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难舍的亲情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60章 难舍的亲情

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折腾了一整天的两个小娃儿终于进入了梦乡,朱鹤轩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肃然,回头看了一眼刚刚收拾好行李的钱思涵,压低嗓音问:“洛洛,你确定这次回来也不搬回家去住吗?其实……你也可以带着孩子暂时住在我那儿……” 钱思涵的人虽然是回来了,可却住在酒店里,这也让朱鹤轩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她说想低调回国,不愿意惹麻烦上身,而且T大也有给任教老师安排住宿问题,所以在任职报到前,她决定住在酒店。 “鹤轩,你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我知道你拿我当朋友,也疼爱两个孩子,不过今天在机场你也看见了,那些记者捕风捉影的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我若是搬去你家,恐怕麻烦会来得更快,而且你也会被牵连,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钱思涵的语气淡淡的,唇角勾着浅笑,不难看出心态的平和,这些年下来她真的成熟了。 朱鹤轩不再勉强,缓缓点头,又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看你妈?”。 “这会儿收拾好了东西,我就想去医院一趟,不过娃娃和糖糖恐怕还得麻烦你照顾。”钱思涵当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家人,不过自始至终,除了朱鹤轩,国内似乎还没有人知道她生了孩子,她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 朱鹤轩看着已经收拾好包包准备出门的钱思涵,不得不承认这些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反倒像一浴火重生的凤凰,比以前更加年轻迷人,骨子里凭添了几分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没关系,你去忙你的吧,一会儿我给挽晴打通电话,就留下来陪孩子。”朱鹤轩唇角的笑容,一如继往的温暖。 “谢谢你,朱鹤轩。”钱思涵点点头,脸上写满了感激。 “老朋友了,还用得着说这些客气话吗?再说……我不还是孩子的干爹吗?”朱鹤轩半开玩笑的轻笑道。 “那我走了。”钱思涵轻笑着道。 …… 五年了,钱思涵的亲人们也发生了诸多变化,最令她喜悦的一件事情就是哥哥成了家,嫂子夏洁还为钱家诞下了一个帅胖小子,只是唯一的遗憾就是,钱思涵自己没能回来参加哥哥和夏洁的婚礼,或许这会成为她一辈子的遗憾。 “钱思涵,是你吗?你回来了?你这个坏蛋……总算舍得回来了么?” 是方若瑶的声音,钱思涵没有想到刚走到医院的长廊,遇到的第一个竟是自己多年的好闺蜜,方若瑶刚才那一声的嗓门真的很大,从认识她到现在,钱思涵还是头一次听见她如此大声的说话,可见情绪之激动。 “多多……”病房里的病床上,白玉兰微颤出声,方若瑶的声音她并不陌生,听见方若瑶的声音从长廊外传来,让她不由激动的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 “妈——”病房门被推开,钱思涵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病房,顺着一眼落到病床上,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五年来她没有尽到一个女儿的孝道,虽然她履行了一个当母亲的职责,可是却不是一个好女儿。 “爸……”钱思涵奔向床边,站在病床边的钱佰力终于从怔愣中回过神来,一把搂女儿入怀,五年不是一段短的时间,它改变了很多,让她愈发成熟,愈发坚强,可是却也让父母的眼角刻下了深深的皱纹。 “多多,这些年在外面辛苦了吧?”钱佰力抚着女儿的头发,温和的问道,声音却微微的发颤,听得出他激动的心情。 “不辛苦,一点儿也不辛苦,就是……让您和妈担心了,是我不对,爸,对不起,对不起!”钱思涵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眼泪哗哗的往下落。 “快让你妈好好看看你,这些年呀……最想你的就是她,你这孩子……又不肯给我们地址去看你……”钱佰力无奈叹息一声,从小到大她这个女儿都是他的骄傲,其实这些年也并非完全没有与女儿见面的机会,只他们夫妇最终还是想尊重女儿的决定,等她真正解开心结的那一天,他们就一定能够团聚。 “妈,我……回来了,您……瘦了!为什么生病也不告诉我?”