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是时候聊聊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71章 是时候聊聊了

方若瑶的话,却让钱思涵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绝望,不肯放手?!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时隔五年,他依然不肯放过她,难道她这一生都无法挣脱他的束缚吗? 不过,如果他真的只是冲着她来倒也罢了,可千万别为难孩子。 “思涵,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自己当说不当说,从你回来到现在,我一直都避免提到那个人的名字,也是不想看见你难受,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到,你和卓烈炎之间依然还有感情,既然你们都无法忘记对方,为什么偏偏要相互伤害?男未婚,女未嫁,难道就真的没有复合的机会了吗?更何况你们之间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方若瑶转过头来,望着钱思涵轻点了点头道。 “他……没有结婚?”钱思涵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她真的感觉很惊讶,曾料想过无数种可能性,却唯独没想到这个,记得五年前的那一天,她亲眼看见他身着礼服,和穿着婚纱的女人站在礼台上…… 原来,她只看见了开始,却没有猜到结局! “嗯,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后来我曾看见财经杂志上的报到,卓氏好像发生过很多变故,在你走之后,他也经历了很多难处……”方若瑶轻轻叹息一声,神色认真肃然,看来这些事情钱思涵都并不知道,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告诉好友。 “若瑶,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和他之间……不可能再回到从前,我和孩子们的生活保持着以前的状态就好,我也不想打破这份宁静。”钱思涵轻叹了口气,虽然这则消息带给她不小的震惊,但是却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可是……思涵,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卓烈炎他不会就此善罢干休的,如果当他发现……糖糖和娃娃根本就是他的孩子,恐怕就……” “若瑶,你别说了。他不会知道的,你也一定要替我保密,还有杨明皓的那张嘴,你也给我把他贴紧了……”钱思涵再一次提醒道。 “明皓那边你就放心吧,他就连在最好的朋友云枫面前也没有提过你的事情,只是……我倒要提醒你,纸最终是包不住火的,孩子的事情卓烈炎迟早都会知道,你们毕竟曾经深爱过……” “不,若瑶,或许当年我们都错了,他根本就不懂爱,他爱的不是我,他只是单纯的想占有一件心爱的玩具,当年我离开他前曾告诉他,我打掉了腹中的孩子,而且我失约了婚礼,所以他是恨我,恨之入骨的种。”钱思涵苦涩的摇摇头。 “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方若瑶再将话题拉回到正轨,糖糖现在还在卓烈炎手里。 “他不会就此罢休,所以现在……他报复我来了,拿糖糖来威胁我。”钱思涵揉了揉太阳穴,声音听起来流露出几分疲惫,她知道男人心中有恨,他恨她当年对他所做的一切,时隔五年,依然怒不可遏。 看着钱思涵一脸的忧郁,方若瑶停止追问下去,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会有怎样的结局,她也不能预料,想到糖糖,脸上再次露出为难之色:“那……那现在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钱思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摇了摇头,道:“他让我等他的电话,报警既然也行不通,那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听他的。”。 方若瑶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她接着惊讶的道:“可是……我担心他会提出无理的要求,甚至会伤害到你!” “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糖糖,只要孩子平安无事,其它事情对于我而言都不要重要,他能做的还有什么,无非就是无休止的满足他那虚荣又荒谬的占有欲罢了,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那些我都不在乎。”钱思涵冷静的打断了方若瑶的话,面上显露出异常的平静。 “思涵,你……”方若瑶轻呼出声,她能够感觉到钱思涵此刻的心境,破釜沉舟亦是如此了。 “若瑶,你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既然这样做,还能有什么目的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也不在乎多这一回,为了糖糖,我都能忍。”钱思涵的语气突然变得出奇的平静,紧张过后,人的思想也变得豁然明朗起来。 