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冷战

“钱小姐,我需要确切的数据,请你尽快提供银行流水,收支明细等相关数据,只有让法官大人清楚的看到这些,他才能知道我当事人的收支状况,他才能明白你完全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因为我国法律有明文规定,孩子在五岁这样的年龄是离不开母亲照顾的,如果你有充足的抚养能力,不出意外的正常情况下,孩子的监护权都会判决给母亲一方。”殷子仪十分坚定及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她这一番话也让钱思涵犹如吃了颗定心丸,她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孩子就不会被卓烈炎抢走,法律不禁是公正的,也是具有人性化的。 “太……太好了,殷律师,您看看需要哪些资料?回头我都一条条细细的准备齐全了再给你。”钱思涵激动的说话都有些打结,见她一副视子如命的反应,让一直都很严肃的殷子仪脸上的表情也稍稍舒缓,看起来不再似之前那么古板。 “我们再细聊一会儿后,我会大致为你分析一下案情,然后再将所需要的资料写给你,你回去后整理出来,尽快拿给我审核。”殷子仪说话的口吻相当专业,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好好好,太好了,殷律师,谢谢你!”钱思涵感激的连连说道。 …… 关于打官司的相关材料准备一切都很顺利,反倒是家里的事情更让钱思涵头痛,因为她的这对龙凤胎儿女在这个时候偏偏和她唱起了反调。 娃娃和糖糖两姐弟,自从知道了卓烈炎是爹地以后,表现似乎就异样反常。 “洛洛,我们为什么不能搬到爹地的大别墅去?这间公寓实在是太小了,练起舞蹈来一点儿也不方便……”娃娃撅着小嘴出现在厨房。 一大清早就不让自己耳根子清净,钱思涵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娃娃,妈咪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为什么你心里还是惦记着大别墅呢?我们的公寓虽然小,可在这之前不也住得好好的吗?” “可那是以前,我们现在已经找到爹地了,为什么不搬到他的别墅去,这样就可以一家幸福的团聚了。”娃娃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语气透着少有倔强,显然突然出现的爹地对于她而言的意义不同凡响。 “娃娃——”钱思涵的音量不自觉中提高了八度,听见女儿已经在不自觉中将卓烈炎列入了他们的生活里,她不能不紧张。 可是对她突如其来提高的大嗓门,娃娃先是一怔,接着委屈的撇嘴红了眼眶,稚气的声音哽咽传来:“洛洛,你凶我……” “我……我没有凶你,我只是……”钱思涵看着孩子一脸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瞬间心都快化了,急欲出言解释,可是不等她的话说完,娃娃已经生气的甩开了她的手,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钱思涵站在原地怔愣数秒,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好好和两个孩子掏心置腑的谈一谈,于是放下手里的活儿,悄然无声的走到他们的房间外,房门是虚掩着,钱思涵正准备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娃娃哽咽的哭腔:“爹地,妈咪凶我……” 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丫头还真是娇气,一点点委屈就跑去向朱鹤轩告状去了,可是接着逸入耳底的声音却让钱思涵面色微怔,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洛洛说,我们不能搬到你的大别墅去,娃娃不开心,洛洛她……就凶我了。” 这是什么状况?钱思涵的脑子飞快运转,娃娃口中的爹地不是朱鹤轩,还是……卓烈炎,她正在和那个男人通电话,听语气熟络的就像感情已经很深厚似的,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密切联系的? 脑子里闪过无数个为什么!钱思涵发现自己似乎漏掉了什么细节,那男人一方向引着她忙不停蹄的为了官司而忙碌,他自个儿却悠然自得暗中下手,和两个孩子关系打得火热。 没有敲门,钱思涵就这样黑沉着脸闯进了孩子们的房间,她的突然出现同时也惊到了正在讲电话的娃娃,瞪大眼睛一副惊恐表情凝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故作镇定却依然无法掩饰她的心虚:“洛洛,你……你进来不敲门,没……没礼貌!” 钱思涵一言不发,缓缓朝她伸出手,噜了噜她手里拿着的那支电话,意思很明确,让她把电话交给自己。 