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约好的交易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72章 约好的交易

钱思涵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清冷的嗓间从喉底逸出:“说吧,时间?地点?” “晚上八点,皇家酒店868号房。”卓烈炎不紧不慢的吐出。 “为什么要去那里?”钱思涵很谨慎的问道,一来是她对那家酒店有阴影,二来去酒店不由的就会让人往那种事情上面去想,再加上对方原本就并非善类,她当然还是得多留个心眼才行。 “我想……你可能还是没有明白眼下的局势,现在的情形看来游戏规则就由我来定,我怎么说……你按着做便是了!”卓烈炎的语气里包含着讥讽,似乎是嘲笑她还搞不清楚状况。 “卓烈炎,我警告你,你别想胡来,我……我会报警的。”钱思涵实在想不到更好的话来威胁他。 “报警?你不会的!如果你还想见到糖糖,你就不会这样做。”他一点儿也没有被她的气势吓到,漫不经心缓缓的说道。 “你……你不要伤害他,孩子是无辜的。”钱思涵的语气软了下来,她知道这一回合自己是又败下了阵来。 “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了,记住,晚上八点,皇家酒店868房,我等着你……”意味深长的丢下这句话,在冷冷的笑声中,他断挂了电话。 傻傻地望着手中的电话,钱思涵心里隐隐地感觉的到,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想霸占了她的身子,羞辱她而已。 既然从来未曾爱过,为何却还苦苦纠缠,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如此斤斤计较,无论他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现在不是都过去了吗?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为什么这句话在他身上完全不灵验。 一个女人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为何他却始终不肯放过他?难道她真的就算耗尽一生,也还不清欠他的情债吗? 如果他一定要这样,她逃得掉吗?糖糖现在还在他的手里,钱思涵不禁深吸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原点,就像当年为了挽救万利达时,年少青涩的她下决心跨出艰难的那步,将纯洁的身体献给了他。 如今,为了可爱的糖糖,难道她还得再被他威胁着再重演一遍历史? …… 一辆计程车停在皇家酒店门前,女人修长的美腿踩着镶嵌黑钻的高跟鞋走了出来,凝滑的肌肤映衬在同一黑色系的小礼裙下显得更外诱人,钱思涵如期赴约,为儿子而来。 老实讲,今天晚上钱思涵是花了些功夫打扮了一番,颈中挂着一串明珠,脸色白嫩无比,犹如奶油一般,似乎要滴出水来,双目流动,秀眉纤长,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 他无非不就是想要她的身子吗?而她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她太了解卓烈炎了,为了儿子糖糖,她必须这样做。 走廊的地面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红地毯,即便是高跟鞋走在上面也轻无声息,金色的门牌868显得格外刺眼,钱思涵远远的便看见了它,整层也只有相对着的两间房,想必是奢华的总统套房吧?就连门也比普通客房的门要大上三倍。 轻轻敲响了大门,钱思涵捏紧了拳头,不能当逃兵,她暗暗的告诉自己:钱思涵,镇定,一定要镇定,也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可怕的。 一张陌生的面孔打开了大门,钱思涵不认识这个一袭黑衣的男人,但看着他那结实高大的身材,不难猜出这是他的保镖,钱思涵冷静的说道:“我和卓先生约好的。”。 “洛洛小姐,请。”那保镖先请钱思涵进入房间后,自己便退了出去,门被轻轻的关紧了,声音虽然轻微,钱思涵却依旧感觉到了,她警惕的回头望了望,刚才那男人已经不在身后了。 钱思涵缓缓的朝里走,房间里的大灯并未打开,但是借着昏黄的壁灯,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这里的奢华气派,五年的时间,他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人的气场也不禁跟着越变越强大。 “还真是准时,我喜欢准时的女人。”