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娃娃的抱怨才刚刚出口,便听见糖糖一副小大人的姿态慢悠悠出现在她面前,冲着她坏坏一笑,不甘示弱的道:“洛洛给我们读的国学书上,孔子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连孔子这样大智慧的人,都觉得女人才是麻烦的生物……” 娃娃选择了闭嘴,不与他继续争辩,却是上前拉上洛洛的手,一脸委屈的道:“洛洛,我不想要弟弟,我喜欢妹妹,糖糖你他总是欺负我,今天在计程车上他还拆了我的头花,现在也不肯还给我,那可是我最喜欢的KITTY头花。” 不等钱思涵开口,朱鹤轩已经走到了糖糖跟前,压低嗓音道:“糖糖,快把娃娃的头花还给她,你是男孩,不能欺负女孩。” “早就男女平等了,她也经常欺负我,我们扯平!”糖糖耸耸肩,一副蛮不在乎的无所谓表情。 朱鹤轩发现这个平日里并不随便开腔的小子,倒还真是有点儿小个性,也不知他的小脑袋瓜子里都装着什么,伶牙俐齿,还真是就算大人也会败给他。 “那你先把娃娃的头花还给她,就算是谈和了!”朱鹤轩最心疼的还是娃娃,看着小丫头那双泪眼汪汪,他就忍不住想做和事佬。 糖糖仰着小脸,带着几份得意的傲骄:“头花我藏起来了,你们谁也找不到!” 朱鹤轩笑着问:“藏哪儿了?” “藏在今天来时坐的计程车上,有本事你们就去帮她找回来吧!”糖糖唇角也挂着甜甜的笑,灵动的大眼睛却是闪烁着坏坏狡黠。 他这话一出,娃娃顿时大哭了起来,惊得钱佰力和白玉兰夫妇忙不迭失的赶紧上前安慰。 “娃娃不哭,弟弟不是故意的,他一定是不小心遗忘在了计程车上……”钱佰力负责抱着外孙女,白玉兰则负责哄她。 却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和他们唱起了反调,糖糖稚气的声音坏坏传来:“我就是故意的,谁让她总喜欢向洛洛告状。” “哇——”娃娃的哭声更大了,搂着外公的脖子,趴在钱佰力肩膀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楚楚可怜的几乎看得人见犹怜。 这更让白玉兰和钱佰力手足无措,拍拍她的后背继续安抚:“娃娃不哭,外公外婆你明天就去给你买新头花,一定比以前的那对更漂亮。” “我……只想要……自己的KITTY头花……”娃娃抽泣着,模样更是惹人怜爱。 整间屋子除了两个人一直抱着旁观的态度,那就是钱思涵和儿子糖糖。 “娃娃,今天可是我们第一次到外公外婆家做客,演够了吗?”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云淡风轻的口吻不禁让其他人微微一怔。 众人的目光不禁投望向钱思涵,不明其中意味,这时糖糖故意轻咳两声,代表妈咪发言了:“大家不要被娃娃的眼泪欺骗了,虽然我不想让她成为大明星,不过……不能否认她算是演技派。” 这个答案还真是令众人跌破眼镜,再望向娃娃,只见她面露尴尬的抹了一把眼泪,楚楚可怜的望向外公外婆:“刚才说好明天给娃娃买新头花的,还算数吗?” “当然……当然算数。”白玉兰虽然有点懵了,还是连声附和,不到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发现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女儿生下的这对龙凤胎,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缠,她领悟到钱思涵前面说过的话,这两个小家伙若是真住在钱家,恐怕还真是会闹得他们不可开交。 “小朋友们都排排坐,舅妈今天亲自下厨,做了最拿手的糖藕,相信一定会是所有小朋友的最爱。”夏洁愉悦的声音传来,家里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她是最开心不过,原本她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可自从结婚生子后,朋友来往是越来越少,因为怀孕的关系,钱楷骏也不允许她独自外出,她也只能在家跟着厨房的严婶学习做菜来消遣。 糖糖尝了一口,皱着眉头说难吃,夏洁颇显意外,不能置信的反问:“可是……娃娃、雨柔她们刚才都说好吃,而且你之前不是也尝过的吗?也没听你说难吃呀?” 糖糖嘟嚷道:“刚才是因为我在看书的时候,舅妈硬塞到我嘴里的,我的注意力都在书上,吃的是书的味道,可现在不一样,我的注意力全在这片糖藕上,吃的是它本来的味道。” 夏洁倍受打击,她做的糖藕可是受到大家公认的味道好,所以她才会每天都做,还无比热情的给家里的每个人品尝,不过这几天她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老公钱楷骏总会以各种理由逃脱品尝她做的糖藕。 