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女生最麻烦!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8章 女生最麻烦!

酒店一处偏僻的角落,朱鹤轩望着脸色苍白的钱思涵,小心翼翼的道:“思涵,你还好吗?我都说……你既然决定要走,又何必还要再来这里……如果真的放不下,为什么……” 朱鹤轩不禁连声叹气,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确实有些琢磨不透,他显得有些不能理解,既然钱思涵已经决定放手了,为何临走之前还要来看卓烈炎最后一眼呢? “我……想来看看,只是想看看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婚礼上还有另一个新娘!”钱思涵看似轻松的道,清丽的娇容漾开了迷人的笑波,只是这笑容看在朱鹤轩眼底,却是明显带着涩意。 远远的,钱思涵看见卓烈炎和穿着婚纱的女子站在了台上,耀眼的灯光下,他高大欣长的身影处处彰显着王者般尊重的气质,却也折射出令人难以抗拒的危险气息,而在他身旁,打扮精致的女子挽着他的手臂,虽然隔着珍珠头纱,让人看不清她的模样,整个人的气质却是透着说不出的优雅华贵。 钱思涵轻摇了摇头,够了,她是该离开了,此情此景,她便能毫无留恋,头也不回的离去。 “我们走吧!不然飞机该误点了!”钱思涵淡淡的道了声,低垂下眼敛,毫无留恋的朝外走去。 “走吧!”朱鹤轩温柔的道。 “谢谢你能陪我走这一趟,鹤轩。”钱思涵莞尔一笑,轻言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些多余的客气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否则……你就是不拿我当朋友看!”朱鹤轩的语气淡淡的,却是认真。 “知道了。”钱思涵莞尔笑了,温柔的颔首点头,缓缓转身。 …… 站在台上的卓烈炎,漫不经心的横扫着酒宴现声,不经意瞥间却意外的发现远远的地方,就在宴厅大门口一抹熟悉的背景,瞬间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那抹纤弱的身影,正是卓烈炎这两日魂牵梦萦的女人,她好像突然就从地缝里冒出来似的,令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他似乎忘记了这是在台上,他正在进行结婚仪式。 再次望向酒店大门的方向,那抹身影已经消失不见,难道是他产生的幻觉吗?卓烈炎眸底闪过一抹疑惑,可是幻觉怎么会如此清晰真实? 如同一阵旋风从台上呼啸而下,卓烈炎顾不得众人的惊呼及愕然,朝酒店外的方向追去。 “炎……”卓夫人的声音响起,她没有想到在结婚的礼台上,儿子竟突然抛下新娘就这样跑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吗?才刚刚缓和下来的局面,这会儿看来又要被他给弄砸了! 卓夫人及众人都望向卓烈炎奔去的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猜得到。 白灵菲的杏眸闪过一抹复杂异色,变得黯淡无光,她心里十分明白,只有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卓烈炎失控,难道是……她来了?! 白灵菲心里一直都很担心,钱思涵会不会因为那夜的事情而怀疑到自己头上,不过事情好像一直很平静,钱思涵并没有找到她头上来,大概是因为她和卓烈炎的关系正处于水火之中,根本没有闲心去思考这些。 眼下,白灵菲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卓烈炎不要追上钱思涵,就让他们擦肩而过,错过这一步,错过一辈子吧! …… 酒店的大门口,穿着礼服的卓烈炎轻喘着粗气,由于跑得太快的缘故,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可惜的是即便他的速度已经很快,却还是没有再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难道刚才那一幕真的只是他的错觉?卓烈炎不甘心的再将酒店周围的环境环视了好几遍,却始终也没能发现钱思涵的踪影。 “女人,你给我出来。”卓烈炎大声的咆哮着,只是他的话似乎并未起到什么作用,无人回应。 急匆匆的赶到洒店门口的卓夫人,还有随后而至的白灵菲,都清楚的看见了这一幕,白灵菲咬紧牙关,小手紧握成拳,她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给钱思涵,无论是相貌或才情,她都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对方,可是卓烈炎却偏偏走火入魔似的恋上了那个女人。 