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妒忌

接下来在百货公司,钱思涵已经全然没有了购物的心情,卓夫人的那些话一直在萦绕在她耳畔,她真的担心接下来还会发生太多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幸好还有方若瑶作陪,给两个孩子挑选换季衣服的活儿便全都由她一手包揽了下来。 就在方若瑶带着两个孩子去试衣间换衣的空闲,钱思涵也坐下来歇了会儿,却在这时手机响起,她拿出来一看,电话竟是卓烈炎打来的。 钱思涵摁下接听键,不等男人开口说话,先发制人的开了口:“卓先生,我们之间再无瓜葛,早就已经结束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 大概是因为刚才卓夫人的那番话,让钱思涵迫切的想要和这家人划清界线,看见卓烈炎的再次纠缠不清时,她真的快要抓狂了。 “你真的确定我们之间没有瓜葛了吗?我的见解和你……恰恰相反。”卓烈炎低沉沙哑的声音,如同美酒般醇厚性感惑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一定要逼我再次离开这里吗?”钱思涵几近绝望的无奈道:“如果你再这样纠缠下去,我想……我真的要考虑离开了!” “马德里?和那位比尔教授一起走?不过……就算你真的决定要走,那也要把孩子留下来。”卓烈炎冷冷的一声,几乎让钱思涵完全傻了眼。 半响,她才反应过来:“卓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孩子……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的算,凡事要讲科学,女人。” “对不起,卓先生,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你之间无话可谈,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钱思涵努力佯装镇定,可焦虑的声音却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面对男人突如其来的质问,她真的有些乱了阵脚。 “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限你十分钟之内下楼,否则我就只有亲自上门了,你自己看着办!”卓烈炎出言依旧是不折不扣的威胁,仿佛从认识他至今,他一直都是这样的霸道蛮横。 “你……我现在不在家,怎么十分钟之内下楼,你这个人还讲不讲道理,爱上去你就上去,难不成你还敢破门而入不成?”钱思涵抢先一步挂了男人的电话,气得小脸通红,反正她和孩子都不在家,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方若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思涵,你看看娃娃和糖糖选的这两身衣服怎么样?” “还不错。”钱思涵眸底露出一抹赞许,两个孩子似乎都遗传了她的审美,每次挑衣搭配都有自己独有的风格,这一点也是她的骄傲。 “买完衣服去哪儿?”方若瑶问。 钱思涵耸耸肩膀,淡淡道:“去哪儿都行,反正不回家。” …… 钱思涵领着两个孩子从计程车下来,叮嘱他们各自拿好自己的东西,别落在车上了。 娃娃和糖糖一人拎着几只手袋,各人物品都各人拎,这些生活小事钱思涵一向都会让他们独立去做,两个小家伙看起来也很高兴,唱着西班牙儿歌,一路蹦蹦跳跳的跟在女人身后。 公寓的电梯停下来,钱思涵的心口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紧,虽然可能性不太大,但她还是担心会看见卓烈炎出现在家门口。 “呼!”钱思涵小心翼翼从电梯里探出头来,紧接着重重松了口长气,因为家门口空空如也,没有看见男人的身影。 “洛洛,快开门呀!”娃娃出声催促着,手里提着满满的战力品,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屋歇歇了。 钱思涵匆促的翻包找出钥匙,可钥匙才刚刚碰到锁孔,门就自己开了。 当看见屋里出现的那张熟悉面孔时,钱思涵瞬间脸色惨白,六神无主,想到过千万种可能性,却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他们的屋子里。 “叔叔——”糖糖惊诧的睁大眼睛,下一秒眸光精亮,扔了满满的手袋,撒手冲进男人的怀抱,因为太兴奋的缘故,他压根儿就忘了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教练叔叔怎么会在他们家里。 卓烈炎一把抱起小家伙,愉悦的将他抛高再接住,看着有些惊险,糖糖却是欢快的咯咯笑个不停。 “娃娃,他就是那个教我游泳的教练叔叔,我才没有吹牛!”糖糖同时不忘兴奋的瞥向娃娃,因为姐姐根本就不相信他已经学会游泳的事实,这件事情糖糖十分在意,好不容易看见了卓烈炎,总算有人可以帮他作证了。 娃娃歪着小脑袋打量着眼前这位高大酷帅的叔叔,小丫头还是头一次表现的如此安静,卓烈炎的目光也缓缓落到她的脸上,那是一张在他脑海里闪现过千百遍的可爱脸蛋。 “你是娃娃?”卓烈炎唇角勾扬,不自觉中逸出丝丝浅笑。 娃娃听他叫自己的名字,突然间也笑了,小手指向卓烈炎,侧眸望向钱思涵:“洛洛,这个叔叔……长得和糖糖真相像。” 她这句话出,钱思涵的脸都白了,原本就一直因为要回避这个问题而紧张,不想女儿却偏偏当着卓烈炎的面说出了这句话,吓得她腿一软,差点就跌倒了,纤指紧握着门框,才不至于跌倒。 “娃娃,糖糖,你们把东西放下就去洗澡,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呢!”钱思涵努力佯装镇定,眼下只有先支开孩子,否则她真的不知道男人接下来会对孩子们说些什么,而且最让她担心的就是,糖糖和娃娃似乎对男人都极有好感,这个发现令她很不安。 “洛洛,我还有话想和叔叔说呢……”糖糖失望的撇了撇嘴,好不容易看见卓烈炎,他还指望着能够再拉着他在娃娃面前炫一炫,至少得证明他是真的会游泳了。 看见儿子眼底的失落,钱思涵有点于心不忍,只好退一步道:“给你们五分钟,聊完后去洗澡睡觉,叔叔也要回家了。” 钱思涵的这句话出,便感受到男人那双幽深的鹰眸淡淡瞥向自己,看似漫不经心,却又似隐藏着深长意味。 “叔叔,你是怎么进我们家的?是洛洛给你的钥匙吗?”娃娃突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稚气的小脸仰望着男人,看见糖糖被男人抱在怀里,她突然心里有些吃醋,妒忌起糖糖来。 卓烈炎缓缓蹲下身体,更近距离的盯着娃娃的小脸,粗粝的手指轻轻覆上她的脸颊,当他的手指贴近孩子时,钱思涵的心也跟着一点点收紧,整个身体绷得僵直,不难看出内心的紧张。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卓烈炎突然抬头,冲着她的方向勾扬起唇角,眸底一闪而过的邪魅坏笑。 “叔叔来的时候,正巧看见大门是开的,所以就进来了。”卓烈炎说了个最拙劣的谎话,不过却丝毫没有引起孩子们的怀疑。 糖糖皱起了眉头,望向洛洛,小大人似的口吻训斥道:“一定又是洛洛粗心大意,上次也是她忘了关门。” 钱思涵还真是有口难辩,明明就是男人自行强入,现在却偏偏她被冤枉忘了锁门,不过谁让她是有前科的人,一次忘了锁门便让糖糖那小子逮住了,现在就算是解释也没有用。 钱思涵干脆闭嘴不言,拾起糖糖扔在门口的那些购物手袋,再接过娃娃手里的那些,一并拿到房间里收拾起来,不再理会门口那一大两小,也不参与他们之间的对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钱思涵听见娃娃和糖糖都在门外给自己道了晚安,看来两个小家伙已经自觉的洗澡回房休息了,这个时候也让她再次意识到屋子里还有个男人,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得面对才是。 客厅里静悄悄的,根本就没有人,难道卓烈炎已经离开了?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很快便被钱思涵否决了,因为以她对男人的了解,他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绝对没有这么简单,肯定不会轻易离开。 似乎听见从孩子们的房间里传来细悉声响,钱思涵只觉得脑子一懵,他不会…… 轻手轻脚走到孩子们的房间门口,钱思涵几乎是摒住呼吸,听见里面传来低沉磁性的熟悉嗓音,他果然还在这儿。 钱思涵是再也无法忍下去了,她倏地推开房门,看见一左一右的两张小床中间,卓烈炎随意的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一本童话故事,借着床头柜的灯光,耐心仔细的念着:“巫婆说,如果想让我帮你们实现愿意,就一定……” “卓先生,孩子们明天还要上学,麻烦您请先回吧!”钱思涵清了清嗓子,打断了男人的声音,不过就在刚才那么一瞬间,她也被那副画面震撼了,那个冷漠的男人卸下了所有的冰冷,昏黄的壁灯似在他周身包裹了一层淡淡光圈,俨然一副慈父姿态,一儿一女左右相伴,小脸都朝着他的方向,眸光尽显崇拜依恋,这样的画面映入眼底,钱思涵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吃醋的妒忌男人了。

下一篇   第178章 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