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只是个意外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90章 只是个意外

钱思涵蹙了蹙眉头,轻声问道:“子仪,你们之间……会不会有误会?” “怎么可能是误会?”子仪一声冷哼,清冷的声音再度逸出:“思涵,我们不提这些了,事情都过去十年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钱思涵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子仪不想再说,她也不好勉强,而且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也不了解,还是静静的做一位听倾者比较好。 “子仪,你说……卓烈炎如果真的不择手段,那我……我该怎么办?”钱思涵再度回到主题。 “这两天如果有任何变化,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譬如单位那边有什么人事变动,又或者是孩子幼稚园那边出了什么状况等等,总之与你和孩子相关的任何戾息,你都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殷子仪认真的说道,似乎从方才激动的情绪里又走了出来,她的自控能力确实相当的好。 “我明白的。”钱思涵点了点头,她知道殷律师不是开玩笑,这些事情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到她对孩子的监护权。 两个女人从下午一直到傍晚七点多,后面的气氛显得高亢许多,一边看着节日,一边举杯相碰,只不过钱思涵喝得是果汁,而殷子仪喝的是酒。 钱思涵发现,子仪的酒量真的很好,因为她们走的时候那两瓶洋酒已经空空如也,可是子仪看起来却似乎一点儿问题也没有,钱思涵还是不放心的先开车送她回去。 钱思涵在子仪的指挥下缓缓将车驾到了沙环路的一幢别墅前,她不由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这幢豪华巨型的城堡式的别墅竟然是殷子仪的家?家里这么有钱的女孩子,在外面却没有半点的架子,还那么努力的工作。 “子仪,这……这是你的家么?”钱思涵诧异的问道。 “是。不过准确的说应该算是我爸妈的家。以后我肯定会从这里搬出去。”殷子仪莞尔一笑,借着大铁门前的路灯,钱思涵突然发现其实殷律师长得蛮清秀的,只不过她总是喜欢将头发盘起,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遮掩住了她原本的美丽。 “子仪,其实你挺漂亮的,为什么总是要戴一副黑框眼镜呢?”钱思涵不解的喃喃道,她是教师,认为女人应该将最美的一面展示出来,她到底想要隐藏什么? “汗,思涵,其实……我只是觉得这样会方便些,首先会让自己看上去成熟干练些,另外……我爸妈总是给我介绍相亲,我认为这样的打扮,相亲成功的机率会低一点。”说到最后,殷子仪竟带着几分顽皮的吐了吐舌头,令钱思涵几乎跌破眼镜,她发现自己对殷律师确实太不了解了,不过……现在她只知道,自己越来越喜欢子仪了。 “子仪,女孩子大了终究是要找个好归宿的,你或许不应该刻意的排斥你爸妈的安排。”钱思涵温柔的轻笑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不过你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 “谢谢你,钱思涵,你稍等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殷子仪轻笑道,紧接着摁下了车内的一个遥控开关,铁门缓缓的打开了。 钱思涵看见不远处有佣人迎上前来,殷子仪打开副驾的车门,先下去了,钱思涵坐在车内,看着她和佣人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人点头后朝另一方向奔去。 子仪再次上来的时候道:“思涵,一会儿司机会送你回去,今天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如果让你一个人开车回来,我今天晚上睡觉也不会安宁的。” “你是个善良的好女人,思涵,所以你一定会得到幸福的。” “你也是,子仪,你也一定会幸福!” …… 殷府的司机送钱思涵回到T大,为了不给人添麻烦,钱思涵没有让司机将车开进去,而是选择了自己走一小段路。 突闻‘呜呜’鸣响,一辆消防车从身后驶来,钱思涵急急让出了道儿,看见消防车正通往公寓楼的方向,眼底划过一抹疑惑,不知是谁家失火了?想到自家还有一对龙凤胎在屋里,顿时令她心里喀噔一下,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边加快的行走的步伐,钱思涵同时摇出手机拨打电话到家里的座机,可是却偏偏一直都没有接,心里顿时涌上担忧的情绪,按照平日里的习惯,糖糖和娃娃应该都在家里才对,怎么会电话响了半天也没人接。 