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血浓于水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00章 血浓于水

钱思涵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她可以拒绝卓烈炎的爱,可是却无法阻止他的行为,云淡风轻的淡淡道:“他是娃娃和糖糖的爹地,在这里出现也是必然的,更何况他现在就住在隔壁。” 朱鹤轩眸底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有想到卓烈炎的动作居然如此迅速,才短短两天的时间,不仅找到了钱思涵住的地方,自己也搬过来了,实力确实不容小觑,他的视线不由的再朝卓烈炎望去,正好看见男人也望向他,锐利的鹰眸闪烁着犀利精芒,更似带着警告意味。 被他这一挑衅,朱鹤轩还偏偏杠上了,唇角噙着意味深长的浅笑,主动朝着狗屋的方向走去。 “娃娃,糖糖,搬了新家也不给干爹打电话,你们不想干爹吗?不如……干爹也在你家隔壁买一幢别墅,搬来和你们做邻居,好不好?”朱鹤轩轻笑着打趣道,眼睛虽然是看着娃娃和糖糖,可是话却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卓烈炎的脸色顿时就黑沉了下来,在孩子面前他已经很控制自己的脾气了,再则他现在是处于危险期,也不敢再轻易的犯错误,怕和钱思涵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娃娃和糖糖不动声色的看了看爹地的表情,糖糖搂着卓烈炎脖子的小手更紧了些,他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面露难色的道:“干爹,如果你要搬来的话,我爹地会生气的。” 糖糖的话差点让方若瑶笑喷,不过……她也清楚的看见朱鹤轩的脸色黑沉下来。 “不好意思,鹤轩,小孩子有口无心,你别生气。”钱思涵连忙低声解释道,她也不明白,以往朱鹤轩和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挺好,特别是娃娃,对他的依恋可以说就像是孩子依恋父亲,可没想到在这个的关键时刻,她却一言不发,一个字也不吭。 看来,血浓于水这句话还真是没错,两个小家伙对朱鹤轩的感情还是经不住考验,亏得前几年朱鹤轩一直对他们那么好。 不过,钱思涵也能够看得了来,糖糖说这番话其实并没有恶意,而且他说话之前也是经过一番思考的,说话的时候也面露难色,想必也是能够料到自己的这番话说出口后,肯定会得罪干爹。 “我当然不会生孩子的气,再说……糖糖说的,也是实话。”朱鹤轩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下一刻他便恢复了温和面容,云淡风轻回应了钱思涵的话,还冲着娃娃和糖糖也笑了笑。 “没错,孩子是不会说假话的。”卓烈炎同样看似漫不经心,淡淡吐出一句话,语气含藏着耐人寻味的笑意,眼神里流露的精芒却充满着挑衅,说话的同时,亲昵的一手抱上一个孩子,从容自如的进了钱思涵新家的大门。 钱思涵有些尴尬的看了朱鹤轩一眼,无奈的嘴角扬起一丝苦笑:“鹤轩,希望你不要介意,他是娃娃和糖糖的爹地,我没有权利不允许他来探视两两个孩子。” “我可以理解,只是……思涵,你不会……”朱鹤轩疑惑的眸子再度望向钱思涵,显得有些担忧的表情,他不敢确定钱思涵不会再次投入卓烈炎的怀抱,不论钱思涵和卓烈炎有什么样的过节,他看得出来,钱思涵的心里依然有那个人。 “不可能,朱鹤轩,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爱了。”钱思涵明确的表态道,轻轻叹息一声。 朱鹤轩的眸底闪过一丝异样复杂,沉默数秒,淡淡的说了句:“走吧,我们也进去吧!” 一旁的方若瑶完全没有说话的余地,不过眼前的画面都不禁令她也联想到了许多,默默地跟在钱思涵和朱鹤轩的身侧一起进了屋。 …… 钱思涵家里请了位王婶,偶尔可以帮助她照顾孩子,还有家里的家务活儿, “王婶,今天辛苦你了,有两个朋友过来吃饭,娃娃和糖糖还邀请了小朋友,恐怕要麻烦您了。”钱思涵客气的说道。 “不麻烦,我今天只用准备晚餐而已,中午卓先生带娃娃和糖糖出去吃饭了,两个孩子回来的时候可开心了,一个劲儿的夸爹地好呢!”王婶有口无心,因为她平日里并不住这儿,所以对钱思涵、卓烈炎和两个孩子之间的复杂关系并不了解。 钱思涵微微愣了一下,那男人最近好像真的转了性似的,竟然有那么多时间陪孩子,陪玩陪吃,还殷勤的帮着盖狗屋,确实是令人有些意外。 “钱小姐,饭菜都做好了,客人一起入席吧。”王婶对着钱思涵说道,顺势冲着方若瑶和朱鹤轩笑了笑,热情的招呼着。 