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谈分手

医生的话不禁让钱思涵脸上的表情微怔,不等她再有反应,医生已经将一只手机摆在她面前,同时还有一张处方药单。 钱思涵反应过来,不加思索的拿着手机翻查通话记录,最近一次的电话确实是拨给了她手机通讯录里面标注着MYLOVE的联系人,她的脑海里似乎立马就出现了卓烈炎的那张脸,不行!她不想见到他! “钱小姐,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只要过了这几个月,孩子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大概是钱思涵一脸茫然呆滞的神色,让医生误解了她内心的想法,不过医生此刻又说了些什么话,钱思涵压根儿就一句也没听进去,根据通记录里面的时间显示,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如果卓烈炎从公司往医院来,开车也不过就二十分钟左右,所以说她现在必须得走了! 就在这时,钱思涵的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跳跃的字母就连医生也知道是谁打来的,温和的轻笑出声:“看看你先生一定也急坏了,这才刚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又打来了,快接吧!” “嗯,医生,他应该已经快到了,我先去取药。”钱思涵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佯装镇定自若的和医生淡淡招呼后离开。 妇产科外的长廊上,放眼望去都是挺着大肚的女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身边有体贴的爱人相伴,唯有她,只单孤影,倍显落寞。 户外的金色阳光照耀在她身上,耀眼的光束间仿若飞舞着成千上万的微小精灵,钱思涵眼底的迷惘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抬起挺胸,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似乎在瞬间,她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新的规划和安排。 …… 钱思涵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找方若瑶,她十分淡定的先将手机调整为关机状态,这一次,她是打算真正彻底的要离开那个男人了。 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发现有家小旅馆不用身份证,钱思涵不用担心卓烈炎会找到这里来,因为这间小四合院的旅馆看起来像是属于无证经营的那种,虽然安全性差了点儿,不过却很适合隐藏,她想暂时先在这里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虽然是家很小的旅馆,但里面看起来却也算干净整洁,小小的房间里布置的典雅洁净,白色的木窗,米黄色的轻纱窗帘正随着微风摆动。 钱思涵坐在窗边,这会儿才想起还是应该给家里人打通电话报个平安,从昨晚白玉兰打过电话来到现在,她的手机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关机状态,想必妇人也一定很担心。 不料,她才刚刚把手机打开,机身便嗡嗡的震动起来,随之传来的是熟悉悦耳的铃声,钱思涵看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正是她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看见上面显示的来电,钱思涵的身体僵了一僵。 犹豫数秒,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接通电话,要分手还是干净利落点的好。 “你人呢?现在在哪儿?”卓烈炎近乎低吼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宛如从地狱里发出来的,即使看不见他的脸,也依然也感觉到他身上独有的危险气息。 “卓烈炎,我们分手吧!”钱思涵清冷的回应道,其实她清楚知道,如果男人真要花功夫找她,她藏在哪里都没有用,一切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卓烈有片刻的震惊,出轨的人是她,被媒体逮个正着的人也是她,他不嫌弃她依然如期举行婚礼,现在她反倒提出分手了,这是什么逻辑?还真是可笑! 下一刻,卓烈炎的声音再次传来,低沉而缓慢:“医生说胎儿现在还不稳定,你……先回来好好休养两日,我们如期举行婚礼。” “不会有婚礼了……”钱思涵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稳定的声音轻言道,可是手脚却无端端的发冷,身子一阵冷一阵凉,耳膜轰轰的响,整个身体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婚礼的事情岂是你说取消就取消?” 