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是他的骨肉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75章 是他的骨肉

钱心涵内心真的很害怕,她害怕卓烈炎会发现……糖糖其实就是他的儿子,如果真有那一天的到来,她相信男人一定会不计一切代价,从她的手里夺走糖糖,还有……娃娃! 糖糖似乎也玩得天昏地暗,连近在眼前的洛洛也未曾注意到,他和卓烈炎玩着射击游戏,时不时的发出惊叫声,夹着些些许对男人崇拜的眼神。 “糖糖……糖糖……”钱思涵大声的呼喊着儿子的名字,熟悉的声音让糖糖不由的回过神来,看见来人,他兴奋的冲出了游乐区,直直地朝着钱思涵的怀里扑来,钱思涵莫名也激动的红了眼眶,失而复得的感觉令她倍感珍惜。 游乐区的卓烈炎,依旧坐在那华丽的战车上,心头莫名涌上一阵失落,脑子里甚至闪过一丝懊恼,他这是怎么了…… “洛洛,糖糖好想你……” “洛洛也……想糖糖。”钱思涵将他紧紧的拥入怀中,紧贴着他的脸颊,真实的触感不是在做梦,儿子真真切切在她的怀中。 在此之前钱思涵真的好害怕,怕就此会失去了儿子,她和卓烈炎之间的恩怨也不希望将孩子牵扯进来。 卓烈炎看着钱思涵以及她身边的那位护花使者,原来舒缓的眉心渐渐蹙紧了些,他打从心底不想看见他们温馨的团聚场景,看似漫不经心的表情,一副慵懒姿态悠悠从游乐区走了出来,他冲着不远处的保镖做了个手势,示意现在可以离开了。 “叔叔,等等……”糖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拉上洛洛的手朝着卓烈炎的方向奔去,钱思涵极其的不情愿,可是在孩子面前却无法拒绝。 卓烈炎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望着小人儿,示意他有话现在就说。 “叔叔,不是说好了,洛洛来了我们一起做游戏的吗?”糖糖疑惑的眸子里含着不解,眸光显得有些失落。 站在不远处的比尔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暗色,原本在此之前钱思涵邀请他到游乐场门口见面,他的心情非常愉悦,可在看见卓烈炎时,他的这份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看来他千里迢迢从马德里追到中国,抱得美人归的希望也还是不大。 “糖糖,叔叔陪你玩了一天已经很辛苦了,你要是还是想继续玩耍,洛洛和比尔叔叔可以陪你!”钱思涵压抑着内心汹涌的情愫,蹲下身体耐性的和儿子打着商量。 糖糖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在妈咪的劝说下点了点头,虽然脸底明显流露出失落,却还是答应了。 而儿子的懂事看在钱思涵的眼里,莫名也有些心疼。 “糖糖,改天……只要洛洛有时间,叔叔一定不会爽约!”卓烈炎的这番话像是说给钱思涵听的,因为……在说话的时候,他那侵略性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牢牢的锁定钱思涵的美眸。 不远处的比尔看在眼里,突然发现原来就算朱鹤轩结了婚,自己依然还有强而有力的劲敌,也就是眼前的这位,看着卓烈炎肆无忌惮的目光凝盯着钱思涵,确实不是件令他感到愉快的事情。 “谢谢卓先生这两天对糖糖的照顾,但是我想……以后估计我们母子都不会有太多空闲。”钱思涵清了清嗓子,佯装淡定平静的道。 卓烈炎深邃的眸里闪烁着魔魅不定的光彩,他盯着女人极其不自然的面部表情,笑而不语。 钱思涵的面部表情瞬间显得更加僵硬,糖糖听见钱思涵刚才的回答,眼底的失落漾得更深,一副欲言又止模样,似乎是有些不舍和卓烈炎分开,面对最后的分手画面,他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怯怯的望向钱思涵,轻声道:“洛洛,我们周末不是有休假吗?那个时候……也不可以和叔叔一起玩吗?他要答应教我游蝶泳,那个真的很难,这次我还没有学会……” 知子莫若母,钱思涵当然能够感觉到儿子对卓烈炎的好感,她不能伤了孩子幼小的心灵,于是支支唔唔的轻言道:“呃……这个……如果有机会的……” “一定会有机会的。”卓烈炎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钱思涵内心不得不暗骂这个男人无耻,明明是他设计骗走了糖糖,却还骗取了孩子的信任,如果不是怕影响到孩子的心理健康,她真的不会在人前留作何情面,反正现在他已经识穿了她的身份,她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临行之前,糖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依恋回头,凝望着卓烈炎,眼神里充斥着满满的崇拜和依赖,或许是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个男人,以如此伟岸高大的身躯替他遮风挡雨,耐性的教导他。 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卓烈炎突然听见糖糖卯足了劲儿的朝他大声喊着:“叔叔,我喜欢你!” 