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落荒而逃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68章 落荒而逃

虽然已经是夜幕,可是钱思涵的脸颊却像是被夕阳映红了一般。 “卓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钱思涵抿了抿下唇,这个男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似的,他竟然会出现在T大,出现离她家宿舍公寓楼不远的地方,她真的很担心,男人下一次出现在时候会不会就在她的家里? 卓烈炎没有说话,反倒握起她葱白的纤指,轻轻的吸吮起来,时不时的还用舌头轻舔下。 钱思涵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的动作,原本想要挣扎来,可是却被他眼底的那一秣微弱的柔情僵住了动作。 奇异的,她的身体似乎也微微发生了变化,一股莫名的燥热涌来,渐渐地……渐渐地却是止不住的热潮。 她竟然不知道卓烈炎是何时松开她的手,待钱思涵再回过神来时,发现男人的鹰眸正直直的盯着她,狭长的眸底溢满耐人寻味的笑意,削薄的唇也微微上扬,眉宇间却高深莫测,让钱思涵看不透,也捉摸不定。 钱思涵的左手不自然的与右手的指尖相触,那里依然残留着他的温度,她的贝齿有些紧张的咬上了红唇,美眸里有着窘迫的娇羞,心脏同样也不规则的跳动着。 窝在他的怀里,男人高大身躯的健硕肌肉似能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卓烈炎的眼睛紧迫般的凝睇着她,精致的五官,白里透红的肌肤,樱桃般的红唇,自然的呈现着如玫瑰般的红润。 倏然,他的目光落上她正备受贝齿虐待的红唇,俊眉不耐的一挑,唇间的笑意渐渐慵懒起来:“你紧张了?” 他的笑容就像是带着一股致命的蛊惑力量,邪邪的,坏坏的,让钱思涵发现,她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且不能自拔!就像五年前一样!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钱思涵咬着下唇的贝齿不由的更加紧了,心里开始局促不安起来,这样的卓烈炎太过于危险,比往常淡漠冷峻的他更加危险。 “还不想承认是你吗?我的涵儿……”卓烈炎话音落下的同时,脸同也俯下,薄唇温柔的印上去,夜风透过窗口吹进,轻柔的落在她的身上,同样也是温柔的不像话。 钱思涵努力的想要让自己保持冷漠和无动于衷,明知道力量无法与其抗衡,再多的力气使出也是徒劳,只能保持不予回应的态度,任由他的吻愈来愈深,舌尖灵巧的探入她的唇内,肆无忌惮的掠夺着。 起初这个吻是轻柔的,轻柔的让钱思涵一度以为自己一直身年在梦境中,就像是清晨的露珠一样,记忆里,卓烈炎的吻一进是强势的,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而此刻的这个吻,却像是要带给她一个难忘的深吻似的,他小心翼翼的舔噬吸吮着…… 渐渐的—— 卓烈炎滚烫的薄唇越吻越热烈,呼吸也随着亲吻愈来愈急促,轻柔温润的深吻,渐渐变得激狂浓烈。 他抱着她的手臂渐渐收紧,将她虚软温热的娇躯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上,热烈的吻着她,舌尖火热的描绘着她的唇,四谈话个片柔软的唇瓣厮磨在一起,逸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低吟。 唇舌之间的亲密接触,灼热如火的气息,让钱思涵好似全身的力气都被人抽去了一般,大脑也渐渐失去意识,竟然就这样虚软无力的任由着男人一遍又一遍的亲略。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钱思涵以为自己会在这漫长的深吻中迷离死去,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粗重的喘息带着温温热气,喷洒在她的耳根边。 再一次带来的心悸感觉,却让钱思涵突然清醒过来,思绪渐渐恢复到正常,迷离的眸色也渐渐恢复平静,清冷渐渐蔓延至她的美眸中。 她不可能再傻傻地迷失自己,在这短暂温柔的假象中寻找真爱,真爱?貌似她已经过了那个做梦的年龄,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妈咪的女人,还能那么天真吗? “你依然还是让人觉得那么可口……小东西!”卓烈炎低低的说,语气间不难听出其带有赤果果的欲望,像是搂得不够,他的手臂又紧了紧,似乎想把钱思涵揉碎,然后镶嵌进他的身体里。 钱思涵的头低低在埋在卓烈炎的怀里,如果此刻她抬起头来,便可轻易的看见卓烈炎眼底那一抹无法散去的情愫。 “卓先生玩够了吗?五年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钱思涵开始挣扎,语调也降下了几分。 卓烈炎停止了动作,俊容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连带着眼底的情绪也一并收敛而光,他强压下自己心头涌上来的怒火,握住她的肩膀,唇角勾勒着冷魅,语气却是十分生硬:“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吗?我的宝贝儿……” “没错,是我。我换了身份不过是想开始新的人生,这样也不可以吗?卓先生的眼里,我也不过只是个用得顺手的玩意儿而已,请你就当这个玩意儿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可以吗?不要再来纠结我!”钱思涵咬着牙说道,身体某个部分的某种东西正在逐渐的被抽离。 “女人,我的答案早就告诉了你,我是不会就此轻易松手的!”卓烈炎的目光里透着阴冷,声音也渗入了几分寒意,貌似之前的好心情,已经全被这个女人给破坏掉了。 “卓烈炎!不要总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谁欠你的表情,我告诉你……我不欠你任何东西,要欠……也是你欠我!”钱思涵清冷的回应道。 “有!你还欠我一个孩子!”卓烈炎如墨的黑瞳中闪过一抹毫不察觉的心痛,但是很快的,冰冷又蒙上了双瞳。 五年前,她自作主张的做掉了腹中胎儿,虽然知道她在外面还有其他男人,可是在卓烈炎的心里,早就认定了那是他自己的孩子。 “呵!卓先生真是太幽默了,这话若是传出去,恐怕只会让人笑掉大牙,孩子是我的,做掉也由我自己决定,根本与你无任何关系。”钱思涵的嘴角大大的咧开,突然扬起灿烂的笑,可是语气却充满着自嘲。 孩子是她的?和他没有半点关系!钱思涵的话似乎在卓烈炎的心口划出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心中一阵阵的隐隐作痛。 “欠下的……总是要还的,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卓烈炎不怒反笑,薄唇边勾出一抹狂嚣的笑意,看向钱思涵的眼神也是高深莫测。 钱思涵不想在跟卓烈炎继续说下去,她挣了挣身体,想要从他怀里挣脱:“放开我。” “如果我不呢?”卓烈炎单眉轻挑,脸上有着邪气的光芒,他的身体突然向前倾,幽深的眸子微微一黯,慑人的男性气息一点一点的逼近钱思涵。 “你……你想做什么?”钱思涵怒瞪着卓烈炎,身子已经无处可逃,只有微微在颤的手指下意识的拽紧了衣角。 卓烈炎的脸停离在两人之间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上,此时两人近在咫尺,他似乎能听到她因愤怒而加快的心跳声。 “女人,你又害怕了?我有那么可怕吗?”卓烈炎修长的指尖轻拭过她的发丝,淡淡的说。 “……”钱思涵将头别向另一方向,不去看他。 “你迟早还是我的人,我会有耐性等到那个时候。”卓烈炎稍缓了片刻,低沉的声音从喉咙里逸出,他的大手倏地握住她胸羊的柔软,薄唇勾起邪恶冷酷的笑意,薄唇突然贴近她的唇,语速越来越慢,拉着长长的尾音—— “等到那一天,我再一点一点的……生吞活剥的……吃了你!” 趁着他放松的这一刻,钱思涵用力的推开他,浑身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害怕,身体不停的颤抖,却也不忘趁着这个机会飞也似的逃跑了。 卓烈炎没有去追,站在原地,依然优雅的姿态,安静的凝望着猎物落荒而逃的背影。 …… 钱思涵几乎是一路狂奔的朝家跑,路上撞翻了几个小贩的摊位,最后还让一个卖麻花的阿婆拦了下来。 当她一身狼狈的打开家门,发现家里也同样像战场似的,一片狼藉。 “洛洛,你回来?这是什么?”娃娃迎上前来,第一时间发现了钱思涵手里提的满满一袋子麻花。 “麻花。”钱思涵有气无力的答,她现在已经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哪怕是看乱糟糟的一片,她也不想再花体力去训斥两个小鬼。 “为什么买这么多?”糖糖耸耸肩,眸底闪烁着疑惑,对于并不大方的洛洛而言,突然买了这么多麻花回来,显然不太科学。 钱思涵放下袋子,懒懒地躺靠到沙发上,老实回答道:“因为撞翻了卖麻花阿婆的小摊,所以只好全买回来了。” 她也很无奈,这些麻花放在家里恐怕半个月也吃不完,看来明天得带一些到办公室分给同事吃,或者拿到教室去做为优秀生的奖励也不错! 钱思涵的心里还正盘算着这事儿,已经听见娃娃一本正经却不失稚气的声音传来:“洛洛,下次你撞卖草莓阿婆的摊子吧,我最喜欢吃草莓!”

下一篇   第169章 教练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