接下来的一小段路,钱思涵几乎是百米冲刺着跑回去的,红色醒目的消防车就在公寓楼下,短短的时间内,消防战士们已经身绑着安全绳索,开始对高层进行灭火,着火的那层楼,阳台上探出的一缕绿藤看起来好熟悉,再反应过来低着头便往单元楼里冲,却被把守在外的消防战士拦下了去路:“小姐,这里是火灾现场,人员只出不进……” 钱思涵的心弦紧绷,紧张的几乎快要崩溃,她用力失推搡着消防员,并大声呼喊:“那是我家,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娃娃,糖糖……” “小姐,请您先冷静下来,我们的同事已经上去了,如果屋里有孩子,他们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救人。”消防战士死死的拽着钱思涵的胳膊,任由她怎么拼了命的想要挣脱也不肯松手。 “我不管,我一定要上去,我的孩子还在上面。”钱思涵的情绪完全无法控制,任何理智都降为零点,她此时此刻满脑子想的全都是孩子。 “小姐,你真的不能上去,危险……”消防战士同样也坚持自己的原则,无论如何也不放行。 “求求你,让我上去……看看我的孩子。”钱思涵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崩溃的大哭起来,头发也在撕扯中一片凌乱。 看着女人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让消防战士也为之动容:“小姐,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我不能放你进去冒险,也希望你能理解。” “洛洛——” “洛洛——” 两道熟悉的稚气嗓音传来,同时也让钱思涵身体僵直,猛地回头望去,正朝着她方向奔来的两个小家伙,不正是娃娃和糖糖吗? 原本已经崩溃的情绪,再看见这两张小脸时,更是抑制不住的哭得更大声了,不过这次的哭却是因虚惊一场的喜极而泣,她紧紧地一把搂住两个迎面扑入自己怀里的小家伙,一边哭一边不停的喃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洛洛别哭,你难过,娃娃也想哭了。”娃娃伸出小手,捧着女人的脸轻柔出声,水汪汪的灵动水眸也泛起淡淡雾气。 “不哭不哭,洛洛只是你被吓坏了,看见你们没事就好。”钱思涵咽了咽喉咙,突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决定:“以后,妈咪再也不会扔下你们俩个单独在家里,今天我们就搬到外婆家和他们一起住。” 闻言,娃娃和糖糖小脸微怔,不过再反应过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冲着钱思涵不停的摇头。 钱思涵面对眼前的这幕,微微一愣,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糖糖很快便吱吱唔唔的回答了她的疑惑。 “我们已经答应了爹地,暂时搬到他那边一起住。” 闻言,钱思涵睁大眼睛,再顺着娃娃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映入眼帘,是卓烈炎,他怎么会在这里?脑子里莫名闪过一抹异样复杂情绪,她抬手一把抹干脸颊的泪痕,一口定音:“不行!” 糖糖和娃娃粉嫩的小脸同时划过一抹失落,娃娃撇撇小嘴:“今天微波炉的电线突然烧起来,幸好有爹地来了,带着我和糖糖逃了出来,还打电话报了火警。” 也就在这时,卓烈炎迈着欣长的步伐,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男人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面色黑沉,冷冷出声:“如果今天我没有来,你知道这件事情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已经失去了做孩子监护权的资格。” 钱思涵怔愣当场,因为男人的话将她拉回到现实,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正和他因为孩子监护权的问题对驳公堂,如果他拿这件事情出来为证,恐怕真的会在整个案件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爹地,你不要骂妈咪,今天的事情只是意外。”糖糖皱了皱眉头,看见卓烈炎这样凶的态度对钱思涵说话,孩子似乎也有些不太开心。 卓烈炎幽暗的眸底闪过一抹异色,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在孩子面前他还不能趋之过急,否则只怕会起到反作用,于是下一秒,他醇厚低沉的嗓音也渐渐柔软了几分:“房子烧成那样,孩子是不能住进去了,今天晚上我暂时接他们走,明天会送他们去幼稚园。” “你不能带走我的孩子。”钱思涵脱口而出,很快意识到自己激动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在男人面前淡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