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他是大大大浑蛋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91章 他是大大大浑蛋

卓烈炎那双深邃幽暗的眸,依然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小脸:“孩子也是我的!更何况……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在安全的环境里睡个安稳觉,这个你没有权力拒绝。” 钱思涵淡睨男人一眼,再看看娃娃和糖糖眸里的期盼,紧接着低垂眼睑,沉思数秒后抬眸望向两个孩子,轻声问:“你们愿意跟着他去吗?” 眼里明明写着期盼,可是当听见钱思涵的问话后,娃娃和糖糖却突然面面相觑,眸光变得犹豫起来。 “如果洛洛不想我们去,我们就不去。”娃娃抿了抿唇,突然改变了主意似的,一旁的糖糖也频频点头,龙凤胎颇有默契的表达了一致立场。 俩个孩子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禁让卓烈炎眸底划过一抹惊诧异色,就连钱思涵也显得有些意外,不过却也就在这一刻,钱思涵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令她也改变了主意。 “他是你们的爹地,洛洛不会不让你们见他,今天晚上你们就跟着爹地去吧!明天放学妈咪去幼稚园接你们。” 钱思涵突然改口,让两张稚气小脸多云转晴,娃娃和糖糖似乎完全没有想到妈咪会答应他们,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有生气。 不过,和两个孩子的面部表情恰恰相反,卓烈炎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暗色,深凝向钱思涵,盯着她的水眸一瞬不瞬,似想透过她的那双水眸看透到她的内心深处在想什么。 …… 偌小的公寓里,除了一片狼藉,还是一片狼藉,钱思涵在支走了卓烈炎后,接着便给殷子仪打了电话,听她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殷子仪二话不说,很快便让司机开车送她来到了T大的教师公寓楼。 “你说……卓先生怎么会这么巧出现在这儿?这次的失火事件会不会是人为?”殷子仪若有所思的模样,细长的秀眉微微的蹙起。 “人为?”钱思涵精致的小脸略显苍白,殷子仪的话倒也提醒了她,以卓烈炎的为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若说整件事情是他设计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否则他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在这里? “今天在法庭上才让我们感觉到卓先生这边会有所动作,没想到晚上就出事了,这未免也太巧了!而且这次事件对于你而言也是相当不利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明白。”殷子仪一本正经的说道,字字透着职业的坚定。 “子仪,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钱思涵一脸的紧张,眼睛直直的盯着子仪,眼底流露出期盼,现在殷律师就是她的神! “先弄清楚火警的根源,再请有经验的专家检查看看究竟是人为造成的,还是自然灾害。如果能找出人为破坏的痕迹,那这一次卓先生就算是弄巧成拙,反倒帮了我们大忙了。”殷子仪眸底精光闪烁,她办案多年像这样的情况也是时有多见的。 钱思涵先是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直直盯着殷子仪,半响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对!我们应该先查清楚火警的根源,如果能够查出人为破坏的痕迹,那卓烈炎的可疑性就是最大的。” 又是一番折腾,殷子仪还特意请了司法界的朋友来查证,只是结果却出乎她们的意料之外,和之前的事故检验是一样的结果,属于电路老化造成的危险后果,与人为无关。 这个调查结果也让钱思涵和殷子仪陷入了更大的烦恼,虽然已经是半夜,可是望着一片狼藉的公寓,二人却是完全没有一丝睡意。 “子仪,现在的结果……是不是对我们更不利了。”钱思涵吐了口长气,整个人变得无精打采。 殷子仪点点头,对于这个结果她也很意外,不过至少倒也证明了一件事,卓烈炎真正的动作还没有出手,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不过不管怎么样,眼下的情形对于钱思涵而言已经是大大的不利了。 “看你这儿今晚也是没法睡了,干脆到我家去住吧。咱们边走边聊!” …… 自从发生了火灾后,钱思涵便格外的小心翼翼,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不希望因此而被男人抓做把柄。 可是却偏偏是屋漏偏逢下雨天,这天刚进办公室,她便接到T大办公室王秘书打来的电话:“是钱老师吗?麻烦你的院办来一趟,路院长找你。” 钱思涵微愣,一时间也猜不透到底是什么事,刚走出办公室突然想起手机忘在办公桌上了,于是她又匆匆的折返回来,不料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几位女老师在背后八卦她的话题。 “你们现在才看出来?我早就看出她没外表那么简单,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思想也和老公一样OPEN……” “听说那对龙凤胎是未婚所生,真看不出来……” “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大家以后保持点儿距离,别被她的几根麻花就给收买了,那样的女人……简直是拉低了我们整个系女教师的素质。” 一言一语,如同磐石重重敲打在钱思涵的心口,若说完全没有感觉那是假的,她的内心真的很受伤。未婚生子怎么了?出国留学又怎么了?她到底是碍谁惹着谁了?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就这么难? 深吸一口气,钱思涵落落大方的走了进去,当她出现在办公室,办公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原本凑成一团的几位女老师迅速的分散开来,各自忙着摆弄整理自己桌面上的教案,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钱思涵回到位置上拿了手机,淡淡地环扫一圈所有人,这才朝着办公室的大门走去,走到门口时还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突然猛地回头,将正偷睨向她的几位女老师逮了个正着。 唇角勾起一抹冷魅轻蔑的浅意,钱思涵看似漫不经心的淡淡丢出一句:“忘了告诉各位,上次那些麻花是被老鼠啃过的,不知道各位吃了之后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如果有的话……一定要记得看医生。” 丢下这句,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去,只闻办公室里传来的女人尖锐的叫声,也让她唇角的笑容漾得更深了些,说她没素质!没错,那她就没素质给他们看看,可不能白白被她们坏了名声。 …… 院长办公室里,钱思涵再一次黑了脸,一脸正色的望着路院长,肃然出声:“路院长,您不能这么草率的做出决定,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 “钱老师,我知道你是个人才,只是……我们T大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路院长的眉头同样紧锁,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同样认真肃然的道:“你才刚刚任教一个月,可是我听到了流言蜚语已经不少了,像你这样的风流韵事成堆的老师,即使再怎么优秀,也不适合教师这个职业。” 钱思涵不能置信的摇摇头,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T大这是打算要解雇她了吗? “路院长,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要讲证据,更何况我和T大的任教合约是两年期限,您现在也没有权力解雇我。” “院里能聘用你,就能解雇你,违约金我们会支付,一切都走法律程序。”路院长皱了皱眉头:“你说的证据……我们不是没有,我手里的这封匿名信就是有人举报你和学生乱搞男女关系,还有你们系的老师那里……我也侧面了解过了,听说上次来T大做学术交流的比尔教授也和你关系暧昧,钱老师,这些话咱们还是就点到为止,说多了只会让大家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钱思涵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说她和学生乱搞男女关系,这简直就是血口喷人,她承认在T大任教这一个月来,确实不乏有学生追求者,可是她压根儿就没有和任何一个学生单独约会过,何来乱搞男女关系之说? “既然无法沟通,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钱思涵也有些恼了,不想再继续辩解下去,话不投机半句多,丢下这句话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既然被解雇了,那她也没有理由再回办公室,不过就在钱思涵走出办公楼后,突然意识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她失业了! 立马拨通了殷律师的电话,钱思涵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殷子仪,而在听她说完这一切后,殷子仪只是淡淡吐出了一句:“我想这一次,才是卓先生真正出手了!他这次可是出了狠招,一来让你失业,二来让你身败名裂,任何一条都可以让你失去孩子的监护权。” 她的话也让钱思涵恍然大悟,一审的时候对方提出延后七天二审,他们口中的那个有利证据恐怕就是指的这个吧。 “卓烈炎,他……简直就是个大大大浑蛋!不行,这样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必须去找他理论清楚,否则等到开庭的那天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