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检测结果出来了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84章 检测结果出来了

钱思涵轻笑着睨向窗口的方向:“等人都齐了,才可以开饭。” 娃娃顺着妈咪所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朱鹤轩背对着他们,并未注意到男人在讲电话,于是跑上前亲昵的抱着男人的腿高呼:“爹地,开饭啦!” 朱鹤轩回头,冲她挤出一抹笑,指指手上的电话,娃娃瞬间会意,不再骚扰。 就在娃娃回头转身打算回到餐桌前时,突然听见门铃声传来,先是水眸微怔,紧接着便十分兴奋的跑去开门,要知道自从他们搬到这间小公寓后,家里是极少有客人来,几乎都快让她忘记了门铃的存在。 微微怔愣的不止娃娃一个,糖糖也好奇的跟着朝大门奔去,钱思涵因脚痛不方便移动,坐在餐桌前眼睛却也同样盯着大门的方向。 “姐姐,你找谁?”娃娃望着门口的漂亮面孔,好奇的歪着脑袋发问,印象里并没有见过这位漂亮姐姐。 夏挽晴的眼睛直勾勾盯向窗边那抹身影,冷冷出声:“找他!你们的爹地!” 说话的同时,夏挽晴的眼神只是淡淡从两个孩子身上一扫而过,面若寒霜,不请自进,直刺刺冲向了朱鹤轩! 朱鹤轩看见来人,手微松,电话也差点摔落到地上,眉头却是不由自主蹙紧:“挽晴,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又怎么会知道,朱鹤轩,你到底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夏挽晴的粉拳劈头盖脸的朝着男人挥来,声音却是哽咽带着哭腔,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许你打我爹地……”娃娃挺身而出,平日里朱鹤轩最疼的就是她,她也要在关键时刻保护爹地才行。 不想她这一跳出,夏挽晴的粉拳倒是不再挥向男人,却是捂着小脸蹲在地上大哭起来,朱鹤轩看着眼前的面画,不禁揉了揉太阳穴,也是一脸懊恼无奈,显然这一幕是他意料之外,完全没有想到的场面。 钱思涵再也坐不住了,支撑着椅背站了起来,同时一瘸一拐的缓慢朝着他们的方向移行,却在这个时候,朱鹤轩注意到她的举动,紧张的大喝出声:“思涵,你不要动。” 蹲在地上大哭的夏挽晴突然停止了哭声,抬头顺着方向望去,正好看见朱鹤轩一脸紧张的上前搀扶着钱思涵,心情就更堵了,撇撇嘴,一把抹干脸上的眼泪,猛地站起身来冲着男人的背影大声道:“朱鹤轩,你今天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要我还是要她,如果你真的还忘不了这个女人,那本小姐就给你们挪地儿腾位置,我不玩了!” 娃娃和糖糖相对而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灵动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揣测着各种可能性! “挽晴,有什么话咱们回去说,别再耍性子了。”朱鹤轩回头对凝上她的眼睛,语气间流露出几分无奈,却也不难看出眼神里含藏着些许宠溺,今天这一幕也并非他所愿意见到的。 “不行!必须在这里……当着她的面把话说清楚,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夏挽晴还就是豁出去了,委屈的撇了撇嘴,泪眼汪汪。 朱鹤轩若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该解释的刚才在电话里他都解释了,挽晴就是不相信他所说的话,现在他压根儿也没辙。 “我想还是让我来把话说清楚吧。挽晴,我想你是真的误会了……”钱思涵清冷的嗓音传来,看见自己给朱鹤轩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她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虽然之前她曾经有过这方面的顾虑,也极少去麻烦朱鹤轩,可没想到麻烦到底还是来了,这也怪她自己,如果早点和夏挽晴见上一面,把一切都说清楚,也就不会引来这样的误会了。 “你也不用解释,你们俩个孩子都生了,根本就是一伙的,现在只有我……变成了多余的人!”夏挽晴面容清秀,皮肤白皙,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根本就还没有脱离了稚气,就像朱鹤轩说的,她根本自己就还是个孩子。 钱思涵面露难色,看来这位夏挽晴小姐压根儿就是已经认定了钱思涵和朱鹤轩不轨的关系,从她小脸流露出的倔强表情就能看出她的心思,虽然单纯,却也固执,想要改变她的想法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孩子不是鹤轩的,我和鹤轩之间从头到尾都是清清白白,不论朱太太是否相信,我叙述的只是事实!”