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私生子的母亲是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59章 私生子的母亲是谁?

看着这一对活宝似的儿女,钱思涵还真是哭笑不得,明明是一胞所出的龙凤胎,从小一起长到大,他们却偏偏从小吵到大,从没让钱思涵的耳根子清静过。 刚被糖糖人生攻击过的娃娃当然也不甘示弱,漂亮的大眼睛没好气的白了弟弟一眼,撅着小嘴道:“你再说我坏话,下次诺诺没钱交房租的时候,我就让她把你卖了。” “第一,贩卖儿童是违法的,违法的事情诺诺不会干。第二,你既然知道要让诺诺卖了我,说明你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不值钱。”糖糖顽皮的冲着娃娃扮着鬼脸,还吐着舌头。 他的话却让娃娃气得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求助眼神望向钱思涵:“洛洛,你也不管管你儿子,就任由着他从小就欺负女生吗?” “现代社会男女平等,既然都说是平等了,哪里还有什么谁欺负谁?你如果不服可以欺负回来……”糖糖很绅士风度的潇洒耸肩,小小年纪也不知他这些态度都是跟谁学来的。 钱思涵无奈的深吸一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当然不能偏坦其中任何一个人,只能蹲下身来,一手拉着一个小人儿,让他们靠近自己的身体,一脸正色的道:“娃娃,糖糖,妈咪平常是怎么教你们的?” “洛洛说……娃娃和糖糖是一个整体,谁也不能离开谁,谁也不能欺负谁。”一对小人儿就像背诵行为守则似的,异口同声回答着她的问题。 “那你们又是怎么做的?每天这样吵来吵去,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一个整体。”钱思涵耸耸肩,一脸正色的道。 “可是……洛洛,是糖糖先欺负我的。”娃娃一脸委屈的撇撇嘴,依然有些不服气。 糖糖冲着姐姐扮了一记鬼脸,反驳道:“洛洛要回中国,是你不听话,所以我才要和你吵。” 娃娃的小嘴撅得更高了,钱思涵看着刚刚才消停下来几秒便又争吵起来的两姐弟,实在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她深吸一口气,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才冷眼睨向儿子,不冷不热的淡淡道:“糖糖,长大以后就读律师专业吧,否则太对不起你这张利嘴!” “洛洛,你还以为我就那么点出息吗?我才不要当小律师,我的目标是外交官。”糖糖丝毫不理会妈咪语气里的嘲弄,反倒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钱思涵看着儿子投向自己的漫不经心浅笑,稚气的俊颜透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魅力,明明在笑,眼底却闪烁着超乎同龄孩童的精光,望着一脸无奈的钱思涵,眼底的笑意变得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这迷人的小眼神,不禁令钱思涵心头一惊,太像了!他太像那个人…… 莫名,钱思涵的心跳怦怦加速,五年过去,为什么她还会有那种心跳加速的紧张感觉?她静下心来想想,这次回国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自从在国际上获了大奖,世界各地不少高校邀请她去任教,钱思涵似乎也察觉发现,其实自己还有做老师的潜质,可是最终在众多高校中,她还是选择了国内S市的一所大学,正是当年她毕业的T大。 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钱思涵自己心里很清楚,思乡情结也是一方面,虽然现在有了新的名字,新的身份,可是始终改变不了她是钱家女儿的事实,她想回家了,想爸爸妈妈哥哥,想依然奋斗在S市的好闺蜜。 特别是当听说白玉兰这次因突发性阑尾炎差点丢了性命,就让她恨不得下一秒便飞回到父母身边,五年了,该过去的都过去了,该面对的也始终要面对的,她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能再继续浪费下去…… …… S市,国际机场,袅袅走来一位冰山美人,黑色贴身小洋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脚踩一双黑色细高跟皮鞋,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如丝般嫩白细滑的肌肤,凝脂般的脸上戴着一副超级大的墨镜,将整个脸遮去了大半,她便是归来的钱思涵。 