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令他难以自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65章 令他难以自持!

“没想到朱总和太太原来如此有爱心……希望朱太太能善待那两个孩子。”卓烈炎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始终挂着浅笑,如鹰枭般犀利的眸牢牢的锁定朱鹤轩镌刻的俊颜,看她一副镇定自若模样,还真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 “挽晴自己还像个孩子,所以我们才会打算过两年再要孩子,不过……卓总放心,挽晴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一定会善待两个养子的。”朱鹤轩笑着淡淡道,深邃的鹰眸与卓烈炎相对。 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故意打岔道:“里德王子这位美丽的女士,应该是你的王妃吧?” “抱歉,我太失礼了,竟然忘了将我最美丽的妻子介绍给洛洛小姐。”里德显得有些抱歉,望向一旁的露西,略显歉意的耸了耸肩膀,以示他的愧疚。 钱思涵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没关系,其实就算里德王子不介绍,我也能猜出几分,仅仅只看眼神就知道,你们是相爱的一对。” “洛洛小姐这么说,露西和我都该难为情了。”里德王子温柔的笑道露西的脸微微泛着红晕,笑而不语。 “里德王子,我们是不是也该进入正题了?”卓烈炎不冷不热的淡淡开腔了,面无表情,他现在最不习惯的应该就是有人在他面前秀恩爱。 “卓总说的对,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朱鹤轩瞬间也显得严肃起来。 …… 钱思涵和露西转移阵地,到了偏厅的茶座聊天,男人谈生意上的事情,她们听不懂,也不想听,还不如离得远一点,免得打扰到他们。 露西虽说是欧洲人,可行为举止却不似想像中的那么豪放,举手投足皆透着成熟女性的优雅华贵。 “真羡慕像露西王妃和里德王子这样恩爱的夫妻,你们看起来很般配。”钱思涵温柔的轻笑道。 瞬间的沉默后,轻柔的声音从露西喉间逸出:“其实……你就是那位钱小姐,对不对?” 她突如其来的这句问话,完全出乎钱思涵的意料之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坐在旁边一声未发的露西王妃,竟有如此超凡卓越的洞察能力,她怎么就能看出其实洛洛就等于钱思涵呢? “你是卓以前的未婚妻?所以不想被他认出来,是吗?鹤轩是站在你一边的……”露西唇角勾起浅笑,从钱思涵眼底流露的惊愕表情,她已经知道了答案,随后不疾不缓的继续做出分析。 “这个……我可以不承认吗?”钱思涵脸上划过一抹尴尬,嘴角扬起丝丝苦涩自嘲。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选择,想用什么样的方式生活是你的自由,我不会揭穿你。”露西浅笑轻吟,漂亮的碧眸凝盯着钱思涵的水眸。 从她真挚的眼神里,钱思涵能够感受到她的诚意,她相信露西是个值得信赖的女人,因为她的眼睛那么的澄净明亮,没有一丝杂质。 “谢谢你,露西王妃。真的很羡慕你,并非每个人都能幸运的得到幸福……”钱思涵由衷的轻叹道。 “每一个婚姻都有它的不易之处,只有经过磨砺的珍珠,才能绽放出夺目光彩。”露西淡淡的道,她的话令钱思涵怔了怔,这样的话,似乎她曾经在哪里听过,虽不是原话,但意思却是相同的。 钱思涵一时感觉脑子有些混乱,莫名的烦燥,她对露西道了声:“不好意思,露西王妃,我去趟洗手间。” 露西点了点头,温柔的表情犹如一株幽兰,浑身慑放出的淡淡雅香,令人不觉的被她吸引。 …… 钱思涵狠狠的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从洗手间走出来,一道意外的身影伫立在她面前,卓烈炎正倚靠着门栏边,犀利的眸紧锁她的美颜。 钱思涵眸光一黯,清冷间保持着距离的冷漠:“卓先生,有事儿吗?” 卓烈炎挑了挑眉毛,没有出声,径自用紧迫的双眸盯着钱思涵。 钱思涵深吸一口气,稳住有些紊乱的心绪,迈着尽量从容的步伐朝外走去。 在即将要越过卓烈炎之际,在双大手毫无预警的握住她的手臂。 “卓先生,您这是做什么?”钱思涵用力的挣脱他放在她手臂上的火热大掌,眉心轻皱,黑白分明的瞳仁平静无波。 “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钱思涵。”卓烈炎薄唇微勾,正在以紧迫的眼光侵略着她,对着钱思涵慢慢的伸出他修长的手指。 钱思涵微怔,她本能地想要躲闪开,卓烈炎却仿佛早已预料到了似的,手指紧紧地箍住她的下巴,缓缓地加重了力道。 