卓夫人的身体微微一怔,现在一切该如何收场?满堂的宾客都撞见了这一幕,让卓氏如何下台?只要明天的媒体将此事曝光,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成令卓氏头疼的大麻烦。 只是……接下来不论再你发生任何事情,钱思涵也不会知道了,她已经乘坐当于的航班去了西班牙马德里。 …… 西班牙的魅力不仅仅在于它的美丽,还有整合了罗马与日耳曼艺术风格的城市,终日不吝于向世人展示着它的风姿,让世人感受到它的浪漫与奔放。 钱思涵在马德里学习的同时,兼职在咖啡馆打工,她偶尔也会故作高雅的去听一场音乐会,或者学着当地土著人的样子,在腰间别上酒代,与周围的人们尽情狂欢舞蹈,虽然挺着大肚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却同样风姿卓越,美得让人一眼看见便难以忘怀,她就像一只穿梭在旷野里在蝴蝶,西班牙民族那份特有的疯狂与亲热,让她很快便融入进去,淡忘了情伤。 五年过去,钱思涵在马德里伊诺利大学选修的陶瓷专业取得了非凡的成绩,或许是因为原有的天赋,加上她独特的审美,在一次国际大赛中出自她手里的作品《马德里的春天》获得了大奖,瞬间也令她名利双收。 “诺诺,恭喜你!”比尔微笑着朝着钱思涵的方向走来,诺诺这个名字,是她到了马德里后重新给自己起的,也意味着新的重生。 而比尔则是伊诺利大学建筑系的博士导师,他也朱鹤轩的好朋友,当初朱鹤轩正是托了他的关系,才能顺利让钱思涵进入学校就读,同时他也拜托这位老朋友能够尽力多照顾一下当时怀着身孕的钱思氶。 只是,朱鹤轩的这位朋友,向来自持清高还一直单身的博士导师比尔,对钱思涵的感情却逐渐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拿她当成学校的学生般照顾,而是以一种爱恋的心情关照着她。 “谢谢你,比尔,如果没有你的鼓励,也不会有我今天的成绩。”钱思涵莞尔一笑,换作五年前,说什么她也无法预知今天的她可以成为被世界给予“陶艺界的毕加索”这样高端的称谓,名誉全球,身价飞涨。 “诺诺,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你愿意让我照顾你和那两个可爱的宝贝吗?让我每天为你们下厨,准备每一道精致的餐点……”比尔优雅风趣的好听嗓音传来,盯着钱思涵的眼神却是无比凝重认真。 钱思涵清楚的知道,对方用了委婉慎重且不失幽默的语言正在向她求婚,在西班牙这个热情奔放的国度里,她再次陷入到爱与婚姻的包围中,热情的西班牙人不像国内的男人,会因为女人未婚生子而退避三舍,他们的观念里有更多的包容,所以即使是生下两个孩子,钱思涵也一直桃花连连,追求者从来没有间断过。 但是,爱与不爱,嫁与不嫁,本就是命中注定。彼此双方一眼望去,心已一目了然。 钱思涵清楚的知道,眼前的比尔虽然很优秀,能够被他爱上真的是她的荣幸,可是他却不是她依依等候的人。在爱情面前没有对与错,没有爱与不爱,她只知道他们不合适。 “比尔,我想……以后你都不用照顾我了,因为我已经决定要回国。”钱思涵浅浅一笑,淡淡应声。 她这简短的一句话,无疑是拒绝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博士导师,比尔不禁黯然神伤,不过碍于一个男人应有的风度,他只能笑着点头,尊重她的选择。 …… 一幢小洋楼外,绿色的植藤爬满了栅栏,宽敞的院子里养着各种小动物,水缸里有鸭子,青石砖上漫步的乌龟,还有趴在车厘子树下睡觉的贵宾犬,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温馨。 不过却有孩子的吵闹声人二楼的窗户传来,两张典型的东方面孔的宝贝正用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似在争吵什么,从门口探进一颗头来,钱思涵面色淡然自若的瞥了他们一眼,用中文平静的道:“如果有人不愿意离开马德里,我也不介意和他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诺诺,是因为我们没钱付不起房租了吗?我可以给干爹打电话,让人献爱心捐助我们。”娃娃是个女生,她是姐姐,一双灵动漂亮的大眼睛像极了钱思涵,简直就是她的缩小型翻版。 娃娃的话刚说完,便听见弟弟糖糖的声音便抢先一步传来:“姐姐,妈妈已经说过,她需要工作挣钱,这样才能养活我们。” 虽然是晚出生几分钟的弟弟,可是糖糖看起来显然要比姐姐成熟稳重得多,而且看他对着娃娃说话时那不屑一顾的表情,说完还重重叹了口气,不耐的丢下一句:“诺诺,早就和你说过,她们女生最麻烦了,你现在该相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