朱鹤轩瞟了一眼餐桌方向,卓烈炎和娃娃和糖糖、雨柔和心晴都已经入席了,看卓烈炎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架势,看着他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妈咪,你坐爹地旁边。”娃娃鬼灵精的呼喊着,也完全和卓烈炎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妈咪陪客人一起坐,你的小客人自己可要招呼好哦!”钱思涵佯装不懂女儿的意思,故作轻松的道,完全没有看卓烈炎一眼,她的态度令一旁的朱鹤轩的脸色渐渐舒缓了下来。 “思涵,我们公司最近打算开发陶艺这方面的市场,结合着设计美学,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有没有兴趣来挑战一下?”朱鹤轩旁若无人的直视着钱思涵,温柔的眸底流窜着异样的情愫,一连几天在卓烈炎面前吃了瘪,他说什么也不能让那个男人心里畅快。 “哦?怎么突然想着开发这方面的市场?”钱思涵先是稍稍愣了一愣,下一刻,便恢复了淡定的神色。 坐在对面的卓烈炎蹙了蹙眉,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突然感觉没有了味口,带着警惕性的眼神扫向了朱鹤轩,深邃的眸光再转向钱思涵,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一旁的方若瑶见势忙道:“鹤轩,具体详情改天再谈吧,先吃饭,吃饭……” 方若瑶机智的打断了这个可能会点燃导火线的话题,朱鹤轩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便掩饰了,原本这件事情他正是打算私下和钱思涵谈的,可是今天被卓烈炎气惨了,所以才会孩子气的失去了理智。 “也好!改天我再和思涵私下讨论这件事。” 这一顿饭吃得有些怪异,餐桌上的人好像分成了两派,卓烈炎和两个孩子俨然成了一伙的,不时传来孩子们被他逗乐的笑声,而其他三个大人则好像是被他们孤立了似的,完全没有了生气。 …… 钱思涵的大嫂分娩了,钱思涵带着两个孩子去医院探望后,顺便也回了一趟娘家。 吃过晚饭天色也暗了,钱思涵走到沙发前和钱佰力打了招呼:“爸,我带娃娃和糖糖先回去了。” “多多,你进来书房一下。”钱佰力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眼下公司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转交到儿子手里,他多数时间也和妻子白玉兰一起含饴弄孙,一享天伦之乐。 “嗯!”钱思涵低低应了声,不难感觉到爸爸有话对她说,想想这些年她还真没少让父母担心,心里还是挺愧疚的。 “爸,你有话跟我说?”钱思涵进了书房,搀扶着老爸坐到书桌前的皮椅上,自个儿则恭恭敬敬的站在面前,小心翼翼的道。 “多多,你若是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爸爸,你也知道……打从小爸爸就疼你这个女儿……”钱佰力深邃的眸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他的语速很慢,似是别有一番深意,唇角勾起的温暖浅笑令钱思涵心口微痛。 莫名,就这么一瞬,钱思涵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唇角却也噙着笑:“爸,我能有什么难处?您呀……别总是担心我,这些年我让您和妈操的心还少了吗?你们也该歇歇了。” “你就别骗老爸了,那天我和你妈路过T大,随便进去走了走,你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钱佰力苍老的大手轻抚上女儿的手背,轻轻的拍了拍,像是一种安抚,更像是一种劝慰。 “爸……真的对不起!我这个女儿让您丢脸了……”钱思涵闻言,身子微微一僵,因为被T大解雇的事情她一直都隐瞒着家里人。 “丢什么脸?一直以来你都是爸爸的骄傲,做什么事儿都有模有样,这点比起你哥来强多了,可惜你呀……不是个儿子,否则留在万利达,也是爸爸的一个得力助手!”钱佰力的笑容里藏着几分涩涩味道。 “爸,这段时间大嫂不是住在月子中心吗?不如……您和妈搬去我那儿小住一段时间,顺便也能帮我看着娃娃和糖糖。”钱思涵的脑子突然闪过这个念头,她也好怀念和父母同住的美好日子。 正巧娃娃和糖糖也跑进来,听见了钱思涵的话,开心的拍着手掌道:“外公外婆要去我们家住,太好了,我们家有两只可爱的小狗,一只是妈咪送的,还有一只是爹地送给,爹地还帮我们搭盖了大大的狗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