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他认出了她!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66章 他认出了她!

“难道不是吗?卓总此时此刻,不是正在对一个你不熟悉的女人耍流氓吗?难道你看不出我根本就不愿意?这样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耻。”钱思涵一字一句如利刃般,清冷的射向卓烈炎。 卓烈炎的浓眉开始紧紧的聚在一起,眼中迸射出慑人的冷光,他大手猛的一用力,将钱思涵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然后死死的将她抵在墙上。 “我从来不会强迫女人。”卓烈炎的嘴角慢慢扬起冰冷的笑容。 就在钱思涵以为就要松下一口气的同时,男人的薄唇再次张开,拉长着尾音:“不过……” 钱思涵原本欲要落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处,水漾的眸子望向卓烈炎,虽然表现的波澜不惊,但是她掌心的滑腻感,足以说明了她此时内心有多么惊恐。 “对于像你这种,我就偏偏破例了……”说完,他蛮横的薄唇再次吻上了她的红唇,霸道的掠夺着她的芳香。 “你……你浑蛋!”拼了命的想挣脱他的狼吻,钱思涵左右摇着脑袋躲避着,大声的呼道。 “浑蛋?女人,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听的……就是你说这两个字!”卓烈炎的声音里透着戏谑的味道,若有所指的说道。 由于两人形体上的悬殊,让钱思涵丝毫不能撼动他分毫,最后……只能任由着他侵略,她木纳的瞪着卓烈炎,对于他的亲吻不做任何回应,哪怕是细微的。 “该死!”卓烈炎松开钱思涵,巨大的怒气瞬间在他的胸膛间炸开,对于她的木然他显得有些恼怒,双掌覆在墙上,将钱思涵圈在他的范围中,她却清冷的望向地面,眸子里平静无波。 望着她的脸,卓烈炎突然想起杂志封面上的那个小女孩,模样几乎与她一模一样,就算是向来不怎么多看孩子一眼的他,印象也极其深刻,牢牢的记住了那张小脸。 “孩子是你生的?”卓烈炎好像突然间忘记了继续侵略,因为分想知道更多其它事情。 钱思涵蹙了蹙眉头,眸光有一丝波动,不过很快好她便反应过来,男人口中的孩子显然是意有所指,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卓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她鸟黑的眼珠没有一丝的波动,静静的看着卓烈炎,声音淡漠。 “朱鹤轩领养的孩子,其实是你生的……对不对?看来这五年里,你们的关系一直没有中断?那个三流明星呢?你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了断了吗?”卓烈炎的目光冰冷至极点,手上的青筋已经开始突显。 “我根本不知道卓先生在说什么,虽然我不想再强调同样的话题,可是……卓先生你肯定弄错了对象,我们之间仅仅只见过两面而已,一次在机场,一次就是今天,仅此而已!”钱思涵努力保持淡定,可声音却明显激动的加高了分贝。 “很好!”卓烈炎俊脸上的神情,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的声音里夹杂着冰冷和鄙夷。 “卓先生现在可以松手了吗?” “松手,当然……” “女人,别忘记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的床上功夫是我调教的,就算你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我。”卓烈炎咬上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轻喃道。 “卓先生不要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钱思涵摇着头,长发随着她头部的摆动轻舞,带着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 卓烈炎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欲望更加浓烈了一些。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卓烈炎火热的指尖依旧给钱思涵的肌肤带来了一阵强烈的战栗。 不,不可以! 钱思涵死死的咬着唇,将涌上来的灼热感觉硬是一点点的压制了下去,直到喉咙处感觉到腥甜的气息,她将自己清冷的双眸射向卓烈炎。 “卓先生,难道连拒绝二字也听不懂吗?!”钱思涵声音同眸中的光亮一样清冷,言语之中充满讥讽之意。 “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或者说……这五年的时间,有其他男人把你调教的更加高明了。”卓烈炎猛的松开手,胸膛内的欲望被翻涌而上的怒气全然掩盖,唇边忽然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有着惊心动魄的邪魅。 钱思涵的手指紧紧的拽住裙角,手中的冷汗将裙角沁湿。 “卓先生也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请注意个人修养,我不想和你因此而纠缠不清。”钱思涵紧了紧喉咙,低嗔出声。 “以为就这样便轻轻松松的摆脱了?女人,别异想天开了。五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你,你觉得我会如此轻易的让你过着太平日子吗?”卓烈炎的薄唇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声音如锋利的冰尖,直直的刺入钱思涵的心脏。 钱思涵的脸色苍白如纸,寒冷从脚尖一直蔓延至她的大脑,仿佛她此时此刻就站立于冬天冰冷的海中里一样,一点一点的将她的身体冻僵,一点一点冷的她无法呼吸…… 而卓烈炎却在这个时候,缓缓松开她的身体,慵懒不失优雅,将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脸上带着淡漠倨傲的笑容,神情冷冽无比,向门口迈开长腿。 在临走之前,他突然回头,冷冽的眼神再次飘向钱思涵,性感的薄唇微微扯动,虽是一字未出,可那副神情似乎在告诉钱思涵,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走着瞧! 听着他沉重的脚步声离去,钱思涵依然感觉身体发颤,长长的睫毛开始轻轻的颤动着,身体顺着墙角渐渐下滑,直到最后蹲坐在地上,紧紧的环抱着自己的双膝,身体缩成小小的一团,灯光下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小,变成一团小小黑影。 钱思涵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努力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她不能因为男人的几句威胁而变成胆怯紧张,就算他真的认出了她,她也没在害怕他的理由,不是吗? 然而,指尖却不受控制的冰冻凉起来,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这样?五年过去了,为什么他还不肯放过她?难道她这次回国的决定是错误的? 可是,亲情让她又如何能够割舍得下,在国外的五年,她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亲人,无时无刻不挂念着温馨的家,突然感觉自己再次卷入漆黑不见五指的漩涡急流,她会被冲到哪里去?钱思涵自己也不知道。 这世界是多么的荒诞,如此不公,她只是个平凡无奇的女人,想选择平静的生活就这么难吗?刚才她亲耳听你他说,不会轻易让她过上太平的日子,这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从骨子里还记恨着她?五年来从不曾忘记她带给他的耻辱……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钱思涵整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不知什么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搭在她的肩膀,钱思涵条件反射的用力挣扎,甩开那只大手,可当她泪眼朦胧看清楚面前的人时,面色微怔。 朱鹤轩凝盯着眼前的女人,眼底写满了不安,低沉的声音轻缓的道:“洛洛,发生了什么事?” 钱思涵显得有些慌乱的擦拭去脸颊上的泪痕,无力的不停摇动着脑袋,说不出话来。 “他认出了你,对不对?”朱鹤轩蹙了蹙眉心,一脸肃然的问道。 钱思涵先是一怔,既然像朱鹤轩也能一眼看出来,她也没有必要隐瞒他,于是缓缓的点了点头:“鹤轩,我想先离开……” 朱鹤轩蹙紧了眉头,他觉得今天的事情都是他的错,如果他之前能够弄清楚还有卓烈炎的存在,也不会出现眼下的一幕,如今看来,钱思涵的身份已经曝光了,他也料不准那男人还会不会对钱思涵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 重重点点头,他算是答应了钱思涵的不情之请,其实早上迈步跨进包房的第一步,看见卓烈炎的身影时,他就后悔了。 “走,我们一起回房去和他们打声招呼,然后我就送回去。” …… 回到房间,朱鹤轩面色佯装无恙,牵着钱思涵上前打了招呼:“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洛洛身体不太舒服,我得送她回去,关于合作的事情……我们改天再约吧。” 里德王子和露西王妃同时睨向钱思涵,似乎也都察觉到了她略为苍白的脸色,不由的蹙了蹙眉头,里德王子点头道:“也好,其它事项我们下次再谈,这次我在这里安排了一周的行程,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我倒不成问题,只是希望卓总这边不要出什么状况。”朱鹤轩慎重的口吻,像是宣示主权,握着钱思涵的大手紧了紧,眼睛却是直直的逼视卓烈炎,更像是一种警告。 与朱鹤轩略带着忿意的眸光相对,卓烈炎不怒反笑,性感薄唇勾勒起一道完美弧线,笑容越漾越深,无限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