还未等她说完,卓烈炎便淡淡的打断了她的话,一字一句的几乎是咬着牙迸出来的。 时间……这一刻仿佛就此停止了,钱思涵心神不宁的咽了咽口水,坚定吐出:“我已经决定了,婚礼原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 “你决定了?好轻巧的答复!”卓烈炎犀利的声音再次传来,她几乎可以听见他鼻尖传来的不屑冷哼,问道:“就算你真的要取消婚礼,那也必须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好好的解释清楚。” “婚姻是两情相悦,是自由而神圣的,我不用向任何人解释,只要顺从自己的心意便好。卓烈炎,我们之间……结束了!”钱思涵默默地闭上眼睛,脸颊落下两行清泪。 或许电话另一头的男人也感受到了她内心受伤的情绪,电话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凝听着空气里流窜的气息。 好长时间过去,男人略带沙哑的嗓音传来:“回来!你现在是孕妇……” “你现在想起我是孕妇了吗?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钱思涵的声音轻飘飘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你说什么?”卓烈炎刚刚低沉下去的嗓音瞬间提高,声音里透出浓郁不悦,近乎低吼的嗓音再度传来:“女人,你刚才说什么?把话说清楚。” 即使是隔着电话,钱思涵闭着眼睛也能够想像得到他此时的表情,那对如墨般的黑眸,此刻一定跳窜着怒气的火花。 “我说……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孕妇,因为……孩子我已经处理掉了,他原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钱思涵平静的轻言道,黑白分明的双眸像是玻璃一样透明,仿佛什么情绪都没有,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啪——”钱思涵听见有东西砸碎破裂的声音,她知道他此时一定是怒气冲天,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笑,这个男人,应该是为自己忽略了他而发怒吧,她刚才的那番话,令他的男性尊严受到了打击,他应该是没有料到,还会有女人背着打掉他的孩子。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卓烈炎的声音近乎咆哮,骤然变得宛如魔鬼般骇人。 钱思涵真的很庆幸自己此刻窝在这间小旅馆里,否则她不能确定那个男人是否会杀了自己。 像是有某种东西卡在钱思涵的喉咙里,她长长的睫毛轻颤着,若是……她能够将他的这种反应,理解为他对她的在乎,对他们孩子的在乎,该有多好! 但是现在,她醒悟了,明白了,这个男人他根本就还不懂得如何深爱!所以,她要离开他,带着腹中的孩子一起离开他! “说话!”卓烈炎的声音透过手机传递进钱思涵的耳朵,几乎是震耳欲聋的感觉。 钱思涵唇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去,他的震怒似乎超乎了她的想像,再转念想想,他的控制欲一直都是专横的,她最清楚不过了,所以,他是因为无法掌控她,所以才会如此生气。 钱思涵突然感觉,这世界滑稽的令她感觉可笑,扯了扯唇角,唇角却僵硬的仿佛凝固了。 “你让我说什么?你不是亲口问过我,这孩子是谁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它不是你的!难道就算是这样,你还想让我把他生下来吗?如果他真的来到这世上,或许……你会觉得这是你一辈子的羞辱。”钱思涵的语气里含藏着从未有过的嘲讽和冷漠。 “……” 她的这句话出,竟让卓烈炎没有了声音,隔着电话,钱思涵似乎能感觉到男人握着电话的手在颤抖。 “媒体面前,我不仅自己丢尽了脸,还让你们卓家也跟着丢了脸,现在我退出……让一切都恢复到原本的位置。”钱思涵声音很坚定,语气里却充斥着令人说不出的伤感悲凉。 “回来!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听见了没有,女人,听见我说的话了吗?”卓烈炎的声音里依然是难掩的怒气,甚至也多了一丝怯怯的感觉。 他害怕了?钱思涵下一秒便否定了自己脑海里闪过的错觉,怎么可能?像他那样骄傲的男人,永远都像是高高在上的神邸一般不可侵犯,如同他自己就是主宰世上万物的神,其他人在他眼底都如同蝼蚁一般低贱的。 “别再逼我……我不想再回头,你就放过我吧,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我们之间就当是扯平了。”钱思涵的语气软了下来,她害怕被他找回去,她也知道,他一定有这个本事找到自己。 “回来!”男人的声音缓慢低沉,却又斩钉截铁,就两个字,没有多说其它。 天知道,此时此刻他是多少疯狂的想见到她,早上因为公司的事情,他没有招呼一声便离开了,回想到昨夜发生的一切确实是他过份了,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后面竟会引发诸多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