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俨然一副男主人姿态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81章 俨然一副男主人姿态

钱思涵的长睫抖动了一下,美丽的性感樱唇张了张,话硬生生咽了下去,她想告诉比尔,她不可能再回到马德里了,在她决定回国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一切。 公寓楼外,他们沉浸分别前的伤感中,空气里漾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谁都没有发觉,不远处电梯的拐角处,一双燃着怒焰的眸子正凝着相拥的他们,刀刻般的俊脸已是一片阴沉,仿若一片密滚滚的乌云,低低压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雪茄烟落在地上,下一刻,被一只光亮高档的皮鞋踩灭! …… 钱思涵的坚持下,依然没有让比尔送她上楼,一直目送着比尔渐行渐远,背影消失在暗幕中后,钱思涵才一瘸一跛的进了公寓楼,却在刚刚转角面向电梯口时,迎对上另一双深邃的鹰眸。 卓烈炎的面色黑沉,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小脸,沙嘎暗哑的嗓音从喉咙里逸出:“摔瘸了都还不安份的呆在家里,扔下两个孩子自个儿跑出去约会,钱小姐,五年过去还是风流不改,让男人背着走的感觉很爽吗?” 迎对上男人眸底的森寒冷冽,钱思涵的脸色微微一僵,直接忽视的掠过他的身体,却在从他身边经过时,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臂。 他粗粝的大手如同铁钳般坚牢,钱思涵挣了两下根本就是徒劳,反而令她的脚踝受力后变得更痛了,不禁痛哼一声,不敢再用力道。 “卓先生,我和朋友吃顿便饭应该用不着向你汇报吧?还有……我的孩子我自己会照顾好,也用不着你操心。”钱思涵蹙紧眉头,冷冷出声。 “你和朋友吃饭我当然管不着,不过……你虐待孩子我就不能坐视不理,让两个只有五岁的孩子独自呆在家里,你不觉得有问题吗?还有……每天让他们吃微波炉转热的食物,真的也没有问题吗?”卓烈炎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直勾勾的盯着钱思涵的眼睛,继续道—— “暂且不说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骨肉,这件事情我都管定了,如果……明天的DNA检验结果出来,证明糖糖和娃娃确实是我的孩子,那么钱小姐,以你目前的行为,我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将从你手里夺走孩子的监护权。” 钱思涵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瞬间几乎快要停止跳动,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头脑更清晰些,这才有条不紊的开了口:“卓先生,我想我有必要再解释一次,首先这两个孩子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其次,我也从来没有虐待过自己的孩子,偶尔吃微波炉转热的食物对他们的身体并没有伤害,况且那些饭菜也是我当日准备的新鲜食材。” “自己出去和男人约会,把两个孩子扔在家里,你这样的行为就已经构成了伤害!”卓烈炎的语气依然是咄咄逼人,脑袋里闪现的全都是刚才女人和比尔依依不舍的分离画面,她从来不曾这般依恋过他,五年前如此,现在亦是如此,这个念头就像毒虫一般侵蚀着他的五脏六腑。 “我没有抛下他们不管,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比尔要回马德里,所以临行前我希望能够一尽地主之谊,这也算是朋友间应该尽到的情份,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钱思涵真的又急又恼,声音透着哽咽,她真的快要崩溃了。 若说她对卓烈炎的威胁无动于衷那是假的,其实钱思涵的内心真的很紧张,她害怕这件事情真的会成为自己失去孩子的导火索,所以必须澄清说清楚。 近乎咆哮的吼完这句,钱思涵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说不出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情愫,比尔的离开?或是另一种委屈。 她撇开脸去不再看男人一眼,任由他依然紧拽着她的手臂,也不再看她一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头顶后上方传来男人的一声轻叹,卓烈炎低低的语息淡淡传来:“刚才那个比尔……其实你并没有答应他的求婚,对吗?” 