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正视自己的感情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95章 正视自己的感情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钱思涵冲着他们俏皮的眨眨眼,辛苦好几天总算将这里整理干净,他们母子三人也算是正式入住了。 “我喜欢这里,比若瑶阿姨家看起来还要漂亮,我们有大草坪!” 娃娃和糖糖开心的欢呼道:“洛洛,我想在那儿建一幢小狗屋,还要养好多好多的猫和狗。” 钱思涵顺着女儿小手指去的方向,在花园旁角落的那块草坪,确实适合搭置一座狗屋,钱思涵知道娃娃一直很想养宠物,不过因为很多原因一直没能如愿,或许现在是应该满足孩子们愿望的时候了。 “你让妈咪好好想想……”钱思涵假意做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娃娃和糖糖已经放暑假了,或许给他们一次机会体验照顾小动物也是好的,这也算是对生活的体验。 “好洛洛,我们爱你!你就答应吧……”娃娃和糖糖见妈咪似乎有妥协的意思,一左一右,趁热打铁似的同时拽着钱思涵的胳膊肘儿,左右用劲儿的摇晃着,特别是娃娃那嗲声嗲气的嗓门,几乎能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个都快把妈咪摇晕了。怕了你们,答应给你们买一只宠物狗吧!”钱思涵嗤的笑出声来,看着孩子们期盼的眸底闪过惊喜,她不忘提醒道:“虽然是答应你们了,可是……你们也得答应我好好照顾狗狗,如果能够照顾好第一只,或许以后还会有第二只,第三只……” “耶!太棒了!我现在就要去打电话告诉雨柔和心晴,我还要给狗狗取好听的名字。”娃娃开心的叫道,欢愉的蹦得高高的,笑靥如花。 看着孩子们的心情好,钱思涵的心情也同样变得明朗,这段时间经历的所有不愉快也随着这一天淡去…… …… 车马穿行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法拉利新款商务车缓慢的行驶着,车内男人的脸色格外凝重,刀刻般的五官异常冷俊,几乎嗅得出危险的气息。 “有消息了吗?”如墨般的黑瞳一刻也没有放松搜寻那个娉婷的倩影。 “应该快有消息了。”电话另一端的林昊的声音带着几分不确定,说话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在卓烈炎身边这么久,他当然了解对方的脾气,更知道他对钱思涵在意的程度。 “你的办事效率似乎降低了,林昊。”卓烈炎眼底冷冽尽显,握着方向盘的手心,第一次溢出冰凉的汗,低吼的声音中含着紧张的成份。 那个女人竟莫名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钱家人那里半个字也问不出,正巧又赶上娃娃和糖糖放了暑假,所有的出境记录里并没有那母子三人的名字,这才令他安心不少,看来她还是乖乖的遵守承诺,至少人还在国内,就没有违反他们之定的协议。 “我再想其它办法查查看。”林昊并未反驳男人的话,虽然他心里并不觉得自己的办事效率低,而是卓烈炎的心情太过于迫切了,只不过……这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不好说出来。 钱思涵啊钱思涵,你到底把孩子带着藏到哪里去了?该死! 卓烈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的捏着,指节处泛起白色,心神不宁的他干脆将车停靠在路边,眼睛定定的看着车水马龙的过往,人来人去的街头,他竟然再一次为她而感到心慌意乱。 虽然知道钱思涵没有出国,可是一天没有她和孩子的消息,他的心就无法安宁,不知所措,从来没有过的无助,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再度重温这种害怕的感觉! 他害怕会失去她,害怕会失去娃娃和糖糖,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他都不愿意失去! 或许,他真的该反省一下自己,从再遇见她的那一刻起,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会让她迫不及待的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他的视野,或许从一开始,他对她的爱就没有停止过,过于霸道,过于炽热,将她烫得遍体鳞伤,想要逃离…… 如果还爱,为什么要伤害?伤得她体无完肤,就算得到了,那也只是残缺不全的她,不是他所希望看见的结果。 长久以来,懦弱的人应该是他,因为他一直不敢直视自己的感情,如果再找到她,他该如何去面对? 或许,他现在真的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了,潇洒自如的缓缓摁下车窗开关,抽出一支烟,这是他郁闷时一惯的解忧方式。 整齐的烟圈缓慢轻扬的在上空飘散,半眯着狭长的眼,男人陷入了沉思,他错了!真的错了! 