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绝对不是她!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7章 绝对不是她!

卓烈炎的情绪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他蹙了蹙眉心,修长的指尖随手挑开茶几上的雪茄盒,拿出一支来,另一只手拿着火机,燃烧的火苗就缓缓的点燃,他深吸一口,吐出一串串烟圈,将他的侧脸点缀得模糊不清…… 手机铃声响起,卓烈炎没有理睬,它响了好一会儿便停止的闪烁,可紧接着,王伯的声音传来:“大少爷,老夫人来电话了,她点名要找你。” 卓烈炎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只见他动作缓慢优雅,将雪茄放至性感的薄唇边深吸一口,这才缓缓开口回了王伯的话:“告诉她,明天的婚礼会如期举行,让她不用担心。” 只是一句简单的交待,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情与人交谈,哪怕对方是他最亲的老妈,王伯微微怔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随即按着他的吩咐去做了。 就在卓烈炎心情极其郁闷烦躁之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看见不是自己心里期盼的那个号码,便冷冷瞥开眼去,不予理睬,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儿,终于安静下来。 卓烈炎略显疲惫的缓缓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沙发椅背上,若有所思的冥想,手机信息提示音再次传来,男人犹豫数秒终于缓缓睁开眼睛,刚才那通电话是白灵菲打来的,他突然意识到她那边会不会是有了钱思涵的消息,所以特意打电话来通知他? 想到这里,男人倏地立直了身体,迅速拿过丢在一旁的手机,信息果然是白灵菲发来的,只是女人只发了一句关切的问候,无关钱思涵的任何消息,卓烈炎正打算再度扔开手机的瞬间,手上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改变了主意。 他拿起手机反拨过去,接通了白灵菲的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女人急切温柔的声音已经从电话另一头传来:“炎,你……还好吧?” “我没事儿!”卓烈炎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问,钱思涵的酒店绯闻风波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看见他时,眼神里都闪烁着扑朔迷离的异色,他并非看不见,只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思涵表妹会做出这种事情,不过……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炎,我觉得你们俩之间应该好好谈谈。”白灵菲的语气依然透着浓浓关切,实让人难以将她和那桩笑料的幕后主谋联系在一起。 “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好。不过……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她在哪儿,菲儿,我知道你住在钱家,如果你这边有什么消息的话,希望你能够通知我,明天的婚礼关系甚大,说得好听是卓家的面子,说得难听点,是关系着整个卓氏的股价涨跌,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卓烈炎和白灵菲之间怎么说也算是有那样一段过往,即使是没有办法做夫妻,也还是有份感情基础在这里的,对于白灵菲他没有隐瞒事情的真相,因为他明天的婚礼不仅仅只是婚礼这么简单,还有卓家的面子和身家。 “啊?”白灵菲好一会儿没能回过神来,当初她设下圈套的目的,也只是想拆散卓烈炎和钱思涵,现在眼看着钱思涵两天没露面,她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可是没想到的是,竟会连累到整个卓氏,没有料想到事情带来的蝴蝶效应,白灵菲也有些紧张了。 “明天的婚礼一定要如期举行……”卓烈炎喃喃的低沉嗓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这话像是在对白灵菲说,却更像是在告诉他自己。 白灵菲闻言,眸底突然闪过一道精光,脑子瞬间有了主意:“炎,我突然想到了办法,或许可以帮到你……” “你知道涵儿的下落?”卓烈炎的眼睛也在瞬间亮了,他就觉得不可能没有人知道钱思涵的去处,她最好的朋友方若瑶那时他也已经放了眼线盯梢,却也迟迟没有发现异常。 白灵菲眼底划过一抹暗色,在男人的眼里思涵表妹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她想告诉他的是,其实就算是没有钱思涵,婚礼也一样可以举行。 “炎,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思涵表妹的下落。不过……你还记得吗?