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合解

秦昊的话一出,不仅是钱思涵,就是殷子仪也诧异的瞪大的眼睛,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俩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知道殷律师所说的庭外调解是什么意思?”下一刻,殷子仪便恢复了之前的镇定,冷静理智的反问秦昊,清冷的目光亦是直直的注视着他。 “卓先生决定放弃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但是……他需要和钱小姐商谈一下有关细则。”秦昊缓慢低沉的说道,视线从殷子仪的身上移至钱思涵。 钱思涵再一次露出诧异的神色,卓烈炎愿意放弃监护权?这则消息对于钱思涵而言,就像是天方夜谭,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下意识的将视线转移向殷子仪,毕竟对于这方面律师比较专业,她希望从子仪脸上得到答案。 “如果卓先生愿意放弃监护权,那钱小姐自然是很感谢,只是……卓先生所指的相关细则,我想钱小姐需要有律师陪同,否则她很难做出回答。”殷子仪接收到了钱思涵求救的讯号,摆出一副漠然的架势,冷冷的回应了秦昊的话。 “如果钱小姐认为有必要的话,我想……卓先生不会反对的。”秦昊依旧很有绅士风度的点了点头,冲着钱思涵莞尔一笑,眼角的余光却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子仪。 “当然,我需要殷律师的陪同。”钱思涵肯定的应道,她从殷子仪的神情不难看出,这一次的庭外调解对她们而言是有利的,她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既然钱小姐没有异议,那我就向法庭撤诉了。”秦昊点了点头,优雅的一个转身离去。 望着他的背影,钱思涵紧张望向子仪,压低嗓音问道:“子仪,你也觉得应该庭外合解,是吗?” 殷子仪此刻脸上伪装出来的戒备也渐渐消褪,轻蹙了蹙秀眉,冷静的轻言:“如果说继续打下去,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可是……老实讲,思涵,其实我真的觉得我们胜算的机率并不大。” 钱思涵闻言确实有些惊诧,她知道子仪不会说谎,看来她心里也清楚的知道卓烈炎的实力,更清楚秦昊的实力,再结合分析目前的情势,做出最为理性的建议。 “所以……你建议我庭外合解?”钱思涵试探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不能拿你的幸福作赌注,如果卓先生没有提出庭外合解,那我们当然必须放手一博,但是……卓先生既然提出来,你答应下来,是最理智的选择。”殷子仪冷静的告诉钱思涵。 “我当然相信你。”钱思涵抿了抿下唇,同样冷静的点了点头,下一刻,她长长了深吸一口气:“子仪,呆会儿你一定得帮我拿主意,我不知道那个男人他又想耍什么花招,你一定得帮我,我不想再走进他的生活,也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受到他的控制!” …… 借占着后庭的会议室的位置,钱思涵和卓烈炎之间的谈判拉开了帷幕。 长形的会议桌的两面,一边坐着钱思涵和殷子仪,一边坐着卓烈炎和秦昊,女人们脸上的表情都异常的漠然,而男人们脸上的表情则异样的淡定。 “卓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可以先提出来……”殷子仪先开口了,眸光一瞬不瞬的望着卓烈炎,可是却清晰的感觉到来自于侧面的两道刺目的光芒。 “我的条件很简单……”卓烈炎半眯着眼,视线始终是落在钱思涵脸上的,声音低沉且缓慢,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如果卓先生还想控制我的人生,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钱思涵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他的目光令她心慌,让她不由的提高了音量,就好像声音越大,就越能掩饰心底的怵意。 “你的人生……就在我的掌心,你说我到底能不能控制?”卓烈炎如墨的黑眸里,一闪而过的阴霾,缓缓的转透出危险的信号,她的反应让他很不悦。 “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五年了,五年过去了,你还不肯放过我,这样纠缠在一起有意义吗?”钱思涵的声音更大了些,几乎带着嘶哑的咆哮,此刻她几乎忘记了一旁还有两位律师的存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瞬间眼眶泛红,噙满晶莹的泪。 卓烈炎的神色在这一刻黯淡了下去,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不在乎旁人的目光,却偏偏会在乎她的眼泪,女人的声音犹如灼热的烙铁,烫在心头发出嗤嗤声响,五脏六腑仿若都在瞬间被灼伤粘黏在一起,让他难受的几乎窒息。 “好,我不纠缠你!”艰难的一句话,缓缓的从卓烈炎的喉咙逸出,低沉沙哑的声音却犹如磐石重重的撞击在钱思涵的心头,那一刻的感触很复杂,她自己也说不清。 钱思涵突然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在桌下悄悄地捏了捏自己,她这才回过神来,视向转向侧旁的殷子仪,看见她鼓励温暖的目光,她不由的缓缓点了点头。 “说吧,卓烈炎,你到底还有什么要求?我希望今天在这里,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理清楚,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钱思涵一脸漠然的再度说道,视线却不敢直视卓烈炎犀利的眼神,他眼底那股淡淡的忧伤,就像会灼伤了她的眼睛。 “你就真的这么想和我撇清关系?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吗?”卓烈炎嗓音里的伤感瞬间转化为一股怒气,却似又强压着努力不让它爆发出来。 钱思涵不吭声,她不想回应,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知道他此刻应该是动怒了,她也不想再去触碰他的底线,这样对她并没有好处。 “好,你想知道我的要求?那我告诉你,第一,我不允许你嫁给任何男人,如果你要嫁人,孩子的监护权我一定会夺回来的,这一点希望你不要怀疑,你应该知道我完全有那个能力。”卓烈炎半眯着眼睛,直直的锁定钱思涵的美眸,唇角微勾,竟还带着几分邪魅的坏坏笑意。 “卓先生,您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钱小姐不可能一辈子单身……”殷子仪蹙了蹙眉头不满的开腔道,不是站在律师的立场,而是从一个朋友的立场,她也必须要替钱思涵说一句。 可不想,还没等殷子仪的话说完,钱思涵清冷的嗓音幽幽飘来,打断了她的话—— “我答应你。”钱思涵轻柔清冷的声音低沉道,她不想和这个男人纠缠,如果可以摆脱他的纠缠,那她宁愿选择用自己去交换。 “思涵……”子仪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下一刻便恢复了脸上的平静,保持着律师惯有的淡定,刻意的压低了嗓音提醒道:“如果你答应了他,便要受到法律约束,思涵,你别犯傻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赌注!” 钱思涵冲着子仪笑了笑,桌下的小手轻覆在子仪的手背上,反倒是要劝慰她似的。 “娃娃和糖糖就是我的幸福,只要不和他们分开,婚姻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那些都算不得什么!”钱思涵的声音细小低柔,用只有她和子仪能够听见的音量。 “第二……”卓烈炎低沉醇厚的嗓音再度传来,钱思涵蹙了蹙眉头,几乎是竖起了耳朵听他下面的话,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想怎样为难她。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私自带娃娃和糖糖离境,必须保证我能够随时见到两个孩子。” 钱思涵怔了一怔,不瞒他说,她确实想等赢了这场官司后便带着两个孩子暂时离开一段时间,T大的工作反正已经解约了,她也想出去散散心,顺便将孩子们对卓烈炎的感觉淡一淡。 “除了这两点,卓先生还有什么要求?”钱思涵筱然抬起头来,带着几分不满的情绪,对视上卓烈炎的眸子反问道,如墨的瞳仁泛着丝丝火光。 “暂时只有这两点,如果后面我需要补充,会请律师再联系你。”卓烈炎不怒反笑,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似乎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她终于肯对视他的眸子了。 “卓烈炎,你……你别太过份,如果知道你有这么多过份要求,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庭外合解?”钱思涵愤然的怒言道,声音不由的又提高了八度。 “如果你确定可以赢的话,尽管把这场官司打下去试试看。”卓烈炎唇角的笑意渐缓褪尽,只留下眸中的冰寒,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她在庭上透露出要再婚的讯息,他是说什么也不可能撤诉的,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总之他的目的并不是想彻底的失去她。 钱思涵突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她确实无法确定,不知道官司是否能打得赢,低垂下眼眸她陷入了深思,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不就是一对宝贝龙凤胎的监护权吗?那她还想要求什么呢?

下一篇   第194章 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