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修身养性 - 情人守则: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203章 修身养性

卓烈炎冲着一对宝贝儿女眨眨眼,故作神秘的压低嗓音:“那你们还不赶紧帮爹地去看看方医生来了没?”。 正在这时,父子三人几乎同时听见楼下传来门铃的“叮咚”声,娃娃和糖糖两个小家伙,就像两个灵活的小猴子,嗖的一下已经进屋窜到了窗边,伸长了脖子朝外眺望,原本还以为是方医生,可是当看清楚楼下的客人时,两个小鬼几乎同时下一刻,她惊诧的声音大声道:“爹地,是外公和外婆来了,还有舅舅。“ 躺在床上的钱思涵倏地睁大眼睛,她真是已经烧糊涂了,完全忘了爸妈要过来小住一段时间事儿,不过之前说好的,过两天她亲自去接他们二老,没想到她病倒在床上忽略了这事儿,哥哥就帮着把父母大人送过来了。 卓烈炎的眼底似乎也闪过一丝惊诧,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眸底精光烁烁。 “卓烈炎,你不是还有工作吗?我这里有家人照顾,真的不需再麻烦你了,拜托你现在就离开,千万别让我爸妈撞见。”钱思涵有气无力的道,她现在真的宁愿给这男人说好话,只要他愿意离开。 “可是……我已经打电话通知秘书了,说今天会在家里办公。”卓烈炎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眼睛一边透过窗口朝外睨去,他已经看见王婶给钱家人开了门,铨佰利夫妇和钱楷骏一行三人都进了屋。 “娃娃,糖糖,你们俩个先下去招呼客人,爹地一会儿就下来。”卓烈炎一本正经的认真出声。 他这话一出,钱思涵却是急了,他是她什么人?凭什么下楼去招呼她的父母?越想越着急,钱思涵恼羞成怒的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冲着男人咆哮出声:“卓烈炎,你别太自以为是,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你只不过是娃娃和糖糖的爹地,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钱思涵也顾不得什么了,哪怕是伤了人,撕破了脸,她也必须把话说清楚,再次重申强调同样的话题,不让男人心存一丝幻想。 “涵儿,你现在是病人,还是不要动怒的好,身体要紧。方医生一会儿就会过来帮你复诊,你乖乖的躺在床上等她,我先下去招呼客人,一会儿再上来照顾你。“卓烈炎唇角噙笑,摆明了就是要把厚脸皮进行到底,刚才钱思涵的那一番咆哮,他压根儿就半句都没入耳底。 盯着男人唇角的邪魅笑容,令钱思涵感觉很不安,总觉得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卓烈炎,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堂堂高富帅大总裁,这样欺负人有意思吗?”钱思涵知道他脸皮厚,却没想到能厚到这样的程度,登堂入室,还耍赖装傻,实在是与他的总裁形象不符。 “好好休息,我一会儿就上来。”卓烈炎对她的冷嘲热讽视若无睹,还故意带着几分乖巧卖萌冲着她眨眨眼睛,无比体贴的替她盖好被子方才离开,俨然的十好先生。 钱思涵无奈的望着他的背影,她实在是猜不透这个男人又打算耍什么花招,可千万不要刺激到她的老爸老妈才。 不行!她绝对不能任由着这个男人胡作非为,必须下楼去盯着他。 别说下楼,想要下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钱思涵折腾了好长时间才换好衣服,可是刚刚换上的衣服却全都被她的冷汗浸得湿透了,此刻她也顾不得这么多,倚扶着楼梯的把手,艰难的一步步朝着楼下成迈去,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还真是够折腾的。 才走到楼梯玄关处,钱思涵便听见楼下传来了熟悉爽朗的笑声,除了娃娃、糖糖和卓烈炎的笑声外,里面还夹杂着钱佰力夫妇的笑声,听起来气氛似乎十分和谐呀!这着实是令钱思涵很意外,却也让她不由自主变得更加紧张。 “阿嚏——”钱思涵站在楼梯口,打了一记响亮的喷嚏。 她这一声也让所有人的注意力落到了她的身上,白玉兰紧张出声:“多多,你不是发着烧吗?怎么跑下楼了……” “伯父伯母别担心,我这就送她回房。喏,方医生正好也来了……”卓烈炎蹙紧了眉头,迅速起身朝着楼梯方向而去。 下一秒,钱思涵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被腾空抱起,又羞又窘的大声道:“卓烈炎,你放我下来!” 