光着赤膊的男人慵懒的躺在床上,姿态依然优雅,像一只优雅的猎豹,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卓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清楚了吧,你无非就是想羞辱我而已,没关系,我认命!不过,你得放了我儿子,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要牵连到无辜的孩子。”钱思涵直白的说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用不着伪装。 “啪啪啪——”卓烈炎突然鼓掌,缓慢优雅的从床上起身,腰间仅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看样子他是已经准备好了今晚要吃掉她。 “很好!五年不见,洛洛小姐越发是长进了,有胆有识,拿身体来做交易似乎一直都是你最拿手的把戏,今夜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年来床上功夫是不是也像你的嘴皮子一样长进了?”卓烈炎不屑的讥讽道。 一想到她身边桃花不断,还和有妇之夫搅和在一起,卓烈炎就不由的恼怒,想必这些年她一定也不缺暖床的男人吧?脑海里闪过的这个想法,更是令他忍不住的怒火中烧。 “卓烈炎,你别欺人太甚。”听他如此羞辱自己,钱思涵忍不住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我们之间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我从没想过要再踏进你的生活,也希望你不要咄咄逼人……”钱思涵说不下去了,她强忍住怒火,毕竟儿子还在他的手中,多多少少还是要受他牵制。 “哦,女人,你似乎忘了自己还欠我什么,一个孩子……你难道就真的忘了?”卓烈炎冷冷的道,他蛮不在乎的表情让钱思涵不由的心寒,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们好歹还恩爱过,无论他是真是假,她却是付出过真心,到头来换得的却是遍体鳞伤。 “好了,不多说那些废话了,你不就是想我要的身子吗?我给你。”边说着,钱思涵优雅的褪去了身上的小礼裙…… 她姣好的身体展现在他的眼前,如此娇美的女人,眼神却是无比的冷漠,卓烈炎的身体有了反应,事隔五年,她竟然还是能如此轻易的挑起他的性欲。 这一点,他早就知道,当那天当她出现在机场,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知道了…… 男人如同猎豹般的你眸渐缓半眯,眼神里透露出危险的信息,缓缓的走向了自己的猎物,钱思涵再一次冷冷的说道:“卓先生,我是一个喜欢拿身体做交易的女人,所以,你要清楚的知道,今天晚上我们的交易是什么?完事儿以后希望你覆行承诺,将我的儿子交给我,从今以后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集。”。 “孩子可以还你,至于其它……我说过,你还欠我一个孩子,你能给朱鹤轩生孩子,难道就不能给我生?是我在床上的表现……不如他吗?”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有些轻喘着粗气,喉结不规则的起伏着,眼神变得灼热起来。 “想要糖糖,就自己来……”卓烈炎忍住冲动,指尖挑起了她的下鄂,眼睛深深的望进她的眸子,似乎要将她一眼望得透彻…… “我……我想先喝杯酒……”钱思涵咽了一下口水,看来今天晚上他不是那么好应付了,可是就凭她的那点床上技巧,只怕是糊弄不过去的,但是目前的情况也不容她后退了,她要做的就是迎难而上,或许喝点酒,对她是有帮助的。 “很好!现在也懂得培养晴趣了?只要别喝醉了就行,否则就太扫兴了……”卓烈炎意味深长的说道,手指离开了她的下鄂,走到了不远处的吧台,娴熟的倒上了一杯红酒,要昏暗的灯光下,透明玻璃杯里荡漾的半杯红酒,颜色显得更加深魅了,就像是血的颜色。 钱思涵脱下高跟鞋,光着赤脚走在地毯上,她整个美好的身段,洁白如玉,引人暇想。 卓烈炎端着那一抹荡漾的红,缓缓的朝她走来。 接过卓烈炎递过来的红酒,钱思涵仰起头一饮而尽,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掺流下来的酒滴,再将酒杯再次还回到了卓烈炎的手中。 “游戏开始了……”卓烈炎戏谑的给了一个提示,顺手将手中的酒杯,随意朝后扔得远远的,只听见轻微的一声碎响。 钱思涵闭上眼睛,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主动献上自己的香软的唇,小巧的舌探索地轻轻与他缠在一起,虽是小心翼翼,却令身上的男人身子微微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