她柔软的双肩,两具身体几乎贴在一起。 “如果你不信任我,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我看你要的只是自己的面子……”钱思涵也恼了,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 “我不需要知道婚姻的意义,我现在只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是我卓烈炎在意的女人,从今往后不容许再有任何男人染指。”卓烈炎面无表表,冷漠淡然的触摸着她如凝脂秀的肌肤,不带一丝温暖的宣告。 他在意的女人?钱思涵因为他无意中脱口而出的话,愣住。 “炎,如果你真的还在意我,为什么不能选择相信我?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吗?”钱思涵正视上他的眸子喃喃道,倒像真了恳求、更或者可以称为哀求。 “我在意你,并不等于没有底线的容忍,你做出的出格事情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还想再花言巧语的蒙骗我,女人,我只想自己眼睛所看见的一切真相。”卓烈炎的声音透着几分嘲讽,甚至有鄙夷的味道。 “你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我。”钱思涵眼底噙着泪,却是努力强忍着不许它滑落。 “我能不计前嫌的娶你,你就应该知足了……”卓烈炎半眯着眼,此刻的他犹如一个魔鬼,凌厉的语言如尖刀般锋利,刺入钱思涵的心里。 他的话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响,钱思涵从纷乱如麻的心绪中想整理出理智的条理,可是脑子却是乱轰轰的,根本无法思考。 钱思涵为自己刚刚心中那轻微的颤抖感到好笑,因为他的在意,所以她还还抱有着最后一丝幻想,可事实证明,她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你是属于我的,除了这副躯体,还有灵魂,都只能属于我……”卓烈炎霸道的宣示着主权,半眯的狭眸几乎凑到钱思涵的脸前,锐利的眸光细细审视着她脸上的表情。 “我不是商品,不属于任何人,我只是我自己。”钱思涵瞪着他如墨般的黑眸,声音飘忽得几乎有些不真实,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你是我的,是我卓烈炎的!我要你大声的说,你是我的!”卓烈炎语气异堂生硬冷漠,可是看得出,他的情绪因她变得激动。 一直以来,从没有女人能够如此轻易的挑动他的情绪,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我不属于任何人。”钱思涵柔声的再次重复道,迷惘的眼潭里映着全身僵硬的男人,她仿佛是故意要激怒他似的,直直对视上他眸子的时候,唇边竟露出丝丝挑衅的浅笑,眼底却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寒冷跟嘲讽,分明就是对他权威的挑衅。 “好!很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你究竟是属于谁的……”卓烈炎咬着牙,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诲暗的眸光也变得愈加深邃。 “哈……哈哈……”钱思涵忽然笑了,止不住的笑了起来,倏然,在笑得最放浪的时候嘎然而止,娇弱的容颜也在瞬间冷凝如霜。 “女人,你笑什么?”

上一篇   第152章 她不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