钱思涵慢慢的凝神,然后调整呼吸,让脸上的表情变为空白,声音中透着一丝清冷:“卓先生,您这样做不觉得太失礼了吗?我早就说过……我不是您认识的那个女人,请您松手。” “如果……我说我不放开呢?”卓烈炎松开对她的钳制,手却将她的身体轻轻的一带,逼至了墙角,将她环在自己的臂弯之中。 钱思涵慌乱的想要逃离,眼前的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狂野的气势,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一头凶狠的猎豹正瞄上了美食一般。 这种眼神……她太过于熟悉了,虽然已经时隔多年,她依旧难以忘记。 钱思涵开始害怕了,呼吸也开始紊乱起来,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惜的是……后面已经无路可退。 “女人,你害怕了?”卓烈炎在钱思涵的耳边低沉的轻吟道,声音里带着几分邪魅,以及他惯有的不容拒绝的威严。 “卓先生,请您自重,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影响到你和里德王子之间合作的事情。”钱思涵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可是她却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微微的发颤。 “你觉得……自己真有那样的本事吗?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卓烈炎性感的薄唇微扬,坏坏的笑道,犹如黑夜里走出来的撒旦,令人不寒而栗。 “卓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我长得像你以前的未婚妻,那你未免也太幼稚了……”钱思涵暗暗深吸一口气,内心告诫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稳住! “幼稚?!既然你说我幼稚,那我就幼稚给你看看……”卓烈炎若无其事的道,狭长的眼半眯着,显得有些暧昧,有些诡异。 钱思涵心底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还没等她的脑子转过来,卓烈炎已经突然一把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以胸靠背,‘壁咚’的方式将她抵至墙上,他的下巴则搁至她的肩膀上,汲取着她身上扰人梦牵的馨香。 “卓先生,你……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再不松手……我要喊人了。”钱思涵就像是看到了魔鬼般的惊悚神情,一向处理得很好的情绪也瞬间荡然无存,她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几乎就要晕倒了。 “你什么时候见我怕过……”卓烈炎火烫的薄唇吻在她的颈上,存心留下鲜明的吻痕。 “你……”钱思涵惊慌出声,水漾般冷静的双眸也渐渐被慌乱所取代。 她不能叫,她不想让朱鹤轩牵涉进来,她也不想影响朱鹤轩他们的合资案,她不想欠朱鹤轩的越来越多,因为情债最重,她是还不起的。 “五年不见,你是越来越美了,还真是美到……令人难以自持!”卓烈炎原本环在她腰际处的大掌也开始不安分起来,隔着裙子开始描绘着她的柔美曲线。 “不,你再这样我就真的不客气了,不管你是谁,你这样做都是不被允许的!我可以报警,告你企图性、侵……”钱思涵瞪大了美眸,侧着俏脸瞪着卓烈炎,声音颤栗。 “报警……你觉得警察会相信你的话?我卓烈炎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企图对你性、侵……”卓烈炎的唇边逸出一抹性感的笑意,耐人寻味的低沉嗓音透着满满蛊惑。 缓缓,他的语速突然变慢,黑眸渐渐变得浑浊,薄唇也开始在她的颈窝间来回摩挲:“不过……你这一说还真提醒了我,开始怀念你当初和你在床上的感觉做的感觉……” 他露骨的话语,令钱思涵心头猛的一颤,他的话,让她陡然想起他的无情,他的残忍强悍,及专横霸道! 钱思涵调整呼吸,将浑身僵硬至极点,然后直直的望向卓烈炎那双深邃不见底的深潭,淡淡的望着他,平静的眼眸流露出从容的目光,就像是要望穿他的身体。 卓烈炎的心没来由的忽然一紧,就像是被某人用刀狠狠的捅了一下。 “不准用这种眼神看我。”卓烈炎低沉的嗓音在钱思涵的耳畔响起,带着压抑的薄怒。 钱思涵的笑容轻柔无害,清澈的眸子被清冷所掩盖,细柔的嗓音淡淡的开腔:“堂堂总裁大人,不过只是个对女人用强的臭流氓!” “你说什么?”卓烈炎的眸光渐渐幽暗,心中一冷,骨子里透出一股森寒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