内心传出一道声音-- 思涵,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其实只是不想放开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如果你愿意回眸,哪怕只有一眼,我冰冷的心也会为你融化! 卓烈炎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再次步入世上最愚蠢的男人行列,为了寻找一个女人,而不知日夜,漫无目的的开车在马路上奔驰,只盼着奇迹出现,能让他在下一个路口看见那抹熟悉的背影。 原本不知道什么叫珍惜的男人,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珍惜,只是那个令他令生念头的女人却消失了,对于一向自负的卓烈炎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悔恨犹如一条盘旋的毒蛇,将他包裹的喘不过气来,最痛苦的刑罚也不过如此,脑海中佳人的一颦一笑,依然那么美艳动人,却也令卓烈炎心痛如绞。 回想起她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让卓烈炎心痛如绞,她的每一记清冷眼神,也让他感觉心碎万分。 浓郁的夜色似乎将整座城市都用沉左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卓烈炎无法忍耐,他必须要得知那女人的消息,立刻就要,不容再等待片刻,黑色的轿车向着朱鹤轩别墅的方向飞奔。 车一路飞驰,卓烈炎不由的紧张的想着,如果真的见到她,他要对她说什么?他一定要亲口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不及她钱思涵的回眸一笑,在他卓烈炎的心中,再也没有任何事情比她和女儿重要。 这一次,真正的百转千回,依旧如初。 当车子缓缓依靠在朱鹤轩家别墅的面前,卓烈炎掌心握着手机,狭长的双眸在看到朱鹤轩的身影从别墅里走出来的那瞬间,骤然眯起。 “原来是卓总大驾光临,真是……”当朱鹤轩看见卓烈炎的第一眼时,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诧,可下一刻便恢复了淡定的神色,语气略带讽刺。 “砰!” 一声关闭车门的巨响打断了朱鹤轩接下来要说的话。 卓烈炎不知何时从车里走出来,如厉鹰般大踏步伐走到朱鹤轩的面前,一句话未说便凶猛的揪起对方的衣领,扬起拳头,用力狠狠地挥上朱鹤轩的俊脸,朱鹤轩在他突如其来的这一拳攻击下,连连后退几步。 “思涵和孩子们人呢?”卓烈炎的怒吼声几乎要划破夜空。 朱鹤轩挺了挺身子,大手用力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看来卓烈炎的那一拳头力道确实不小,只见他扯开薄厚适中的双唇,英俊的脸上透着阴寒:“卓烈炎,你也会有这一天?呵!你别妄想我会告诉他们的下落!” 看着朱鹤轩脸上狂妄的笑意,卓烈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你把他们藏起来了?” 此时此刻,卓烈炎阴霾的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火,他再次大步走到朱鹤轩面前,冷不防的扬起拳头,又是一记劲狠的勾拳打在了朱鹤轩另一侧的脸颊,血丝沿着朱鹤轩的唇角溢出,不过这次他没有擦,同样迅猛的速度,朝着卓烈炎也挥出了拳头。 卓烈炎一动也没动,就那么硬生生的接下了朱鹤轩的这一拳,嘴角如嗜血般嗤笑,狭长的双眸里的利芒如同冷箭一般直射而出,大手拽住朱鹤轩的手臂筱地摔过他的肩头,猛的将对方狠摔在地,飞快的速度掐住朱鹤轩的脖子,扬起拳头毫不留情的挥打,此刻的他像是一头红了眼的野兽,满眼血腥,浑身的狠劲儿。 “朱鹤轩,我警告你,她是我的女人,你最好是不要背地里动手脚。” “你的女人?如果真是你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半夜三更来找我要人?卓总不觉得很可笑吗?呵……”朱鹤轩冷哼一声,额前凌乱的发丝遮掩住了他的黑眸,他缓缓地站起头来,眼底尽显鄙夷之色。 他的话果然令卓烈炎瞬间失神,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就在这个瞬间,朱鹤轩反挥了一记勾拳重重的回击在卓烈炎的脸上,这一拳,朱鹤轩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卓烈炎又毫不防备的接受了他的这一拳,伟岸的身体连连后退了几步,支撑在法拉利车厢的前面。 两个男人脸上都挂了彩,淤青的紫色,微微肿起的脸部,在这夜幕下,显得惊人的可怕。 “卓烈炎,如果思涵真的爱你,她为什么要躲你?这只能说明……她恨你,不愿意见到你,可卓总居然还敢找到我家来,看来不仅是有狠手段,而且还有厚脸皮!”朱鹤轩冷笑一声,黑眸里有着挑衅和嘲讽。

上一篇   第194章 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