钱思涵空着双手,悠然自得的走在前面,而在她身后不远处,一对粉雕玉琢似的小人儿费劲儿的推着行李车,紧紧地跟在身后。 很快,钱思涵便看见了来接机的男人,一袭黑衣墨镜依然遮不住朱鹤轩的卓越风姿,高大挺拔的身材,穿着纯手工剪裁的意大利黑色西装,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深邃的黑色眸子明亮如星,眉宇间渗透着沉稳气息,真的是个非常吸引人的男人,站在接机的人群里,也能让他脱颖而出,看上去是那么的醒目。 与钱思涵目光相对,两人几乎是同时缓缓摘下脸上的墨镜,女人如琼花般绝美的容颜殿露出来。 “嗨——”钱思涵冲他招手,只是还不她迈腿上前,已经有两道身影嗖嗖从她身边飞疾而过,娃娃和糖糖见到久违的干爹,脸上已经笑开了花。 “爹地——”娃娃和糖糖飞奔而去,朱鹤轩稍稍弯腰勾臂,便将两个小娃儿一左一右全收入怀,高高抱起。 娃娃和糖糖又开始争宠了,或许是因为从小缺少父爱,他俩格外看重朱鹤轩这个干爹,每每当着朱鹤轩的面时,当干爹‘干’字也忽略了,就像亲生的一样。 钱思涵与男人眸光对视一眼,无奈的冲他耸耸肩,不想却就在这时,突然一大群记者蜂拥而上,镁光灯不停闪烁,顿时让场面变得混乱起来。 “朱总,请问你今天接机的这两个宝贝是谁?”记者在人群里来回的挤晃着身体,拿着麦对着朱鹤轩的方向大声询问道。 “听说朱先生结婚两年了,朱太太却迟迟没有生育,这两个孩子难道是朱先生在外面的私生子吗?那孩子的母亲是谁?” 想抢到第一手消息,是每一个媒体人的基本素质,大家不仅有挖掘新闻的能力,眼力劲儿也得好。 钱思涵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生涩的女人,就在这短短一瞬间,她敏捷迅速的推着行李车绕到一根大理石圆柱后,避开了媒体的镜头,没想到回来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不过也由此可以猜出,朱鹤轩这几天在国内的生意也应该是做得风声水起,来机场接个人也你惊动了这么多媒体。 不过,钱思涵接下来却是又要为男人开始忐忑,被人拍到他抱着娃娃和糖糖的画面,不会真被朱太太误会吧?想想朱鹤轩两年前好不容易成了家,夫妻俩恩爱甜蜜的日子才过了两年,可别因为她的出现而产生误会才是。 问题一个接一个,话题尖锐敏感,可朱鹤轩却不怒反笑,落落大方的对着众人扬起迷人的微笑,时而点着头,一直等着他们的问题全部提完,现场安下来,才云淡风轻的道:“如果各位想知道答案,我会另外单独召开记者招待会,这里是机场,希望大家不要影响到机场的正常秩序,也不要吓坏我的两个宝贝儿,他们还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那也就是说,朱先生的这两个孩子是在国外出生的,是吗?”有记者迅速敏捷的反应过来,连声发问。 只是,他们提出的问题却是再也无法得到男人的回答,机场安保人员已经过来维持秩序,朱鹤轩在安保人员的帮助下,抱着孩子很快离开了现场。 “爹地,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给我们拍照?”娃娃歪着脑袋不解的问。 “也许你们明天还能上新闻头条!”朱鹤轩淡淡笑着,意味深长的道。 “我们要当大明星了?”娃娃惊诧的瞪大眼睛,灵动的水眸难掩内心的兴奋。 糖糖冷不丁的丢给她一句:“你们女生只知道当明星,这叫虚荣肤浅,懂吗?洛洛可不希望你成为那样的女生……” 娃娃撇嘴,她自知自己说不过弟弟,便将求助的眼神望向朱鹤轩,娇嗲嗲的喊了声:“爹地——” 娃娃这一声,听得朱鹤轩心都碎了,再加上这张长得几乎和钱思涵一模一样的小脸,就更让他心疼不已,连声软着嗓子安抚道:“娃娃想当明星,那也是她的梦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只要你喜欢,爹地就一直会帮你达成愿望……” 男人的回答逸入糖糖耳底,他不禁像个小大人似的,无奈的叹了口长气,意味深长的小眼神睨向朱鹤轩的俊颜,频频摇头:“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原来这句话是真的,爹地,你这样没有原则性,太让我失望了……” 朱鹤轩听得哭笑不得,轻嗔道:“你在马德里欺负娃娃的事儿,爹地全都知道了,你是男生,以后可不能再这样。” “可她是姐姐,不是她应该迁让弟弟吗?”糖糖听见干爹偏袒娃娃,也有些吃醋的撇了撇嘴。 “好了,先回酒店安顿下来,有什么问题一会儿我们再慢慢解决,OK?”朱鹤轩短短十分钟不到,就已经感受到了带孩子有多么不易,他突然打从心底佩服起钱思涵来,她一个人又要念书,还要照顾两个孩子,虽然前两年家里请了佣人帮忙,不过后面几年几乎都是依靠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