娃娃撇撇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怯怯地将电话递了出去,却抢在钱思涵之前,另一手小手抢先一步夺走了电话:“爹地,我们这边有一点突发状况,下次再接着聊。” 没有给钱思涵说话的机会,糖糖已经挂断了电话,同时小大人似摊开双手,冲着母女二人潇洒耸肩:“OK!听我说……洛洛,你和娃娃现在都需要冷静,根据科学数据表明,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做出的事情73%都会是令自己后悔的,所以请你们先深呼吸三次,平静下来后再进行对话。” 钱思涵也是被这小子打败了,当着他的面做了三次深呼吸,娃娃也没有反对,同样也深呼吸三次。 房间里的紧张气氛也渐渐舒缓下来,糖糖就像个审判官,缓缓上前,看看娃娃,再凝向钱思涵,稚气的声音低沉稳重:“洛洛,今天的事情是你不对,你没敲房门就闯了进来,这样不礼貌,而且……你还偷听娃娃讲电话,这就更不对了!” 钱思涵面对自己这个未来的外交官儿子,也显得是有心无力,她知道自己论口才还不及他,只是令她意外的是,一向偏袒自己的糖糖,这一次竟然站到了娃娃那一边,显然这小子也是存有私心的。 “你们俩个是我生的,我还能不清楚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也得提前给你们打打预防针,大别墅是肯定住不了的,你们趁早断了这个念想,以免希望越大,失望也同样越大。”钱思涵面无表情,盯着这两个已经站到同一阵线的龙凤胎。 闻言,娃娃和糖糖默契的对视一眼,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可是灵动忽闪的大眼睛里,却似写满了千言万语,他们能看得出来,洛洛这次也是动真格,这话绝不像是开玩笑。 “洛洛,你不公平!”糖糖再回过头来,提高了嗓门大声抗议:“其他小朋友都和爹地妈咪住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如果你们需要爹地的爱,后续我和卓先生会谈到探视的问题,父爱和住进大别墅一点关系也没有。”钱思涵的眼神和语气都很坚定。 两个孩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瞬间都没有了精神,钱思涵淡淡丢下一句:“今天是周末,我做饭,你们帮着打扫一下屋子。” 结果她的话出,两个向来还算听话的孩子,默契的对望一眼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小床趴着躺着,无一人应答,看来心情都不佳,即使面前发号施令的是妈咪,也无一人买帐。 钱思涵略看了一眼这两个宝贝,略有无奈,却也佯装淡定的一耸肩:“如果你们还想睡一会儿的话,我也不反对,起床后记得打扫屋子。” 留下这句话,钱思涵退出了孩子们的房间,心情却是无法平静下来,不行!她必须和那个男人把话说清楚才行。 回到厨房的小阳台上,钱思涵主动拨通了男人的手机,很快对方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冲着孩子发火,你这算是沉不住气了么?还没上法庭你就先乱了阵脚,现在如果愿意庭外合解还来得及,就算你自己是什么态度……” 钱思涵没好气的回驳道:“卓先生,我打电话给你不是来示弱求饶的,我只是想提醒你,孩子的监护权现在还在我手里,希望任何时候接触他们都知会我一声,否则我可以告你诱拐儿童……” “你这样的态度,等我拿到孩子的监护权后,一定会变本加利的还给你。”卓烈炎醇厚低沉的嗓音透着邪恶的坏坏笑意。 “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卓先生……”钱思涵斩钉截铁的一口否定了他的幻想,虽然请了律师,可是她这些日子同样没少看法律条例,有极其自信的把握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那我们……就走着瞧!”卓烈炎磁性的嗓音依然透着邪恶坏笑。 听见他的笑声,莫名令钱思涵的头皮一阵发麻,为什么会有种被人算计的不祥预感? …… 今天是开庭第一审,钱思涵特意的穿了一身职业装,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些,这样法官大人或许会为她加分。 这件事情,至始至终钱思涵都是瞒着两个孩子的,因为是不想让孩子的心灵蒙上阴影,再则是因为两个小家伙原本就对卓烈炎心存好感,这几天来正和她处于冷战,如果再让他们知道对驳公堂的事情,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法庭上,钱思涵见到对面席位上坐的那个男人,一袭黑色的意大利手工西装衬托出他伟岸的身躯,精致如刀刻般的五官,刚毅的轮廓,与生俱来的王者之风。

上一篇   第186章 对驳公堂

下一篇   第188章 媒体围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