钱思涵顺着老爸的目光望向床榻,情绪也在瞬间失控,眼泪开始哗哗的往下落,她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决定回来,没能好好陪在妈妈的身边照顾。 “妈不想影响你的学习,这几年你也不容易。”白玉兰浅浅的一笑,温柔的道:“多多啊,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刚进门妈都差点一眼没能认出来,你说这次回来是要留在T大任教,这意思是说……再也不走了,是吗?” “妈,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钱思涵声音哽咽,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再也不想松开,母女俩就这样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好,好!妈盼的就是你这句话……”白玉兰的泪是喜极而泣。 钱思涵一边擦着眼泪,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虽然她没有带回娃娃和糖糖,可是也该是时候让家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了,从包里掏出手机,不言未发,她默默递到白玉兰面前。 所有人似乎都不明白她的意图,唯有第一眼看见手机屏保图片的白玉兰微微一愣,那是娃娃和糖糖的照片,俩个小家伙一副神气十足模样,娃娃一手叉腰,颐指气使的指向糖糖,一脸气鼓鼓表情,而糖糖则是蛮不在乎的冲她扮着鬼脸,这是两个小家伙生活中时常出现的画面,也是钱思涵偷拍的,因为爱极了他们的模样,所以用来做了手机屏保。 “他们……”白玉兰盯着娃娃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儿,这小人儿和钱思涵小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得不引人遐想,令她怔住半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妈,他们都是您的亲外孙,女儿叫娃娃,男孩叫糖糖,他们是一对龙凤胎。这些年我不让你们去看我,就是不想让你们看见我一个人带着俩个孩子,怕你们会心疼,今天……我回来了,是因为我发现除了他们俩个小家伙,你们也是我生命里不能缺少的人,我后悔自己离开了这么久……”钱思涵望着爸爸妈妈,一脸正色的轻言道。 “孩子的爸爸是……”白玉兰微微颤颤的反问,这个时候不是她该生气恼怒的时候,做为一个母亲,她知道女儿这些年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更何况当年的她,自己原本也就还只是个孩子。 “妈,不要再提他,我和他之间早在五年前就结束了。”钱思涵别过脸去,往事不堪回首,她不愿意再提那些陈年旧事,这一次回国,她是以洛洛的身份归来,不再是那个与他有关系的钱思涵。 白玉兰又是一愣,下一刻伸手抚上照片上的可人儿,喃喃的念道:“娃娃,糖糖,娃娃,糖糖,真可爱的俩个小家伙,只是……你怎么没有带他们回国呢?” “妈,在飞机上的时间太长,俩个小家伙都累了,一回酒店就睡着了,所以我没能带他们来看您。” “回来了怎么住酒店?家里那么宽敞的地方……”白玉兰皱紧了眉头。 “妈,那俩个小家伙的精力非一般的旺盛,他们若是住回去,只怕家里人都得被闹坏,况且……T大给我安排了公寓,明天就报到了,我想着你现在还在医院,所以干脆就不要惊动大家,暂时在酒店住一夜,明天直接搬去学校了。”钱思涵轻笑的回答。 “你这孩子,既然回来了,怎么不回家住……”白玉兰的声音里带着期盼,似乎又有几分忧愁。 “妈,我不也是为了工作方便吗?T大有附属幼稚园、小学、中学,我和孩子们住在那边还是方便些,周末我也可以带着他们回家……” …… 从医院出来,钱思涵和方若瑶手牵着手,安静的走在林荫小道上,好闺蜜分别几年,明明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若瑶,你胖了,看来杨明皓把你养得不错……”钱思涵淡淡一句玩笑打趣,拉开了话幕。 “你瘦了,这些年一个人在外……不容易吧!”方若瑶咽了咽喉咙,想想自己也是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虽然做了全职主妇,却依然感觉忙得不可开交,她真的不能想像钱思涵怎么可以一边学习,一边抚养两个孩子。 “其实也没什么难处,只是刚生娃娃和糖糖的前两年,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所以请了个帮佣,不过后来我觉得太贵,索性还是全都自己来,他们很乖,晚上他们睡着了我可以做一些陶艺,这样也能挣些家用。”钱思涵云淡风轻一语带过,所经历过的那些磨难从她口里说出来,听着都是那么的轻松。 “思涵,你变得越来越独立了,和你相比……我感觉自己真的太逊了。”方若瑶不禁揉了揉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