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爱是最廉价的东西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89章 爱是最廉价的东西

带着几分忐忑,钱思涵轻应了声,同时征求殷子仪的意思问:“那……殷律师,你想去哪儿……” “酒吧!陪我喝两杯怎么样?”殷子仪此刻的眸光,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坚韧,此刻她给钱思涵的感觉就像个情感失意的普通女人,似乎感觉到了钱思涵的诧异,她突然回过头来:“钱小姐,你……不会介意吧?” “不,不会。”钱思涵连连摆头,淡淡的微笑将脸上的诧异之色取而代之。 “谢谢!”殷律师莞尔一笑,脸上流露出少见的温柔。 …… 一间名为“夜色”的酒吧,从门外远远便能感受到浓郁的氛围。 “这里挺热闹,而且盛行……一ye情!”殷子仪淡淡一笑,轻车熟路的样子看来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看见殷律师将车停在夜色酒吧门前的车位,钱思涵的心里蹭的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大概是看见了殷律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对方是她的辩护律师,可是她除了知道她打赢过不少官司外,钱思涵对她可以算是一无所知。 钱思涵原本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在看见殷子仪眸底闪烁的迷惘时,她决定暂时选择沉默,能够感觉到殷律师有心事,会不会和卓烈炎身边的那个秦昊有关系?他们俩人看起来应该是熟识,可给人的感觉却又有些怪异。 虽然对殷子仪和秦昊之间的事情一无所知,不过钱思涵心里有一种感觉,殷子仪和秦昊之间肯定有种超乎普通情感的东西存在,因为她今天注意到殷子仪盯着秦昊时的眼神,凭着女人敏锐的第六感,钱思涵觉得那是一种由爱延生出的复杂情感,或许是恨,又或许是深爱,总之绝不是普通的情感。 现在还是下午,酒吧应该才刚刚开始营业,里面几乎还没有客人,看见有人进来,侍应生似乎也感到有些诧异,但下一刻便已迎上前来。 “两位小姐,这边请。”侍应生特别为她们挑了处僻静的位置:“不好意思,我们才刚刚开始营业,娱乐节目要等到七点才开始,不如两位先些酒,慢慢饮着。” “先给我来两瓶蓝黛。”殷子仪直截了当的说道。 显然,殷子仪应该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貌似酒量还不小,洋酒一点就是两瓶,钱思涵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殷律师,我……我不会喝酒的。” “没关系,你不能喝就不要喝,会开车就行。”殷子仪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潇洒的耸了耸肩膀,扬手先将车钥匙扔了过来,接着又道:“我自己喝,咱们边喝边聊!” 钱思涵抬手精准无误的接到车钥匙,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两瓶洋酒?看来殷律师的酒量还真不赖,若是换作她,恐怕只需要两杯下肚,就已经晕晕乎乎了。 没一会儿,侍应生便将酒端上来了:“两位需要苏打水还是绿茶?需要冰块吗?” “再来两杯果汁,其它都不用。”殷子仪一口回绝了侍应生的好意,随便也替钱思涵做了安排,她没有勉强钱思涵陪她一起饮酒。 钱思涵似乎也有些习惯了,看来殷律师的酒量确实不错,连苏打水或绿茶也不需要配,洋酒纯喝,还真是颇有女中豪杰的感觉。 “殷律师,我……我想问问,您觉得卓烈炎他为什么要拖延七天的时间?”钱思涵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声来,她担心一会儿殷律师喝醉了,她再想问也是徒然。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卓先生这般精明的商人,一定是早就有了周全的打算,他应该是能在这七天的时间内让钱小姐身陷困境,也许是经济上的,又或者是其它方面,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具体有什么打算,我也还猜不透。”殷子仪边为自己酌上酒,一边缓缓的轻言道,面色看起来异常平静。 钱思涵瞬间诧异的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喉咙里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似的,顿时说不出话来,半响才回过神来,声音里透着轻颤,紧张的反问道:“那……殷律师,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我也正在想,你先别着急,喝酒。”