你为思涵表妹订制的那件婚纱头纱是多用的,可是遮蒙住人的面部,只要在整个个婚礼过程中不要揭开头纱,完全可以找人代替思涵表妹完成这个婚礼。” 白灵菲沉着镇定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连卓烈炎也不禁震惊了,到底是女人的心思细腻些?还是白灵菲的脑子从来就不像他想像的那么单纯?他好像再一次重新认识了这个女人,心情莫名变得百感交集。 电话另一头的白灵菲似乎也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瞬间安静下来,随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炎,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这个方法不好?其实……我这也不是听你说关系着整个卓氏,所以才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不!你的主意很好,如果在天亮之前找不到她的话,恐怕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够帮助卓氏渡过这次难关了。”卓烈炎醇厚磁性的嗓音缓缓传来,语气所透出的坚决肯定也让白灵菲安心不少,至少她是真的帮男人分忧解难了。 下一秒,白灵菲转念接着又脱口而出:“炎,如果思涵表妹她真的失约了,不如……就让我来帮你吧!” 她的话出,明显感觉到卓烈炎又沉寂下来,男人没有说话,这让白灵菲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咽了咽喉咙再一次吱吱唔唔出声:“炎,你别误会,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帮到你,不想看着你和卓氏陷入困境。” 她的解释连她自己听着也被感动了,她不相信卓烈炎会一点感觉也没有,如果男人对她但凡还有一点点的情份,二人之间的关系就能轻易的更进一步。 “菲儿,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一切都还是等天亮了再说。”卓烈炎磁性低沉的嗓音幽幽传来,平静的让人听不出任何波澜,也猜不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 翌日,S市顶级的皇家酒店,这是间七星级的豪华酒店,临海而建,呈一座皇冠的塔形建筑,远远望去好像漂浮在海面上,令人乍舌的高度,毫不掩饰的炫耀着它的尊贵与奢华,在如梦境的景色下,折射出它独特的高贵光芒。 各色灯火闪烁下显得格外热闹,如童话中的城堡一样,豪华的大门缓缓开动,酒店里到处都挂满了如萤火虫般的彩灯,整个酒店都萦绕在浅紫色的荧光中,一旁的海水映衬之下,令人有如梦如幻的感觉。 在宽敞的酒店大厅中央,摆放着象征着卓氏企业的冰雕龙腾,被吊灯照耀得光芒流转,晶莹剔透,分外的高贵典雅。 知名的钢琴师静静地坐在白色的三角钢琴前,柔美的乐音从琴键中敲击出来,在空气中弥漫着,优雅如丝的乐声萦绕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使整个空间充满了浪漫神圣的格调。 灯火通明,星光灿烂,衣香鬓影,觥筹交错,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盛典,邀请的自然也都是上流社会的商政界人仕。 今天的主角正是卓烈炎和钱思涵,当主角出现时,现场即刻出现了骚动,卓烈炎岑冷的薄唇微微勾扬,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冷漠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耐人寻味的浅笑。 “炎——”卓夫人的眸光看似不经意的淡淡瞥向站在卓烈炎身边的那一抹白纱,却在眼神不经意滑落到她平坦的小腹时微微一怔,眸光很快再度回落到卓烈炎镌刻的俊颜上,欲言又止。 卓烈炎似也看出了母亲想要说什么,微微一记眼神暗示,卓夫人便什么都明白了,淡淡道:“宾客已经都已经到齐了,让主婚人也赶紧就位吧。” 在所有的宾客中,有一双漂亮的杏眸一直盯着新郎和新娘的方向,她就是白灵菲,从新娘挽着卓烈炎的胳膊出现时,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一袭白色华丽婚纱的女人,虽然整个身形看起来确实很像钱思涵,不过她还是能一眼辩识出来,那个女人绝对不是! 这个发现也让白灵菲心头一寒,原本直挺的身子更显僵硬,他宁可在外面找人来冒充他的亲娘,也不愿意让她帮他么?还是说……他是刻意要与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论卓烈炎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都让白灵菲的心情跌至谷底,她想要靠近他,却被男人无声的推开。 就在这时,卓烈炎的眸子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瞥向白灵菲的方向,女人瞬间收拾好心情,报以他一记淡淡浅笑,看见男人岑冷的性感薄唇,亦缓缓勾扬起一抹笑容,明明是在笑,却让人感受到不到一丝暖意,像他这样一个如子夜般难以猜透的男人,确实令人难以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