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医学上有种检测叫DNA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79章 医学上有种检测叫DNA

她的冷笑似乎带给了卓烈炎巨大的耻辱,他的手指攥的收紧,钳住她瘦弱的肩膀,眼底因为她嘴角的冷讽笑容,而变得幽暗愤怒:“女人,你说的笑话……才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笑!” 卓烈炎冷冷的道,如墨的双瞳早已阴沉一片,尽是看不见的黑潭,潮水般的怒气一触即发,一股刺心般的痛楚掠过钱思涵的心脏,他依然还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钱思涵看着卓烈炎,仔仔细细的盯着他,心中苦涩无比,恨不得此时大哭一场,唇角却入时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卓先生如果真的想知道,那我现在就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比尔是我的追求者,他已经向我求婚了,而我也有接受他的打算!” 看着卓烈炎的脸色一点点的黑沉下来,她当然知道自己触怒了他,如果不是此时此刻他狠捏着她的肩膀,而她的脚踝又有伤,她真想站起来就跑。 “你再说一遍!”他的声音近乎咆哮,眼底充满着骇人的光芒。 “卓烈炎,我们之间早在五年前就结束了,为什么你始终不肯放过我?”钱思涵的语气逐渐软了下来,她希望他能够发发善心,就此罢手,还她一个平静的生活。 “放过你?让你带着我的一对儿女,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卓烈炎的鼻尖一声冷哼,令钱思涵的身体不由打了个寒颤,看来男人是铁了心认定糖糖和娃娃是他的骨肉。 不给钱思涵开口说话的机会,卓烈炎斩钉截铁的声音再度传来:“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查过市内所有的医院五年前的流产手术记录,你根本就在说谎,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做过流产手术。” 男人的声音透着不容人抗拒的威严,钱思涵不自觉间用被子将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却依然感到冷得发颤,此刻她好像也少了几分底气,才刚刚回国没多长时间,却被男人极其迅速的剥掉了一层层的伪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就算我没有做流产手术,孩子也未必是你的,这一点……卓先生自己心里应该十分清楚。”钱思涵的声音透着微微的颤。 “我有没有胡说,还是让医学来证明这一切,钱小姐也别忘了……这世界上还有DNA测试。”卓烈炎的声音里透着冷魅,让钱思涵感觉到寒意。 “哈哈……卓先生竟然也会这么愚蠢,不是自己的,却偏偏强要说成自己的。”钱思涵开始放肆的冷笑,狂妄的大笑着,水漾的眸子中丝毫没有笑意。 时间,在她的冷笑中凝固,就在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危险气息也侵袭而来,卓烈炎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她的肩膀,两只大手形成巨大的力量,紧紧的钳制住钱思涵,而手中的力道更是让钱思涵痛到秀眉紧蹙。 “女人,别想用激将法,对我……没用的。”狭长的双眸射出紧迫冷峻的眸光,盯着钱思涵,她白色的脸颊宛如晶莹的白雪般透明,低沉的声音从喉间逸出,宛出从地狱里发出的鬼魅之声:“别忘了你曾经是我枕边的女人,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 心口渐渐冰冷,钱思涵静静的凝视着卓烈炎,黑白分明的眼睛如同冰冷无比的大海,平静无波,波澜不惊:“对,我曾经是你枕边的女人……” 下一刻,她眼中的清冷瞬间而逝,取而代之的妩媚之态:“卓先生如此纠缠不清,难道是对我的床技念念不忘吗?” 她说变就变的神态,令卓烈炎瞬间的怔住。 “你还真是越来越厚颜无耻了……”卓烈炎眉头紧蹙,露出不屑的鄙夷之色。 “既是无耻的女人,卓先生又何必一直纠缠不休呢?”钱思涵的语气里同样流露出鄙夷之色,就像是对自己的嘲讽,说着说着似乎越来越激动,眼里颤着晶莹的泪花,声音也一样带着让人心碎的颤音。 “够了,女人,够了……”卓烈炎不也明白为何,心竟然隐隐的痛,深邃的眼底流露出一丝阴霾,牙紧紧的咬在一起,像是咬咬碎了它们,以泄心中的恨意。 “女人,你……就真的那么想逃离我?想迫不及待的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吗?” 钱思涵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用清冷的眼,静静的瞪视着他,眼神里带着他所熟悉的倔强。 “给我一个答案,当年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卓烈炎用力的摇晃着她的双肩,大声的嘶吼着,像是一只怒不可遏的雄狮,让人不敢靠近分毫。 钱思涵优美的红唇逸出一丝哀伤的苦笑,忍不住的叹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那你告诉我啊,请你告诉我,女人,你到底要什么……”卓烈炎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悠急,还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那一丝颤抖。 钱思涵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轻闭上眼睛,神情十分的安祥。 卓烈炎就这样安静的等着,等着…… 却始终没有等到女人的回答! 他终于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手指开始抽紧,重重的握住钱思涵的肩膀,逼她抬头正视自己的眼睛。 当钱思涵再度睁开眼睛时,那水漾的眸子里已经盛满了毅然,声音也像是从远方飘来的一样,淡淡的,虚无飘渺的轻:“卓烈炎,五年前你给不了我的东西,现在你依然给不了。现在,我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永远过去吧!” 这一次,她显得出奇的平淡,脸色惨白,眼神也格外的空灵。 卓烈炎的动作渐渐僵住,他怔怔地看着面色苍白,手逐渐冰凉的钱思涵,握着她的手不由自主的缓缓松开。 她看向他的目光,是那么深邃,恍若眼底有着隐藏的很深很深的暗潮似的,可以让他一直不断的沦陷,一直往下沉…… 可是她却又那么笃定的坚决,将他一点一点用力的推开来,让他无法靠近,沉默的空气令人的心脏紧缩。 倏然,钱思涵细细的手腕再一次被卓烈炎毫无预兆的捉住,他的俊脸上出现了戏谑的神情,眼神里也透着丝丝的邪魅,宛如来至地狱的撒旦一般。 “钱思涵,我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到我的身边,继续做我的女人,否则,下一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恐怕你会后悔的……”卓烈炎死死盯着他那张和乎苍白透明像纸一样的脸,每一个字都说得很重,但又带着些不可思议的余地。 “你到底想做什么?卓烈炎,你就痛快的说吧,趁着我还没有被你逼疯,你就说出来吧!”钱思涵的眼神渐渐空洞,淡淡地,犹如一旁落地窗玻璃一般的透明。 卓烈炎突然松开她的手,长身站立,大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脸上的表情仍旧没变,可是眼底却藏着淡淡的隐伤,只是无人发现。 “既然如此,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吧,我刚才已经提取了糖糖和娃娃的DNA,检测结果这两天就会出来,如果你还是一意孤行,那你应该明白,你失去的会是什么!” 钱思涵惊的站立起身体,脚踝上的痛令她痛苦不已,可是她却依旧咬着牙硬站了起来。 这道清冷的背影,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五年前有多少次,他也是站在一样的位置上。 “今天,如果你拒绝了我,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求我的。”低沉的嗓音在卧室里回荡着,却显得出奇的寂静。 钱思涵娇躯一震,美眸里盈满惊恐,她知道,卓烈炎若是这么说了,必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而且,万分高贵,无比尊贵的这样一个男人,如果真的想要一个女人,他肯定是势在必得的。 虽然心里很不愿意承认,但事情却也摆在钱思涵的眼前,她心里清楚的知道,等到龙凤胎的DNA化验结果出来后,该来的风暴终究会来临。 可是眼前,她还是尽量保持着笃定决然的姿态,声音透着淡定:“我想,那一天是永远不会到来的!” 语毕,钱思涵紧抿着红唇,用床单紧紧包裹着赤果的身体,拖着那只受伤的右脚,一瘸一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卧室。 卓烈炎就站在原地,如墨的瞳仁闪烁着微微的光芒,凝视着已经走到卧室门口的钱思涵,脸上露出复杂且难以言喻的表情,他就这样沉默的站着原地,从玻璃的反光里,望着那具快要消失不见的颤抖倩影,她每一个小小的艰难步伐,都仿佛利刃割痛着他的心。 “很好!希望你不要后悔。”卓烈炎的薄唇间微微扯动,艰难的吐出这四个字,就紧紧的抿在了一起,修长的手指紧紧捏握成拳,手背及额头的青筋都不规则的律动着,他已经放低姿态请求她回到他身这了,可是她却连想也未想,就一口拒绝了他。 只让他觉得……心好痛!痛得快要无不呼吸!

上一篇   第178章 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