卓烈炎依然是那副我行我素模样,完全不在意旁人的目光,钱思涵一边怒嗔,眸光不经意瞥望向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所有人,父母兄弟,还有一对儿女,竟都俨然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一瞬不瞬盯着他们的方向。 突然,钱思涵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家庭的中部力量已经被男人侵蚀,不对!应该算是大部分的力量都已经在男人的侵蚀下失去了立场,包括她的那一对宝贝儿女。 …… 接下来还有更让钱思涵预料不及事情,接下来的三天的时间,卓烈蛮横不讲理的赖在她这边住了三天,虽然只是单纯的留宿,并没有发生何事情,可这种感觉终究还是让人感觉有些怪怪的。 钱佰力夫妇对女儿的新家似乎挺满意,一早一晚都会带着一对宝贝外孙和一对狗出去遛弯,别墅区的羊肠小道散起步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老俩口出乎钱思涵意料之外,竟绝口没有开口打探她和卓烈炎之间的事情,且与卓烈炎的相处之道也是相当随意,钱思涵坚信,也正是因为父母过于和蔼的态度,才助长了男人的嚣张气焰,死皮赖脸,住了三天也还是赶不走。 钱思涵坐在露天的阳台,光脚丫踩在地板上,若有所思的凝望着远方的夜幕。 黑暗中,孩子们和卓烈炎一起搭盖的那座狗屋格外醒目,也不知道男人弄来的那些彩色木板到底是刷的什么颜料,竟然有荧光效果,在黑夜里散发着七彩光芒,就像是挂在夜幕里的七色彩虹。 “宝贝儿,穿上拖鞋,地上太凉了,你这生病才刚刚好……”卓烈炎温柔的执起地上的拖鞋,走到她的身前,弯下腰小心翼翼的为她穿到脚上,动作格外的轻柔,就好像她是个易碎的陶瓷娃娃,一不小心就会打碎了似的。 “卓烈炎,别越来越过份了,谁是你家宝贝儿?你的宝贝儿在隔壁房间呢,别找错了对象。”钱思涵几乎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幽幽的清冷声音没什么好态度,这男人前几天还涵儿涵儿的叫着,今天就又改口唤宝贝了?还真是不拿自个儿当外人。 虽然口里没好气的轻嗔出声,不过钱思涵却是对男人殷勤的动作没有半点反抗,任由着他为她套上拖鞋。 卓烈炎从身后自然的用手环上她的肩膀,将她紧紧的环在自己的胸前,轻俯下头,鼻尖和性感的薄唇在她的发际耳鬓厮磨起来,他渴望她太久了,一直以来,狠狠的压抑着心头的欲望,那种快要爆掉的感觉快要让他忍受不了了。 钱思涵细嫩的柔荑,只是轻轻的一下便推开了他,清冷的声音从她喉咙里逸出:“卓烈炎,你到底准备在这里赖到什么时候?你家不远……就在隔壁。” “你如果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搬回去住。”沙哑的声音里透着渴…… 钱思涵透地落地窗的反射,清楚的看见男人眼底燃烧的欲望,不由用力将他推得更远了些,没好气的问:“什么要求?” “你……竟然没放心上?不是说了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以为你一直在考虑呢!”卓烈炎眸底闪过一抹失落,他还一直在等着她的答案呢! 钱思涵微微怔愣,思索数秒后摇头,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决定接受他,虽然……不能否认这几天他们相处的十分和谐,可是若她一旦迈出那一步,就是再也不能回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还是缺少最后一搏的那股勇气。 “我不用这么快就给我答复……”卓烈炎看见女人摇头,深邃的鹰眸划过一抹紧张,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她,宁可再多一些时间等待,他也不想听见她的拒绝。 钱思涵钱思涵听着卓烈炎的声音,凝向他的俊容,男人深邃的眸底掺杂着不曾对外人流露过的柔情和宠溺,沙哑的嗓音流露出近日来的疲惫,却有着足够的杀伤力,令她的水眸不自然的转向另一侧静静垂落的纱帘,缕空的花纹少了风的韵动,似乎也失去了灵魂,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你先搬回去,我答应你……会好好考虑。”钱思涵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和他在一起总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危险气息,令她坐立难安。 “那好,我明天再过来。”卓烈炎能够感受到女人内心的纠结,其实他的内心又何尝不是同样受着煎熬,如果换作他以前的性子,他是真的没有足够的耐性,可是为了她,他真的开始修身养性,只为能够把握住属于自己的这一份幸福。

上一篇   第202章 好好表现