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父子间的承诺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198章 父子间的承诺

钱思涵听说男人要搬过来和他们一起住,顿时面色一僵,但碍于孩子们都还在旁边,她只能努力佯装淡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些:“卓先生如果要来探望娃娃和糖糖我不反对,毕竟你是他们的爹地,但是……这里是我的家,我不允许你住进来。” “我有说要搬进你的房子吗?我要住的是那边……”卓烈炎不怒反笑,眸光透出几分神秘,淡淡睨向工人们正进进出出的那幢别墅,与钱思涵他们家只有一道篱笆墙相隔的邻居。 “原来……是你!”钱思涵万万没想到这位新来的邻居竟然会是他?不禁睁大眼睛张大嘴,忍不住暗下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痛!这绝对不是在做梦,却又像是梦!相邻别墅的主人一夜之间成了他,他成了他们的邻居!至于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钱思涵不得而知,总之黄鼠狼住到鸡窝边来,还能有什么善念吗? 娃娃和糖糖晶莹透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眼底的疑惑逐渐转变为欣喜,两只小手一左一右,暗暗捏了一把卓烈炎的大掌,像是暗暗在给爹地鼓劲儿,让他一定要坚定不移搬过来一起住的信念。 娃娃稚气的声音压得更低了:“爹地,隔壁的别墅真的是你买的?你是要搬来和我们做邻居吗?那我们是不是每天都可以看见爹地了?” “没错!以后你们每天都可以看见爹地。”卓烈炎眸光一紧,嘴角的笑意越是愈发温柔:“咦,什么时候养小狗了?” “爹地,它很可爱,我想给它取个名字叫天使,可是哥哥说好难听……”娃娃说起这事儿,小嘴微撅,不难看出对哥哥的不满,只是这小家伙水眸圆瞪的生气模样,简直和妈咪生气的模样如出一辙。 “本来就很难听,不仅难听,而且还幼稚。”糖糖再次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毕竟这只小狗是洛洛买给他们俩人的,他也有决定权。 “可是……就是因为你不同意,小狗到现在还没有属于它自己的名字。”娃娃不甘心的反驳,对于她而言,要给狗狗一个象征身份的名字是多么的重要,可是弟弟却偏偏不配合。 “我说叫金钢,你不也没有答应吗?”糖糖耸耸肩,同样没好气的质问她。 “它是女生,你让她叫金钢?难听死了,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娃娃的嗓音升级,姐弟间的火药味儿也在不知不觉中升级。 钱思涵看着眼前的这幕,干脆转身回头,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迅速回到属于自家别墅的小院。 原地,就只剩下卓烈炎和两个孩子,男人听见这两个小鬼头又开始不停的争你吵,着实也是件头痛的事情,不过眼下他若是连这一对小鬼也搞不定,还怎么搞定他们的妈咪。 卓烈炎神秘一笑,低沉打断了他们俩个人的争吵:“宝贝们,你们说……如果咱们把两幢房子中间的这道篱笆墙拆掉,是不是可以建一间更大的狗屋,而且……爹地还可以另外再送一只狗给你们,这样你们一人一只,一只叫天使,另一只就叫金刚,你们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好好好!”娃娃和糖糖举四手通过,完全没有意识到爹地这样做的的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他们俩个正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爹地想要追回妈咪的有力武器。 远远地,钱思涵看见这父子三人很快便融为一片,糖糖和娃娃的争吵看起来也停止了,根据她以往的经验,这两个孩子之间的争执吵闹起码也得持续半个钟头,这次这么快就停止了,着实看着有些蹊巧,也不知那个男人到底使了什么魔法? 心里正想着,突然感觉到炙热的视线逼迫而来,钱思涵的水眸正好撞进男人别有意味的浅笑里,她清冷淡漠的白了卓烈炎一眼,对于主动入侵想要从她这里夺走一对儿女的爱的男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再看见两个孩子对他是服服贴贴,无比崇拜的敬仰目光时,她就更讨厌他了。 卓烈炎缓缓将眸光收了回来,再凝向一对宝贝龙凤胎的时候,深邃的眸底闪烁着不易察觉的精光,压低声音道:“宝贝们,爹地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们帮忙,你们愿意帮助爹地吗?” 