殷律师漫不经心的模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一看便知她的酒量定然不错。 “殷律师,这场官司我真的不能输,也输不起!”钱思涵低沉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悲伤,她不能失去娃娃和糖糖,这两个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 “钱小姐,你要相信我,不仅仅是你不想输这场官司,我和你的立场是一致的,这一点你一定要深信不疑。于公,作为你的辩护律师,我必须协助你打赢这场官司,于私……”说到这里,殷律师的语速变得缓慢起来,再一次举起透明的玻璃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钱思涵一直保持着安静,她看得出殷子仪有话想说,不过做为律师,决定了她的每一句话都必须具有严谨性,她也是个很小心的人。 不过,今天的殷子仪看起来确实有些反常。 “不瞒钱小姐,卓先生的辩护律师林昊……曾经是我的学长,这场官司我必须要赢,不能输给他。”殷子仪轻清的声音传来,在这安静的气氛里,甚至带着几分飘渺。 “殷律师和秦昊是老同学?”钱思涵小心翼翼的问道。 “都是学法律的,是同学也没什么奇怪。”殷子仪端着酒杯的手停顿了一下,语气依旧佯装淡漠。 “不过……恕我直言,我觉得殷律师和林昊之间的关系,看起来不像仅仅只是老同学这么简单,你们……曾经是恋人,对吗?”钱思涵点了点头,温婉的声音轻言道。 “恋人?不过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罢了,他不配做我的恋人,更不配做我的初恋。”殷子仪的嘴角扬起一丝苦涩自嘲。 “秦昊?他看上去不像是殷律师说的那种人。”钱思涵的话没有说话,她突然发觉自己多嘴了,她只是个旁观者,也根本不了解那两人之间的过去,有什么发言的资格呢? 看钱思涵说话欲言又止的模样,殷寻笑了,由心的笑了:“钱小姐,我……可以叫你思涵吗?” “当然可以。”钱思涵紧张的应道,从认识殷律师到现在,她们之间从来都只有谈到公事,而对对方的称呼也是礼貌性的,今天这也算是跨跃性的一步。 “我叫殷子仪,私底下你可以叫我子仪,不用总是殷律师殷律师的叫着,感觉怪怪的,好像总在上班似的,呵呵……”子仪轻笑着说道,突然间精神和面容都缓和了许多。 “好,子仪。”钱思涵突然感觉也放松了不少,温柔轻笑着回应道。 “思涵,像我们律师这样的职业,每天都要和很多不同的人说话,可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想法却没有人可以倾述。”子仪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伤感。 “子仪,知道吗?你之前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个很坚强的女人,但是今天我才发现,其实……你的内心也是很脆弱的,你外表的坚强只是一种伪装。”钱思涵温柔的说,细嫩的柔荑轻抚上殷子仪放在桌上的一手上。 “思涵,请你放心,我的脆弱不会影响正确的判断,你的官司我肯定全力以赴。”子仪坚定的眸光望向钱思涵,里面依然能够看见以往的自信。 “我相信你,子仪,明皓把你介绍给我,就充分肯定了你的能力,而当见到你时,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令我更加对你深信不疑,我愿意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交给你……” “谢谢你的信任,思涵。我……已经好久都没有信任过人了,但是我真的了解你的这种感觉,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把这个案子做好。”子仪嘴角的涩意再度涌上,看得出来她的思绪又飘远了。 “子仪,有个问题……我问出来,希望你不会介意。”钱思涵小心翼翼的轻问道。 “你说,我不会介意的。”殷子仪潇洒的耸了耸肩膀,将钱思涵覆上的那只手缓缓抽出,端起桌上的洋酒,轻轻的啜了一口。 “你……和秦昊过去真是恋人,对吗?”钱思涵揣测着,也没有其它的什么意思,只是像朋友似的一句问询,她感觉殷子仪的心似乎封闭的太久了。 殷子仪的眸光里一闪而逝的复杂异色。下一刻却莞尔一笑:“好吧,算你猜对了。秦昊他不仅是我的学长,也是我的初恋情人,不过……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形同陌路。” “我……我可以问问是为什么吗?其实我觉得秦昊对你,似乎有些异样的情愫,从他看你的眼神我能感觉到。”钱思涵认真的说道,她也能看出来,子仪对秦昊的恨,当然是延生于过往爱,没有爱哪里来的恨,爱之深,恨之切。 “哼,爱?爱对于他来讲,或许是最廉价的东西。”殷子仪没有做出正面的回应,但从她的回答,不难听出她对秦昊的排斥。

上一篇   第188章 媒体围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