这一瞬,卓烈炎粗粝的大掌紧握成拳,狠狠地控制住自己才没冲出去,他差点就想冲上前从钱思涵的手里把孩子抢回来,可是……理性却提醒着他,他没有理由这样做,即使是和糖糖有眼缘,但他也仅仅只是个与自己毫无关联的孩子。 …… 夜静悄悄地,银白的月光透过窗口洒落进房间,为宁静的夜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卓烈炎躺在宽敞舒适的床上,脑海里却不自觉的想的都是白天里的景象,糖糖那张纯真可爱的脸,还有他那欢乐的笑声,同样也带给了他不同的一天。还有一张女人的面孔,和糖糖的那张小脸交替着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烁,糖糖,钱思涵,钱思涵,糖糖,这两张面孔慢慢地竟重叠起来…… 就在他疑惑之际,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看,竟是卓夫人打来的,缓缓接起电话。 “妈,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卓烈炎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烈炎,妈睡不着。我问你……今天白天那个孩子到底是哪个女人给你生的?如果你在外面真的有了女人,那也得带回来给妈瞧瞧不是?妈现在的想法已经不再像从前了,只要你喜欢就好……”卓夫人开门见山的把话挑明了说。 “妈,我看您是想孙子快想疯了,随便见个孩子就认为是我的,那孩子真不是我的。”卓烈炎笑谑的应道,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到糖糖的那张脸,如果他真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就算是睡着也得笑醒了。 “臭小子,你妈只是身子瘫痪了,眼睛还没有瞎呢!那孩子根本就是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再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耐性陪着一个不相干的孩子上游乐场玩儿?这事儿呀别说我不信,唐太太她们全都不信……” 躺在床上的卓烈炎突然在瞬间惊坐起身,表情非常的严肃,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一直觉得糖糖看起来眼熟,老妈刚才一提醒,他突然想起来真的和他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 “妈,我突然有点事情处理,这事儿改天再谈!”卓烈炎不由分说,匆匆挂了卓夫人的电话,更是睡意全无,脑海里回荡的全是老妈刚才说的话,都说姜到底还是老得辣,老妈一席话瞬间点破天机,让他瞬间开始怀疑起糖糖的身份。 接下来,卓烈炎开始翻箱倒柜,疯狂的寻找自己小时候的照片,直至面前堆着满满一堆的照片,他才静下心来,拿着这些照片和脑海里的那张小脸一张张的比对,鼻子,眼睛,眉毛……就连头发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相似! “该死!”卓烈炎低咒出声,五年前她说打掉了她的孩子,他压根儿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事情的真实性,可现在看来,那个该死的女人除了背叛,还有满口的谎言! 再回忆每次见到钱思涵时,她眼底那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确实是太异常了!她到底在慌张什么?害怕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害怕他的纠缠吧?现在再细细分析,事情也许并不尽然,最令她慌乱的原因其实就是……那俩个孩子! 卓烈炎的思维此刻无比清晰,除了糖糖,他也没有漏掉另一个娃娃,那个生着和钱思涵几乎一模一样面孔的小家伙,当初在杂志上第一眼看见她时,卓烈炎就认出了她一定是钱思涵的女儿,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孩子身上流淌的另一半血液竟然是自己的。 心情莫名变得越来越激动,卓烈炎恨不得立即飞奔到他们的公寓门口,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件事情冲动不得,必须从长计议,一方面他不想吓坏了孩子,另一方面他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有十足把握能够拿到孩子的监护权。 他卓烈炎的骨肉,身上流淌着卓家的血液,当然绝不能叫别的男人做爹地…… …… 钱思涵感觉自己陪两个孩子的时间确实太少了,趁着这一天没有课程安排,她特意给娃娃和糖糖请了一天假,带着他们去逛百货公司买换季的衣服,因为孩子长得太快,很多衣服穿着都偏小了,而且亲朋好友里也没有大一点的孩子衣服可以拣旧,眼看着天气一天天转凉,也只好为他们再添置些衣服。

上一篇   第174章 血浓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