钱思涵沉默数秒,还是再度开口再次做出了解释,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得进去,她还是得帮朱鹤轩一把,可别让人家小夫妻真的因为她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你的话我凭什么相信?除非是你能拿出证据!”夏挽晴虽然依旧倔强的坚守着自己的态度,可显然态度有些松软,不管怎么说朱鹤轩也是她当初一见钟情看上的男人,如果真的要她放手,她也是舍不得的。 “要证据?我这时有!亲子鉴定检测报告,证明孩子有99。9999%的机率是……我的!”卓烈炎醇厚磁性的嗓音从大门口传来,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大门未关,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对话又听见了多少? “叔叔……”糖糖和娃娃大声的唤道,小脸上闪烁着兴奋的神采,相次相见让两个小家伙都十分开心,钱思涵望的神色却在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我们又见面了,宝贝们。”卓烈炎看着糖糖和娃娃的小脸,语气出奇的温柔,再见面时,心境早已不同与往昔,他清楚的知道,这俩个小人就是他的亲生骨肉。 “叔叔,你为什么这么久才来?糖糖想你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去游乐园?”糖糖皱了皱眉头,上次卓烈炎说好的还会带他们姐弟俩去游乐场,因为男人的许诺,他们姐弟俩还期盼了好些天呢! “以后就不能叫叔叔了,要叫爹地,我才是你们的亲生父亲,这是医院的检测报告,比起有些人的嘴,它可要诚实得多!”卓烈炎意味深长的道,眼睛从两个孩子身上一扫而过,缓缓的掠过夏挽晴惊诧的表情,最后停留在钱思涵的脸上。 “你……你不是卓总吗?!”夏挽晴惊诧的眼睛越睁越大,也称得上名媛出身她,当然对这些商政名流都不会陌生,卓烈炎一出现在门口她就认出了他,只是万万没有想到,钱思涵竟然和卓烈炎也有关系。 “朱太太,初次见面,幸会!”卓烈炎虽然没有见过夏挽晴,不过从刚才的那幕场面已经充分的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有独特的个性,再凝向朱鹤轩的眸光不禁流露出淡淡笑谑,似假惺惺的同情,又或者说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卓总……你手里的这份检测报告,可是给我看看吗?”夏挽晴这会儿脑子似乎也清醒了些,如果这份检验报告真的能够证明卓烈炎和两个孩子的关系,那反之则也证明了朱鹤轩和龙凤胎真的毫无关系,那之前朱鹤轩对她做的那些解释也就是实话! “当然……可以!”卓烈炎落落大方的上前几步,将手里的检测报告递到了夏挽晴的手中,而钱思涵的眸光也同样一直追随着男人手里的那张纸片,一直盯着它落到了夏挽晴的手里。 “卓烈炎,你到底想怎么样?”朱鹤轩能够感受到搀扶的那具身躯正在微微的颤抖,钱思涵已经开始紧张了,她真恨自己没有及早的做好防御措施,以致事情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这是我卓家的家务事,朱总还想插手吗?不过……就算你想插手,恐怕也没有你说话的余地。”卓烈炎丝毫不留半点情面,锐利的鹰眸冷冷扫过朱鹤轩的脸颊,唇角依旧勾勒着淡淡地邪魅笑意。 手里有了DNA检测报告,卓烈炎和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显然就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朱鹤轩也被他的话激得无语!孩子是人家的,就算他和钱思涵关系匪浅,似乎也没有资格干涉到卓家的事情。 “卓先生,这……这个还给你!”夏挽晴咽了咽喉咙,一切真相大白,她突然发现自己上演了一场闹剧,这会儿又开始担心起老公会不会生自己的气,心情也变得忐忑,神色紧张的偷睨向朱鹤轩,见男人的脸色铁青,不由变得更加紧张了。 “不必了!这个只是影印件,就留下来给孩子看看好了,也好让孩子知道到底谁才是他们的货真价实的爹地。”卓烈炎颇有风度的笑着点头,眸光同时望向娃娃和糖糖,两个小家伙完全被这接二连三的状况整懵了。 夏挽晴还真是老实乖巧的顺从男人的意思,把手里的检测报告递给娃娃和糖糖的方向,小心翼翼出声:“喏!他说……给你们看。” 糖糖顺手就接了过来,和娃娃一左一右拿着那张纸片翻来覆去的歪着脑袋看,最后还是娃娃撅着小嘴,低低逸出一句:“可是……我们不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