男人突如其来的温柔嗓音,和他以往在她面前流露的冷漠简直是判若两人,磁性醇厚的嗓音如同美酒般醉人,钱思涵的心几乎也快要醉了,但她真的不明白,这个永远以高高在上姿态睥睨一切的男人,为什么突然间改变了态度。 “这个对于卓先生而言重要吗?”钱思涵苦涩一笑,她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当然重要!而且……很重要!”卓烈炎的大手温柔突然松开她的手臂,却在下一秒娴熟的揽上了她的纤腰,带着眷恋的低俯下头,温柔的唇低低浅浅地落在她的额头,顺着一路往下,落上她的鼻尖,最后覆落在她微颤而饱满的红唇上。 他用另一种方式来回答了她的反问,动作却是无比温柔,似要抚慰她的恐惧,就连一贯深沉的眼神都迸发出灼热似火的光芒。 钱思涵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这一刻竟闭上眼睛,没有拒绝男人的霸道,或许是因为力量上的悬殊,或许是脚踝的痛楚让她不想再加重伤势,又或许……是这一刻她只想顺从自己的心意。 随着唇间温柔的攻势,她的双手由刚刚的抵触变成了渐渐缠绕,使得卓烈炎更加深了对她唇舌的占有,将属於他的狂魅的男性气息,倾吐入她的檀口。 她的头被他有力的大掌牢牢固定住,薄唇柔情万种地撩拨着她的丁香,毫不掩饰地传达自己对她的爱恋,灵活的长舌霸道地与她缠绕在一起,时轻时重,狂野也不失温柔。 钱思涵的身躯因他的狂浪轻轻发颤,怀中的柔软令卓烈炎渐渐忘我,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女人柔软的身子如水般瘫软在他的身上,任由男人的吻渐渐由温柔的力量转为带有显而易见的攻击性,男人的唇带着贪恋一路向下…… “不要……”钱思涵感觉到胸口一阵发凉,脑海中倏然闪过一个人影……全身充满冷漠气息的卓烈炎!她整颗心都在颤着,随着他的动作,身子颤得更加厉害。 男人的意图再明显不过,虽然此刻在电梯口,卓烈炎却也是毫不遮掩自己内心的渴望,钱思涵的身体如同风中飘零的孤叶不停的颤抖。 “不!”钱思涵猛地推开身上的男人,脚踝也因为这一下的剧烈动作而痛得她后背瞬间布满了冷汗,她倚靠着墙面大口大口地喘气,长长的秀发将她苍白的脸颊遮住…… 钱思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卓烈炎站在原地怔愣半晌后,才缓缓出声:“为什么拒绝我?” 说话的同时,他还想要伸手将她搂在怀中,却被钱思涵反件反射的躲开了,她略显慌乱的理了理一身的凌乱,强忍住自己过于纷杂的心情,说道:“对不起,卓先生,我……我现在心情很乱,请你先离开这儿。” 卓烈炎岑冷的唇角微微抽搐两下,似有话想说,最终在看见女人一脸憔悴的神色时,于心不忍的闭紧了唇。 钱思涵确定男人没有进攻企图后,这才缓缓挪了挪身子,不过却在微微一动时不由自主逸出一声痛哼,虽然她及时的强力忍住,却依然被男人看出了端倪。 不由分说,卓烈炎迈着大步上前,背对着女人半弯下腰,并没有草率冲动的一把将她拽上后背,而是少有的多了几分耐心。 “女人,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磁性沙哑的嗓音低低传来,卓烈炎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布满阴霾。 钱思涵犹豫数秒,终于还是爬上了男人伟岸的后背,不仅是因为不想在电梯口继续纠缠下去,也是因为她的脚好像真的受伤更严重了。 卓烈炎背着她进了电梯,突然冷冷迸出一句:“你身边既然有这么多护花使者,那他们这些年都没给你吃饱饭吗?” 钱思涵当然听得出他话里隐含的意思,他是觉得她太瘦了,没有作出任何回应,静静地等待着电梯门打开后,男人背着她走公寓门口。 “你放我下来,我拿钥匙。”钱思涵挣了挣身体,可是她不敢就这样往下跳,因为脚踝已经伤得很严重了。 “钥匙给我。”卓烈炎单手托着她的身体,轻松的挪出另一只手来伸向脑后,语气依然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钱思涵虽然不情愿,却似乎也别无选择,而且她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惹怒了他对她并没有半点好处,在所谓的DNA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前,她得尽可能的不要惹恼他,同时还要想办法解决掉那个麻烦事儿才行。 没有一丝声响,钥匙乖巧顺从的落到了卓烈炎的掌心中,男人拿着钥匙人很快便打开了大门,背着她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先将她放到沙发了,继而自个儿换鞋,脱掉外套,一切看起来俨然一副男主人姿态,娴熟自如。 PS:希望文文的读宝们,别忘了收藏、留言、红包打赏一条龙支持一下哈,太后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