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每天都来吧!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82章 每天都来吧!

钱思涵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那个娴熟自若,俨然一副男主人姿态的卓烈炎,只见男人换了鞋,脱了外套,并不急着朝她走来,而是相反方向的走向了孩子们的卧室,动作轻缓的旋转了门的把手,无比小心翼翼。 而他每个轻微细致的动作,都如同磐石一般重重落在钱思涵的心头,他愈是表现出对孩子的重视,她的内心就愈是无法平静,浓郁的危机感层层逼近,她发现自己真的应该及早做出防御措施,否则恐怕真的会出问题。 大概是确定孩子们都睡了,卓烈炎才转身朝着沙发的方向走来,那双深邃而幽暗的鹰眸直勾勾凝盯着钱思涵的小脸,磁暗的嗓音在昏暗的光线里扬起:“明天……DNA检测结果就会出来了,难道你现在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钱思涵只觉得心口揪得紧紧的,却是佯装镇定淡淡道:“我只想对卓先生说,天色已晚,你该回去了!” 面对女人下的逐客令,男人不怒反笑,眸光如万年古井般深邃且耐人寻味,他不疾不缓的点了点头,拖着长长的尾音出声:“很好!晚安——” 卓烈炎没有多做停留,优雅的拿着自己的外套,换回皮鞋,随着大门砰的一声,离开了钱思涵的小公寓。 支撑着受伤的脚,钱思涵一瘸一拐的走到窗边,很快便看见公寓楼下走出那抹熟悉身影,卓烈炎下楼后径自朝着黑幕里那辆银灰色的跑车走去,这是他新购的一辆博兰基尼限量版跑车,全球只有五辆,不难显现出尊贵与奢华。 只是此时此刻,这辆奢华的跑车却无比低调的停靠在暗处的树荫下,犹如一条深海里的鱼,悠闲的歇憩在珊瑚丛暗角处。 卓烈炎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仰望向公寓楼上方,所望的方向正是钱思涵的窗口,钱思涵急切的缩回了脑袋,男人狭长的眸半眯起,深邃的眸光陷入了沉思的状态,平静无澜的面色让人看不出半点情愫。 站在车门外,卓烈炎并未急着上车,而是缓缓点燃一只香烟,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睛直直的注意着泛着微光的窗口,思绪却飘向了远处,他一直站在原地仰望着楼上,直至那里的灯光灭了,他才缓缓的低下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接着手上的动作,拉开了车门,毫不犹豫的坐进了车内。 …… 翌日,清风里夹杂着花草的芳香,因为糖糖和娃娃喜欢马德里的房子,所以钱思涵便和他们一起在阳台上种了不少植物,空气里流窜着细风,那若有若无的清香便会弥散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分外的好闻。 “妈咪,干爹的电话来了。”娃娃和糖糖一前一后,蹦蹦跳跳的进了钱思涵的卧室,两个孩子的作息时间很好,早睡早起,这一点不用钱思涵操心。 因为脚踝受了伤,钱思涵今天是大概是出不了门了,所以没有打算起床,倚着床头等着娃娃将电话交到自己手里。 “鹤轩,今天可以让你家的佣人过来帮帮我吗?”钱思涵犹如见到了救星,若是换做平常,这个时间点她已经起床去市场买菜了,这样才能提前将自己和孩子一天的口粮准备出来,可是今天她的脚踝更加红肿得厉害,怕是没有办法出门了。 “是家里有事儿吗??”朱鹤轩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有好些天都没有去看过思涵和龙凤胎了。 “爹地,妈咪受伤了。”娃娃稚气的声音透过电话,传递到对方,小家伙无比心疼的凑到妈咪红肿的脚踝边,小嘴呼呼呼的吹着气儿,似乎希望这样能够缓解妈咪的疼痛。 娃娃的嗓音很大,加上电话挂着免提,朱鹤轩早就清楚的听见了她的话,担忧的嗓凌晨传来:“我一会儿就过来,顺便带家庭医生过来看看。” 朱鹤轩已经将事情安排好了,也容不得钱思涵拒绝,她也只能顺从了男人的意思:“辛苦你了,鹤轩” 钱思涵现在也迫切的希望自己的脚踝能够快点恢复,否则像她这样的单身母亲,不仅照顾不了孩子,也不能工作,日子过得确实很令人焦急,通过这件事情也愈发让她觉得,单身妈咪真的是伤不起! 原本钱思涵也考虑过可以请个保姆帮忙,可是一来是公寓太小,只有两间卧室,请了保姆也没有地方可以住,再则是因为她和孩子都习惯了独立空间,家里多个外人谁都不习惯,更何况孩子小的时候更艰难也熬过来了,现在一天天大了,反倒还需要帮手不是觉得很奇怪吗? 很快朱鹤轩就赶到了,顺便还给他们母子三人带来了丰盛的早餐,男人似乎也考虑到了钱思涵的顾虑,安排了家里的佣人早上过来帮忙,晚上再让司机接回到朱家,这样压根儿半点都不会影响到钱思涵母子三人的生活。 “鹤轩,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你真是帮了我大忙。”