想到这儿,夏洁犀利的目光移落到钱楷骏脸上,只见男人心虚的避开了她的眼神,小不点儿糖糖的声音再度幽幽传来:“舅妈,你就放过大家的胃吧!以后不要再进厨房了,你不适合干这个……” 闻言,夏洁白皙的脸颊唰的就红了,钱思涵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轻嗔出声:“糖糖,不可以这样对舅妈说话,没礼貌。” 糖糖撇嘴,似乎也觉得委屈,屋里不少人却是掩嘴偷笑,唯有来自西班牙的比尔不拘小节,豪爽的大笑出声,用还算流利的中文笑着道:“洛洛,我觉得糖糖说得对,他是诚实的孩子,给出了诚恳的建议,你不应该批评他。” 夏洁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附和着比尔的话道:“对对对,糖糖是个诚实的孩子,我应该感谢他,否则我可能会在厨师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到最后可能会把楷骏吓得连家也不敢回了也不一定……” 她最后这句自嘲的笑谑,也反所有人都逗笑了,糖糖灵动的眸光闪烁,盯着夏洁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冲他咧嘴一笑:“舅妈,你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女人,这个……有利于胎教。” 看他一副小大人似的模样,再次将所有人都逗乐了。 …… 卓烈炎从电梯口出来,去办公室的途中经过秘书的办公桌,刚刚走过去,他又倒转了回来,办公桌上的一本时尚周刊吸引了他的注意。 朱氏财阀总裁私生子曝光?孩子生母成谜?小三出现是否将逼退正宫?! 封面上的英俊异常的朱鹤轩,怀中一左一右抱着两个漂亮极了的宝贝,而其中小女孩的那张面孔就像藏着巨大的磁铁,吸引了卓烈炎的目光,他直勾勾的盯着那本杂志,突然伸出了手。 看着老板从自己的办公桌上不请自取,拿走了一本女人最爱的八卦杂志,秘书不禁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唯恐那样的举动会令自己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坐在办公桌前,卓烈炎眯着狭长的眼,开始细细研究杂志封面上的那张照片,突然让他注意到,就在离抱着一对孩子的朱鹤轩不远的那根大理石柱旁,有一抹熟悉的模糊身影。 还真是太巧了,朱鹤轩到机场接机,她推着行李车归来,天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再一次,卓烈炎的注意力回到杂志封面的那张照片上,女孩的小脸……太像了!简直就像是她的缩小版,如果这样还是巧合?不管别人信不信,总之他是肯定不会信的! 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想想五年前的那场婚宴,他从现场跑出来后,就再也没有回头,导致第二天卓氏的股票大跌,一切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因为那一时的冲动,他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重新整顿公司,将失去的损失一点点的再挣回来。 也因为他的冲动,卓夫人一时血压上升脑溢血,差点把命都丢了,至今还坐在轮椅上无法站起来。 也正是因为卓夫人突然病倒,让卓烈炎再一次严肃认真的进行了自我反省,他发现造成卓家面临前所未有困难的人,正是他自己,如果不是他在感情那么偏执,也就不会造成如此大的灾难和损失。 这五年来,他的生活里除了工作,就只有工作,卓氏一年年以数倍计算的利润足以说明他的努力,与国际接轨的跨国交易足以看见他的成就,能够和里德王子这样的皇族攀扯上交情,也足以证明了他非凡的能力。 可是却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她又出现了,而且……还背着极其可耻的身份,做别人婚姻的第三者,不耻为朱鹤轩生了两个孩子。 看来她的坏习惯还是没有改,勾三搭四,永远将自己定位为男人有附属品。 如果她真的不能学会长一堑长一智,那么……他倒不真不介意好好给她上生动的一课。 想到这儿,卓烈炎握着杂志的有力大手不由的收紧,封面上的图片紧紧的褶在了一起,变得扭曲不堪。 缓缓,男人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只闻他低沉森寒的嗓音幽幽逸出:“听着,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