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失踪不见人影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6章 失踪不见人影

钱思涵一边固执的轻摇着头,一边喃喃道:“不可能!” “你是想逼我做出伤害其他人的事情吗?”卓烈炎的声音恢复了往昔的冷漠,低沉的威胁道,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他真的只是想吓吓她。 “你还是那么心狠手辣……”钱思涵努力的调整着呼吸,让自己平静,他依然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 “你杀了我的孩子,就想这样一走了之?钱思涵,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下得了手,就算……那孩子真不是我的,你也忍心伤害他,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都说虎毒不食子,你现在却杀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心狠手辣相比起你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卓烈炎的声音里透着戾气,更是酝酿着恐怖的风暴,咬牙切齿的问道。 “既然如此,像我这种心思歹毒,蛇蝎心肠的女人,卓先生就更应该放手了。”钱思涵轻声的笑道,微风从窗口拂过,吹动她的长发,优雅从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淡静无波,手下意识的轻轻抚摸上小腹。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卓烈炎的心底如同被刀子狠狠的捅了一下。 “我再说最后一次,回来!”卓烈炎的五指紧紧的握成拳用力砸上了什么,电话这一端的钱思涵听见一声巨响,心头一颤,下一刻却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不能再动摇,也绝不会再回头。 “这一次,不论卓先生使出什么招数,我也绝不会再对你屈服。”钱思涵清冷的嗓音似透着淡淡的笑,这对于男人而言,无疑是一种讽刺。 “女人,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看来都是被我惯坏了,钱思涵,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卓烈炎阴冽的语言里带着骇人的威胁,他的嘶吼仿佛要将钱思涵的耳朵震聋。 电光火石间,钱思涵脸色微微发白,背脊有股寒意渐渐升起,可是她却选择了勇敢的微笑,惨白的脸颊因为她嘴角的笑意而渐渐泛起了红晕。 此刻,一切都静止了,安静的仿佛没有了呼吸。 钱思涵抿了抿柔软的下唇,身体僵硬的好像冰块做的雕像,她缓慢优雅的伸出指尖,挂断了与他之间的通话,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笑。 …… 钱思涵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择,她知道依靠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无法挣逃出卓烈炎的势力,她需要其它人的帮助,而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人,也只有朱鹤轩。 “鹤轩,你……你方便见个面吗?”拿着电话,钱思涵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 “我随时都方便,只是怕你不方便而已。”朱鹤轩故作轻松,明明内心倍感意外,却用几分幽默的打趣口吻回应了她的话。 在接到她电话的这一刻,他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是落回到肚子里。只是,明明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却又小心翼翼不敢说半个字,唯恐不一小心又将她吓得消失无影无踪,昨天的晚报朱鹤轩当然也看见了,报纸上赫赫醒目的标题——卓氏财阀总裁未婚妻私会情人! 虽然图文并茂,上面清楚出现钱思涵裹着床单,惊慌失措出现在酒店房门口的照片,可是他心里还是充斥着满满的疑惑,不相信钱思涵会是那样的女人。可是,他却一个晚上也打不通钱思涵的电话,所以今天白日还特意去了趟星光设计部,却听人说她生病请了假没有来上班。 朱鹤轩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这一天朱鹤轩上班也没有精神,工作上的事情也是频频出错,心神不宁,隐约总感觉着有事情要发生,这会儿突然接到钱思涵的电话,除了安心,他更加紧张,两种矛盾复杂的情绪同时出现。 “鹤轩,这一次……我恐怕真的又需要麻烦你了,可是除了你,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朋友可以帮到我……”钱思涵也无法掩饰内心的紧张,轻柔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她真的很担心每晚一分钟都有可能会被那个人找到。 朱鹤轩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他的声音也相应的稳重低沉了些:“思涵,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 隐约间,他已经能够感觉到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一定出了问题,他也并非是想趁人之危,他只是真的放心不下钱思涵而已。 “你一个人来,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钱思涵担忧的道,她知道卓烈炎随时都会找到自己。 “你放心,我明白的。”朱鹤轩低沉的嗓音透着成熟男人应有的冷静沉着。 …… 很快,朱鹤轩高大欣长的身影已经坐在钱思涵对面,望着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肯多说的钱思氶,他的神情满是凝重,语重心长的道:“思涵,若是当初我能早些正式对你展开追求,或许一切都会变得有所不同。” “或许吧!”钱思涵淡淡一笑,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她没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不可能倒回去一切重新再过一遍,她也不习惯为自己做的事情去后悔,既然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且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那就要学会勇敢的承担一切后果! “思涵,你现在已经决定要离开他,那……我还有没有机会?你老实告诉我……”朱鹤轩望着她,正色的问道。 “鹤轩,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钱思涵面露难色,还未从一段感情中走出来,她无法自若的就开始安排下一段恋情,更何况她现在腹中还有个孩子,哪里还有那份闲情雅致,她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希望卓烈炎不要找到她,开始新的生活。 不过,她相信,时间中以冲淡一切,当他们相互离开对方的世界,一段时间后就会慢慢冷却忘记这段感情,即使对方已经永远定格在记忆里,那也只是他们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没关系,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这个道理我明白,你千万不要有任何压力……”朱鹤轩的眼底虽然闪过一丝失望,可是终究倒也还是很理性。 “谢谢你,鹤轩,谢谢你能够理解我,如果你觉得做为一个朋友而言,我的要求有些过份,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我绝对不会责怪你,”钱思涵低垂着眼敛,她不是个爱求人的人,这次找朱鹤轩帮忙也实在是迫于无奈,她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朋友是什么?就是关键时候要拉你一把的人。思涵,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就算做不成恋人,我也会默默地守护着你,只盼着能够看见你迈向属于自己的幸福。出国的所有手续我会尽快办好,你现在的情况还是暂时先入学继续深造吧,所有费用由朱氏承担,就当是做为我们企业的人才保送深造。”朱鹤轩淡淡一笑,话虽说得云淡风轻,眸底流露的深邃黯然神伤却是显而易见。 “鹤轩,真的……谢谢你!”钱思涵莫名哽咽了,她并不是个煽情的人,这一刻却是真的感动了。 …… 这里虽是夜晚,但整个半山别墅是被华灯点亮,无论是脚下还是头顶处,处处的璀璨夜灯如同一枚枚星子般闪烁,别墅的大厅内,卓烈炎黑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对面站着的男人,显得有些窘迫的表情。 “这点事儿都还没有办好?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卓烈炎如狮般的怒吼声,彻响整幢别墅。 “对……对不起,卓先生。因为钱小姐没有入住酒店,我们这边暂时还毫无头绪,不过现在我们对钱家所有人都进行了监视,只要他们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就能找到她的下落。我想……她总不能连自己的家人也不联系吧!”对面的黑衣男子脸上泛着微红,似乎因为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而感到愧疚,要知道在S市他们可是出了名的侦探机构,黑白两道通吃,如果这话传了出去,面子上还真不好看。 “如果她偏偏就和你想的不一样呢?那你打算怎么办?明天就是我和她的婚礼,你这是打算让我一个人完成这场婚礼吗?”卓烈炎低沉的声音透着威严,明天就是他要结婚的日子了,可是到现在他的新娘还不知道在哪儿藏着。 “卓先生,您放心,过了今晚凌晨,如果再没有消息我们就直接硬闯钱府,逼也要逼他们把人交出来。”男衣男子信誓旦旦的表态,眼神里倒是透着几分不容忽视的坚定。 “凌晨以后就是我大喜的日子,你这是想让我开门见红吗?哼!我警告你,钱家的人……你一根汗毛也不准动!”卓烈炎低沉的声音冰冷至极点,令人不寒而栗。 “不不不,卓先生,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刚才那么说……不也是一时心急吗?您说不动他们,那当然就不能动他们。”黑衣男子赔着笑脸应声。 “下去吧!还愣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赶紧找人去!”

上一篇   第155章 谈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