钱思涵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她红肿的脚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咱们之间还用说客气话吗?你现在只管安心休息,我先送娃娃和糖糖去幼稚园。”朱鹤轩神色凝重的对着钱思涵点了点头,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糟糕,这一点令他很是担心,夹杂着丝丝心痛的感觉。 虽然做不了夫妻,可是他的心里仍然放不下她,看见她倔强却又坚强的带着两个孩子生活,他想为她做点什么也一直没有机会。 “娃娃,糖糖,你们要乖乖听干爹的话,不可以淘气,也不可以提出任何要求,明白吗?”钱思涵再次交待,她知道这两个孩子,特别是娃娃,每每在朱鹤轩面前都会无底线无节操的压榨男人。 “知道了,洛洛。”娃娃撇撇嘴,对视上妈咪的眼神,她当然就明白了钱思涵强调的语气是特别针对她的,谁让干爹总是无底线的宠溺她呢! 朱鹤轩送两个孩子去上学,钱思涵不知不觉中竟又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家里飘逸着香浓的高汤味道,这种味道似乎很容易勾起人的食欲,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饿了。 “你醒了?”朱鹤轩自然的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只碗,而碗里飘逸出来的清香,正是房间里所弥漫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又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钱思涵有些难为情,突然发现不上班的日子原来这么轻松,回笼觉竟然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朱鹤轩镌刻的俊颜冲着她暖暖一笑:“你太累了,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几天也好!医生一直等着,刚才看你在睡,我也不想吵醒你,现在醒了就让她帮你瞧瞧。” 朱鹤轩的话刚落音,一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女医生走了进来,在钱思涵诧异的眸光下,她微笑着做了个自我介绍:“洛洛小姐,我是朱先生的家庭医生聂兰,听说你的脚踝受伤了,特意过来看看。” “聂医生,你好!”钱思涵感激的看了一眼朱鹤轩,还是他想得周全。 “你们先检查,我出去等。”朱鹤轩识趣的先行告退,卧室里只剩下钱思涵和聂兰两个人。 经过一番检查和询问,聂兰最后得出结论:“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只是扭到了筋。幸好没有伤及骨头,否则可就没有那么好恢复了,我这里有药,再配合着冰敷和热敷,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谢谢你,聂医生!”钱思涵感激的点了点头,只医生这样说她就放心了,她也期盼着能够快点好起来。 …… 傍晚,好手艺的帮佣做了满满一桌的好菜,朱鹤轩刚从幼稚园接了娃娃和糖糖回来,两个小家伙进门就开始欢呼,当然是为了今晚的盛宴。 “干爹,你每天都来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吃到这么多好吃的菜……”娃娃带着撒娇的稚气嗓音,配合着萌翻人不偿命的粉嫩小脸,再亲昵的伸臂勾揽上男人的脖子,重重在朱鹤轩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能把男人给萌化了。 “娃娃,快下来!别闹干爹了,洗手吃饭。”钱思涵出言制止了几乎快骑到朱鹤轩脖子上的女儿,她那顽劣的劲头一点儿也不逊于男孩。 朱鹤轩压根儿一点都不介意被孩子欺负,小心翼翼的将黏在自己身上的娃娃放下来,正巧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当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时,男人眸底闪过一抹异色,脸上的表情也微微僵滞。 不动声色,朱鹤轩走到了窗边的位置接听电话,钱思涵正集中精力一瘸一拐的走到餐桌边,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异样。 “洛洛,手洗干净了,可以开饭了吗?”娃娃欢快的声音从洗漱间门口传来,糖糖紧随其后,两个小家伙看起来心情都很不错,大概是太久家里没有这么多人一起吃饭了,今天他们都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