方若瑶便不再吱声了,以她对卓烈炎的了解,像他那样冷血的男人,事情还真是有点悬! …… 就在钱思涵完全没有心思再陪孩子们嬉水玩闹时,就在水疗会所里高级VIP区的私人泳池里,卓烈炎正一脸惬意,耐心的教着糖糖游泳。 “首先要把姿势练标准,这样游出来的体势才会漂亮,就像飞鱼一样……”卓烈炎狭眸半眯,眸光错综复杂的变化着,他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好耐性的教一个小不点儿游泳,重点是这个小不点儿还是钱思涵和朱鹤轩的私生子。 简直就是疯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干出这么荒谬的事情!卓烈炎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脑海里一浮现出朱鹤轩的那张脸,就莫名令他的心情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教练叔叔,你看我这样做对吗?”糖糖显得相当的兴奋,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幸运了,这个教练叔叔不仅说认识洛洛,而且还给了他最高级别的VIP待遇,在这么好环境里的私人泳池进行一对一教学,简直是太棒了。 糖糖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这样刻苦的练下去,只需要一晚上的时间,他就能够让洛洛和娃娃对自己刮目相看,所以今天他打算好好练,然后再让洛洛和娃娃亲眼看看他在泳池里的潇洒的英姿。 “练得很好!继续……”卓烈炎面无表情,冷冰冰的回答了他。 糖糖练得很认真,似乎压根儿半点也没有在意男人的态度,一笔一划,都是标准的体势,就像一只小青蛙在岸边奋力的爬。 “我要好好练,好好练,一会儿给洛洛看,她一定会开心……”糖糖一直对去年没能学会游泳的事情感到难过,不仅仅是对自己,还有对洛洛,因为娃娃是个女生都学会了游泳,更何况他还是个男生,这一年来因为这件事情被娃娃取笑,他早就已经忍受不了了! 糖糖自言自语的喃喃声传入卓烈炎的耳朵里,洛洛的名字也牵动着他的心,不难看出其实孩子挺依赖钱思涵,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问:“糖糖,你今年几岁了?” “四岁。”糖糖响亮的声音传来。 “那娃娃呢?她多大了?”卓烈炎漫不经心的淡淡接着问。 “四岁。”糖糖一边练习着动作,依然响亮的回答问题。 “都是四岁,那你们是……”卓烈炎眸底划过一抹疑惑,两个孩子一样大? “我们是双胞胎,她是姐姐,我是弟弟,不过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应该我是哥哥,她是妹妹。唉!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复杂,明明跑在前面,最后却偏偏只能当弟弟。”糖糖的动作稍稍停顿数秒,灵巧的水眸对视上卓烈炎的眼睛,俨然一副小大人的口吻。 “双胞胎?呵……朱鹤轩倒是有福气。”卓烈炎嘴角噙着笑,眼神却是更加冰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教练叔叔,你还认识我爹地?”糖糖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毕竟还是个孩子,心里想什么全都写在了脸上。 卓烈炎笑而不语,不过糖糖却突然停止了动作,眸底闪过一抹复杂异色,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人望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糖糖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开口说话了:“教练叔叔,你和洛洛关系很熟吗?” 被孩子突然这么问,卓烈炎幽暗的眸底一闪而过的惊诧异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无比认真的神情对视上孩子的目光,正色点头:“对,很熟!甚至比你的爹地和她还要熟。” 凝盯着卓烈炎唇角耐人寻味的笑意,糖糖歪着小脑袋若有所思,刚才有那么一瞬,他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位教练叔叔和自己长得很像,所以当场石化愣住了,不过转念一想,糖糖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笑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和这位教练叔叔长得很像,也就意味着他长大以后同样能够如此帅酷,这个发现简直是太棒了! …… 半山别墅,卓烈炎将带回家里已经陷入熟睡的糖糖递交到王婶手里,花了一个晚上终于学会了游泳的糖糖真的累坏了,从水疗会所到车里,再至回到别墅,他的呼吸都依然均匀,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交待王婶好好照顾好糖糖,再看着她抱着糖糖离开后,卓烈炎才缓缓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看上面显示的几十个未接来电,男人唇角的笑容越漾越深,看来她是真的着急了! “宝贝儿,我想……我们是是时候见面好好聊聊了。”卓烈炎不愠不火的声音冷冷传来,听得钱思涵心底寒嗖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