娃娃和糖糖紧张的看着卓烈炎,下一秒便意识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将目光瞟向钱思涵的方向,糖糖坏坏一笑:“我知道了,爹地一定是惹妈咪生气了,是吗?” 娃娃眨巴着眼睛,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同样也压着细柔稚气的嗓音问:“爹地,你犯什么错误了?妈咪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是不是因为你好久都没有去马德里找我们,所以妈咪才会生气?” 卓烈炎怔了一怔,好久都没有去马德里找他们?女儿的话似乎提醒了他,是啊,这五年来他一直忙着事业上的突飞猛进,从最开始事业受挫没有时间和空闲去想关于钱思涵的事情,到了后面……这个念头在脑海里竟也淡了,没再动过寻找她的念头。 如果不是娃娃这一句问,卓烈炎真的都快要忘记自己失去她最初的那些日子,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前几年……你们在马德里过得好吗?”卓烈炎还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问起这个问题。 “我们很快乐,可是洛洛很辛苦,为了付房租她要做很多工作,而且还要上学。”糖糖皱了皱眉头,娃娃也略显委屈的撇了撇嘴。 “马德里有很多小朋友,大家都住在一条街上,如果洛洛没有回家,我们还可以去朋友家蹭饭吃。”糖糖接着道,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明显轻松下来,娃娃也水眸闪烁,似是又回想起了马德里那段快乐的时光。 “我们以后……就再也不能回马德里了,是吗?”娃娃有些惋惜的叹息一声,当初若不是洛洛和糖糖的坚持,那他们依然还能和马德里的小伙伴们在一起。 “你们现在有爹地了,所以不用再回到马德里生活。当然……如果你们想念马德里的小伙伴时,我们也可以利用假期去看看他们。”卓烈炎能够看得出两个孩子水眸里荡漾的复杂情愫,于是佯装轻松的安抚道。 “真的吗?爹地,我们还可以回马德里去探望小伙伴们吗?”娃娃瞬间眼睛就亮了,糖糖的心情看起来似乎也不错。 “当然。不过……在这之间,你们是不是应该帮助爹地得到妈咪的谅解,如果洛洛愿意原谅爹地,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回到马德里去探望你们的小伙伴,会不会是件更加完美的事情!”卓烈炎深邃如海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终于在绕了一大圈后,再次将事情回到了原点。 “马德里的朋友们还没有见过我们的亲生爹地呢!干爹倒是见过几次……”娃娃也很自觉的将朱鹤轩改口叫做干爹,虽然和卓烈炎相处的时间要短得多,可到底是血浓于水,孩子很快便对卓烈炎产生了极强的依赖感。 “谢谢你们这些年,一直都替爹地陪伴着妈咪,爹地欠你们的实在是太多了,我……爱你们!”卓烈炎被两个孩子勾动的柔软的心弦,醇厚磁性的嗓音多了几分煽情,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抚上俩个孩子的脸颊,他们就是一对天使,上天赐予他最好的礼物。 想到钱思涵这些年在马德里过得很辛苦,再看看两个孩子被她照顾得如此乖巧,卓烈炎前思后想,愈发觉得愧疚不已,无论是对女人还是俩个孩子,他亏欠他们都太多太多了…… 回想起最初,从恶意的报复,再到深深眷恋入迷,爱上了她。种种机缘,种种磨砺,包括时间的流逝,于他们而言,都是一种考验,到了今天他才看清自己的心意,原来这就是爱,就是他从来都不懂得的爱情。 “爹地,你……爱洛洛吗?”糖糖仰着小脸,突然低声问道,若说孩子并不懂爱情,可是卓烈炎在他眼里看见的,却是深沉的情绪。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你们和洛洛都是爹地最亲的亲人,我爱她,也需要她。”卓烈炎和蔼可亲的眸光像位慈爱的父亲,凝对着儿子的问题,做出最最真诚的回答。 “嗯。”糖糖慎重的点了点头:“那我们愿意帮助爹地,只要你真心爱洛洛,不要再让她那么辛苦。” 卓烈炎凝望着两双含藏着期盼的灵动水眸,重重点下头,这也算是父子三人之间相互许下的承诺。 …… 钱思涵最终还是经不住娃娃和糖糖的恳求,同意拆掉院子里和篱笆墙。 虽然这只是一个看似关乎狗屋大小问题的退让,却更是坚定了卓烈炎无比的信心,他已经看到了两个孩子所带来的强大力量,有了他们的帮助,想要赢芳心似乎也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